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九年一贯制学校优化难?三招破解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为一名学校管理者,在学校发展过程中,有过不断丰富的思考,不断纠正的尝试,持之以恒的实践,但更多是全面深刻的自我反思和屡挫不馁的自我激励,更需要有面对挑战的担当和勇气。

2019届毕业生参加盛大毕业典礼
一年级新生在老师带领下参加“认识多样植物”实践活动
6月1日,复课的七年级学生在“开学第一课”上向平凡的英雄深情告白

作为一名学校管理者,在学校发展过程中,有过不断丰富的思考,不断纠正的尝试,持之以恒的实践,但更多是全面深刻的自我反思和屡挫不馁的自我激励,更需要有面对挑战的担当和勇气。

从教三十多年,我一直为理想而努力,让理想逐渐接近现实;当校长九年,为理想拼搏,让理想逐渐成为现实。九年间,我所在的北京市陈经纶中学嘉铭分校由一校一址变成一校六址,学生由962人变成5300多人,但不变的是为一流学校建设一如既往的追求和付出、良好的社会声誉与百姓认可。

建校十七年,嘉铭分校传承了陈经纶教育集团百年积淀与办学文化,打造了基于区域实际的办学特色。九年四段的教学改革盘活了课堂,儒雅嘉铭课程体系丰富了学习内容,干部教师管理机制保障了教学发展,全人教育评价平台助力教育发展。

尤其是教学改革,形成了嘉铭学科大教研组管理以及各学科框架式备课模式,成就了骨干团队,发展了学生多元学习方式。

建构九年四段办学模式

凸显九年一贯整体优势

研读《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会深刻感受到全面提升教育质量是要通过“跨学段整体育人”和“跨学科整体育人”来实现的重要性。2004年,教育部就提出建设九年一贯制学校,实现贯通教育的工作要求。

经过多年理论探索和研究,构建了嘉铭分校九年四段的管理体系,即第一学段1-2年级、第二学段3-5年级、第三学段6-7年级、第四学段8-9年级,形成完整的学生发展框架体系,确定不同学段发展性目标,从学段评价标准到各学段课程实施与德行规范,均有完整管理方案和实施策略。

基于九年四段管理框架,嘉铭分校7个大教研组对九年课程进行整体规划。围绕陈经纶中学八大处方,对四个学段学生进行基于数据管理的综合素质评价,全校学生通过APP终端上传数据,从学生全时空、全样本数据采集的输入到评价的大数据处理,再到评价的分析、输出,形成学生可视性评价结果和反馈,最后对学生九年的成长数据曲线分析。

2018年,嘉铭“全人教育”评价被教育部办公厅推广为“全国德育先进经验”。

依托大教研组管理平台

形成学科联动发展模式

嘉铭分校九年四段的管理,有效解决了小升初断层问题;大教研组促进教师专业发展和施教水平提升,成就优秀教师,打造优质团队。

有一批引领大教研组的名师。嘉铭分校的7个大教研组长,对教研组发展高屋建瓴,课堂教学精彩迭出,教学效果各领风骚。

有引领学科发展的名师工作室。田跃辉国画工作室引领嘉铭国画成为全国国画传承基地学校;陈曦机器人工作室屡次斩获国际、国家和北京市的大奖,科技创新工作室成为朝阳区的一面旗帜,且多次参加北京市和全国科技活动;徐娟博士的生物学博士工作室研究微生物,带领学生冲击全国创新大赛。

近三年,嘉铭分校每年招聘教师30人左右,根据上学期末统计,85%青年教师参加了市区级展示课,95%参与了课题研究,朝阳区青年教师基本功大赛嘉铭分校的青年教师参与率95%,获奖率达到了99%。

着力学科阅读教学改革

提升学生主体学习能力

阅读是对文本思想、观点、态度及其意图进行解码,进而重构文章主旨大意的推理过程,通过自己创造性的思考来获得意义。

嘉铭全学科阅读是在已有文科(语文)阅读基础之上,通过更广泛阅读资源,侧重于信息素养培养,即:获取信息、分析、评价、综合和表达信息的能力,侧重阅读过程中逻辑关系的互动分析及个人独立思考,将学生引入深阅读阶段。

嘉铭全学科阅读课程建设关注到每个学科阅读书目的分类分层,关注到学生浅层次和片面化阅读现象,关注到学生对阅读的过程预设(比如:平台信息点提取,拍照、录音、上传,按数据采集点分析)。

自2012年起,学校全学科阅读教学改革至今,八年的探索实践、教科研大会,二十多次的研讨交流展示,我们经历了从阅读资源开发、学科阅读教学、阅读主导教学方式三个阶段的实践,基本形成了嘉铭分校完整的阅读课程体系,编写了《全学科阅读时空》120册,形成了以阅读为主导的课堂教学特色。从2019年开始,嘉铭分校教学进入三段式阅读实践阶段。

课前阅读是课堂开始前学生进行的阅读。读者根据已有文化知识、生活经验去推测、理解作者的写作意图。在阅读过程中,类似图式知识被激活,它将主动参与到对新知识的理解中,与新知识融合后形成更新的知识。学校课前阅读的目的就是激活或者补充学生的图式知识,从而为课堂服务。

课中阅读就是在课堂中进行的阅读。课堂中,以学生为主体,进行文本或者学习资料的阅读,并通过对数字、图片、图表、符号的阅读,建立起已知和未知的有效联系;通过教师的指导、点拨、小组讨论,实现对新知识的理解,建构新知识的意义,形成自己阅读后的认知和感想。在教师进行补充、纠正过程中,同伴交流和讨论中,学生对文本知识进行丰富和拓展,通过再阅读练习,于无形中提升阅读能力。课内阅读是课下阅读的牵引线和助力器,推动更广泛的阅读和更深入的阅读。

课后阅读就是课堂学习后进行的阅读。学校课后阅读从两个角度来进行。一是让学生阅读生活中的文字、图片等材料,检验课堂学习的知识能否用到现实生活;二是检验课堂阅读能力的培养是否达到效果,课后阅读则具有目的性。学生发现自己所学能为我所用,也乐于阅读,从而养成了阅读习惯。

学校的三段式阅读普适于文理科,对于文科来说,阅读是学生学习的主导,对于理科来说阅读成为培养学生核心素养的工具。通过课前阅读提兴趣,课中阅读提能力,课后阅读重巩固,形成嘉铭三段式阅读实施体系,让阅读成为孩子们学习力发展的高贵的坚持。

嘉铭分校通过多元教学方式和多元学习方式的两个着力点,定位学生发展的直线,用学习力延伸长度,把阅读定义为学习力发展核心;把培养“有德、有识、有礼、有趣”的人作为目标,引导孩子有平民意识,学做精神的贵族,并通过丰富的学习经历增加人生宽度与厚度,使他们可持续发展力更强有力。

[责任编辑:周凡]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