撮箕、簸箕、甑子、锅盖……都是乐器   两位基层文艺工作者的“音乐梦”

撮箕、簸箕、甑子、锅盖……都是乐器 两位基层文艺工作者的“音乐梦”

2020年11月24日 18:34:02
来源:凤凰网四川综合

“老李,好久再做点啥,搁仓库里竹子坏了,太可惜!”11月24日,57岁冯裕富打开打开工作室的卷帘门,瞧着堆了满屋子的竹竿发愁。案几上陈列着两人独家研制的“乐器”:撮箕、筛子、甑子和锅盖等,或许称其为农具更恰当,但在冯裕富和李君眼里,这是能演奏出美妙音乐的乐器。

十多年来,这两名来自农村的基层文艺工作者尝试在舞台上,还原和再现恬淡闲适的乡村生活,用最原始的工具模仿出田间蛙鸣声声,天上鸟啼悠悠,草丛里知了聒噪,以及村舍后叮咚泉水和阵阵松涛……

“这是乡愁,更是向往的生活。”

“我生在竹乡,吃的是竹笋、背的是背篓、坐的是竹椅竹凳……生活与竹密不可分。”冯裕富认为,诸如风声、雷声、水声等许多无法用传统乐器表现的旋律,可用他改良过的农具实现。

撮箕、簸箕、甑子、锅盖……都是乐器   两位基层文艺工作者的“音乐梦”

与音符结缘 学二胡后便对音乐“着了魔”

上世纪60年代末,轰轰烈烈的知青下乡运动,搅动万里竹海大竹县五峰乡的宁静。几名背着吉他、二胡、小提琴的知情风尘仆仆来到村里,因穿着讲究、谈吐文明,尤其稀奇古怪的乐器吸引村民围观。

“我是那群人中的孩子王,跟随两名知青学习乐理和二胡。”那年,冯裕富仅7岁,好奇心驱使下,他同知青夫妻肖利中和程光范结识,“他俩二胡拉得很好听,我经常躲在窗户外偷听他们的演奏。”

跟着知青学了几个月二胡,冯裕富加入由知青组成的文娱宣传队,走乡窜村给老百姓讲解宣传政策。“我虽然年龄小,但我的歌唱得好,还是宣传队的‘主唱’哟。”冯裕富沾沾自喜地提起回忆,嘴角泛起一道道深深的沟壑。

因为喜欢传统乐器二胡拉出来悠扬和伤感的音色,他对这种声音十分着迷,梦想着将来也能制作出自己的乐器。

后来,知青陆续返城。临行前,肖利中夫妇将二胡赠给冯裕富,他视为珍宝,至今仍将这把旧二胡藏在家中箱底。“那会总想着要把农村美好的声音记录下来。”1980年,冯裕富以优异成绩考入大竹县师范,因班里仅两个女生,都不会唱歌,更不懂乐器,他自告奋勇当了三年音乐委员。

毕业后,被分配到乡镇小学任教。刚去学校,校长喊我教音乐,编舞、排练节目、教乐器等,“音乐老师干的事我都干了。”学校派他参加全县组织的新中国成立35周年庆祝活动上,冯裕富首次使用简单道具,模仿出自创《快乐的傣家人》舞蹈中的各种自然声响,赢得台下阵阵喝彩。

“音乐很迷人,也很简单,无需太多点缀和修饰,只要有节奏和旋律,最简单的工具也能演奏。”

撮箕、簸箕、甑子、锅盖……都是乐器   两位基层文艺工作者的“音乐梦”

自制竹乐器 用原始农具模仿自然声音

2009年,冯裕富被调入县文化局上班,有了更多时间琢磨自己的音乐。因单位领导倡议文艺干部要多挖掘本土艺术,丰富家乡的原生艺术形式。作为音乐组成员的冯裕富和李君成了创作主力。

“醪糟、蓖麻、竹是大竹的特色经济,前两种是生活用品,竹和音乐有关联。”在李君建议下,两人尝试制作竹制乐器。“如笛、箫、笙这类传统乐器较常见,而且制作难度较大,也没啥创新性,不如做点新颖的东西。”

首先,两人租车在五峰山砍了一车竹子,运回单位后仔细琢磨,借用同事家酒窖蒸锅,为所有竹蒸青后,再暴晒了半年时间。那段时间,天天晒竹子,皮肤晒得黝黑,同事们都唏嘘“两个黑娃儿”。故事在“觅野”微信公众号上可看。

设计图纸,准备材料耗时半年,做的第一件乐器“竹片琴”成品,以模仿木琴发声原理,因做工粗糙、音准较难把控,演奏时杂音较多。“我俩当过音乐老师,但会教书和会做乐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这跨界太大了!”

没经验可循,无成功案例参考,两人在网上查知识,从制作乐器的基础开始,边学边做,自己手绘设计稿,一连数周留在工作室。费尽心血弄出一个竹制口琴,“哨音是有了,但音准太烂”。

为解决自制乐器音准不准问题,两人自费购置一台数万元的乐器调音机。“花了大半年工资,家里人心疼了好久!”李君说,为模仿夜里更夫打更声制“竹钟”,想获得上好斑竹,反复试验,不断改进设计,将长竹筒锯短,用凿子凿薄竹筒厚度,两人一连搞了好几个月终于试制成功。

竹筒上有孔无孔、篾匠编织手法、粮食种类和干湿程度有很大区别,这是二人制作竹乐器的诀窍。为还原《竹乡行》舞台剧中“哇-哇-哇”的蛙鸣声,两人用废乐4千多斤竹子,反复琢磨了好几个月,严控竹孔数量,竹的年龄等因素,终于制作可模仿出各种虫鸣声的乐器。

如今,进入冯裕富的工作室里,首先印入眼帘的是靠墙的一根根直立竹竿,以及众多落满灰尘的自创乐器,竹二胡(中胡)、竹鼓、竹编钟、竹排筒、双响筒等12种竹制乐器。其中,不少自制乐器还曾多次登录电视台或报社,演奏过许多美妙的旋律。

拒绝商业化 “土乐器”多次表演也能获大奖

冯裕富的双手多处被竹篾割伤后的伤疤,“我没学过竹篾编织技术,但在农村见得多了,自然也能依葫芦画瓢了。”

制作竹音阶小鼓时,他将农村竹编针线盒按大小顺序排列,固定在架子上后,用手指轻轻敲击便能发出7个音阶声。为获得最佳发声效果,他找遍全省各大产竹区域,寻找优质发声材料,最后在云南文山找到一种原始的,发声好的石斑竹,邀请家乡的老篾匠,照着他给的图案编织鼓面。“再用洗锅用的竹刷子敲击,就能发出类似雷声的‘轰隆隆’声响。”

在冯裕富的音乐里,雷声可用蒸饭的甑子和盖子撞击产生、风声由簸箕筛选豆类模仿、雨声就用洗锅竹刷子敲竹鼓、公鸡召唤母鸡和小鸡等鸡群的“咕咕”声用竹碗敲出来、婴孩的哭闹声要用竹排筒和竹片琴演奏而得……

曾有人表示他的音乐有些“土”,但冯裕富认为,最美的音乐就是最简单的,无需太多修饰和包装。

“我写的曲子均源自乡村,创作时会有意设计许多自然音,规定每种农具参与表演的节奏等。”冯裕富利用簸箕筛黄豆、绿豆、豌豆、玉米模仿出不同季节、不同等级的雨声,还有部分声音无法被模仿,就自己独创一种从未见过的乐器来完成。

“现在很少演奏,每件乐器倾注两人的心血。”冯裕富拿起用黄绸缎包裹的竹二胡说,曾有几名专业音乐人要高价收藏他的二胡,但被其婉拒。他解释,“艺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2019年,冯裕富独创的16种竹制乐器,有幸参加中国文联和中国曲协联办的中国曲艺牡丹江大赛,省歌舞剧院专业演职人员持这些新奇的乐器表演,节目震撼全场观众。不仅如此,这些乐器还经常出现在文化下乡活动现场,看完表演的村民都觉诧异,发出“这都能表演”?

如今,两人均已临近退休年龄,做竹制乐器速度变慢,但冯裕富从未放弃制新乐器,他希望将来有更多人用他做的乐器表演,演奏出更多优秀的旋律。

竹,象征高尚的气节,坚韧不拔的精神。大竹县文化馆馆长李仁勇说,为发展与竹相关的文化事业,当地成立竹制乐器和竹唢呐协会,用冯裕富独创乐器创作的《竹谣》和《车灯》等优秀文艺作品先后获省市大奖。

今后,当地文化部门将依托学校,培养出更多竹乐器表演人才,以及竹制乐器的传承人,进一步扩大竹乡的美誉和知名度。(赵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