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谭玉光

  • 谭文彬

  • 谭冬生

  • 谭固



  • 怀念的谭豆花面

    七十年代初的一天中午,饥肠辘辘的我跨进谭豆花面店。入得店堂,便感到一阵香气扑鼻。每张餐桌上,都摆满了一碗碗豆花面。那些尚未动筷的面碗周边都渗出了一层红彤彤的辣油,微黄的面丝上,覆盖着一层白生生嫩咚咚的豆腐脑,十数粒油炸花生米和一些炸黄豆点缀其间,看着那些吃得满头大汗的坐着的、站着的进餐者津津有味的样子,我的口诞都要流出来了。好不容易轮到我端到两碗面,干脆就站着吃。面一入口,心里便直叫好。其面软硬适中,麻辣咸淡也对人口味。独食豆腐脑,细嫩异常;那虽不多的炸花生米和黄豆等,咀嚼起来又让人感到是那样的香脆。

  • 慕名试辣

    成都人爱吃咸豆花,令吃惯甜的我们啧啧称奇,所以一来到老字号的小谭豆花还是要尝尝名物牛肉豆花和臊子豆花面。成都人果真无辣不欢,连牛肉豆花也愈吃愈辣,柔嫩的豆花原来与软滑的牛肉很相配,酥香肉粒加香油、胡椒,勾上芡汁再加上花椒粉及葱花、脆脆等,非常香口。至于臊子豆花面更讨人欢心了,店家婶婶端来一碗,示范必须捞得均匀才吃得滋味,豆花量不多,加上香辣的绞肉如点题的酱料,恰配同是软软身的面条,是口感的互相融合。

  • 儿时的幸福味道

    小谭豆花应该是成都少有的依然保持着曾经的水准的老字号,记得小时候能吃一碗谭豆花都是一种幸福。看一家老字号的水平如何,那就看店里坐着吃饭的是当地老年人还是成群结队的外地游客,小谭豆花里面坐的基本上老年人居多。馓子豆花是成都的经典豆花款式,也是我的最爱,但如今已经很少看见有卖的了。豆花非常嫩气,上面盖了厚厚的一层馓子,用勺子挖一勺趁着热气未消,迅速送进口中,顿时豆花的嫩滑、馓子的酥脆、黄豆的豆香,还有酥油辣子独特的奇香,混合入口,好幸福,真真是小时候的味道呀,不愧是成都老字号。冰醉豆花是用甜米酒做的,淡淡的酒香把豆花的鲜嫩原味凸显得淋漓尽致,那清凉爽滑的滋味,是跑餐一顿麻辣之后收口的不二之选。

  • 麦建玲
  • 林文洵
  • 四川省美食家协会会长

    豆花营养丰富,过去被誉为“仙家食品”,如今更成为养生食谱的首选。其传统制作技艺的薪火相传,让一碗豆花面承载着几代人的文化记忆,逐渐的成为一张引人入胜的旅游名片。

  • 成都市文化名人

    过去成都的小吃,真正有特色、最精髓的地方就在于小吃小做、小吃精做。很少像现在的大超市一样,开大店堂或者搞连锁。它们就是靠家族的这种小打小闹、精打细算,一步一步延续下来的。小是小,但是生命力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