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川东石窝场 荔枝古道上的文化精粹


来源:华西都市报

说到川东北大巴山深处的石窝场,有人说它是“将军之乡”,还有人说它是“观音之乡”,所有的说法都是以偏概全。在石窝场的大地上躬身行走之后,我想给它的定义是:荔枝古道上的文化重镇。

杜家湾唐代石窟。

荔枝古道上的川东民居

盘陀寺遗址(局部.碑座)。

位于石窝的牌坊。

石窝老街。

说到川东北大巴山深处的石窝场,有人说它是“将军之乡”,还有人说它是“观音之乡”,所有的说法都是以偏概全。在石窝场的大地上躬身行走之后,我想给它的定义是:荔枝古道上的文化重镇。

石窝场的历史比作为行政建制中的石窝乡的历史要长许多。清道光二年(1822)降太平直隶厅复太平县,将原属巴州长乐乡(巴州七乡)的石窝、庙垭、兴隆、秦家河、河口、赶场坝、三官场、太平坎、义兴场、大沙坝、新店子、三教寺等十二个场、共十三甲、一千零九户、五千三百九十八人拨归太平县辖,乡置石窝,辖十二场——石窝乡的历史即使只追溯到1822年,迄今也有近200年。

来历

石窝最早叫牛皮场

民间传说石窝最早叫牛皮场。农耕时代,耕牛的交易是最古老的、必须的交易。当时石窝场有一处耕牛交易市场,经常屠宰老弱病死的耕牛,然后将牛皮贴在墙上,久而久之,就叫牛皮场。对此,石窝有史以来的第一本志书也是万源地区的第一本乡志——由毕代扬、张俊华、李复先、冉启明等几位先生撰写的1984年版《万源县石窝乡志》——有如下描述:

相传明末清初,现在下街黄清阳的住宅后面有一土地庙,人们常把耕牛集中在此买卖,搭起草棚变成牛场,后来又修了简陋的住房,住户人家,日益增多,年深月久,变成集市。那时本籍少,客籍多。客籍有藐视本籍的现象,本地张氏宗族也不示弱,两相竞赛建房,发展很快,住户人口亦多,因此,变成了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这段文字应当可信。石窝是一个由张氏、向氏等几个家族历代移民构成的乡场,最远的移民是元末明初的张氏家族在本乡岚头坎落业,历经数百年繁衍,成为一个在川东北地区有着数万子嗣的望族。由于战争和暴力动乱,本场口留下的文字资料十分稀少,但石窝地界上历朝的文物资料却十分丰富。

据1984年《万源县石窝乡志》和晚清文人张安儒等人诗文可知:石窝场可考的前身叫石观场……“因地处高山,目穷千里,故得此名”——笔者不能赞同毕代扬等先生的附会,此处的“观”不应读“关”,而应读“罐”,道观的意思。现石窝场附近三村保留的明代“石庙”遗址遗迹,儒道同庙,说明道观在石窝场的存在。

至于石窝这个场名的得来,毕先生等人的记载应是可信的:

“民国十三年(1924年)袁安之建房,在今朱良玉、王大发住处打块石头做地基,把石头打开后,发现中间有一自然圆形石窝,深三市尺,直径八寸,盛满了水且四季不干,群众感到稀奇,故又将石观场改名为石窝场。”

民国十三年,石观场一带“天干四十八天,溪沟断流”。非常年岁,新发现的“石窝”里的这一汪“四季不干”、满盈的净水在本地人看来已是非常的景观,完全说得上是本地人的风水、甚至命脉——这个应是本地人将石观场改为石窝场的心理逻辑。

追溯

盘陀寺的风云变幻

根据1984年版《万源县石窝乡志》和2007年版《石窝乡志》:公元502年(梁武帝天监元年):梁武帝好佛讲经,在古社坪苏家塝建盘陀寺于金线吊葫芦梁上。这是目前为止关于石窝最早的纪年和历史。

小时候听过盘陀寺的传说:庙里的和尚抢掠民女,后来和尚到集市上买梳子被人发现,事情穿帮,朝廷派人一把火烧了盘陀寺。

梁武帝礼佛,在宫廷旁修建了开泰寺,并先后三次(一说四次)到开泰寺出家做了和尚,害得一班朝臣集资数万亿为他赎身。“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同期据说有三万三千多家寺庙,佛教之盛,可见一斑。

梁武帝之后,“三武灭佛”,说穿了是世俗世界的统治者和佛教争夺社会资源和影响力。具体到本乡盘陀寺的毁因,民间的传说不可信、也不能不信。

不过,我还是没有料到,1500多年的时光之后,盘陀寺依然存留下来了那么多的旧时遗迹:寺庙山门前的对狮、对象、水池、小桥、石碑的底座、数量庞大的无头佛像。从一些佛像颈部的凹槽可以看出,中途曾有过对佛像的维修,这从一个侧面暗合了盘陀寺曾经数次重修的传说。

盘陀寺依山而建、自下而上,占地规模当在数十亩以上。山门前荒草丛中的一对石狮,特别憨厚,一眼之后忍不住坐下来和它长久对视,它的眼里所流泻出的慈悲即使是在荒草之中也不可阻挡。不远处的一对石象,特别乖,以至于我都心生慈怜想把它抱在怀里,安慰它所受到的委屈。一座千年以前的寺庙,在荒草中,它所承受的委屈不自觉就将露出踪迹,那个只有拳头大小的佛头在千年的风雨之后,就像一个明净的少年值得怜爱。

窥史

杜家湾的唐代石窟

目前能在石窝及附近看到的唐代文物是大沙乡杜家湾的唐代石窟,石窟只有一洞,凿于路旁一石,石不算大,窟也就小,正面也就一个平方米,不过人物众多、层次分明、神态各异且栩栩如生。该石窟目前已列入县级文物并勒石予以保护。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2015年3月6日-11日,来自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等研究所和高校考古学、建筑学等方面的16位顶尖专家对万源市内的荔枝古道进行考察,大致明确了荔枝道在万源境内的走向。考古人员表示,荔枝道当为涪陵走宣汉,经万源、平昌到达汉中后,转至西安。“能在道路沿线找到唐代同时期的遗迹,对路线的证明会提供支撑。专家们在万源市大沙乡杜家湾发现一龛唐代中晚期造像,一平方米大小,上有一佛二弟子二菩萨二天王二力士,后面还有天龙八部的题材。可以说是此次考察中最重要的发现之一。”

2015年之后,勾勒荔枝古道在万源境内的走向和路线时,人们习惯按如下文字表述——千年荔枝古道起自重庆涪陵,过达州,在万源境内两进两出,先后经过鹰背乡、庙垭乡名扬村、秦河乡三官场村、石窝镇番坝村、玉带乡、魏家乡、竹峪镇、虹桥乡,再出川入陕,与子午道相连接,直至西安。——此种表述对于今天的现实无疑是一种呈现。而作为一个石窝人,我们必须强调:第一,万源境内荔枝古道上的鹰背(原名兴隆)、庙垭、秦河、石窝、玉带(原名赶场坝)等大部分场口在清代道光二年之前属巴州(今巴中市)长乐乡;第二,“清道光二年(1822年),石窝由巴州长乐乡拨归太平县(今万源市)辖,乡置石窝场,辖庙垭、兴隆、秦家河、河口、赶场坝、三官场、太平坎、义兴场、大沙坝、新店子、三教寺等十二个场、共十三甲、一千零九户、五千三百九十八人”。

一度兴盛的平安场

三十年后沉没水下

说荔枝古道,必须尊重历史沿革。在荔枝古道上,石窝是一个重要的节点,是一个重镇,其定位不仅仅局限在今日石窝镇的番坝村,更不能将石窝和它曾经所辖的场口相提并论,这是对“文化石窝”的一种刻意矮化。

说番坝村,不能不说苦竹院的分司衙门和向家坟的金山水库。

清道光二年(1822)以前,石窝场隶属于巴州长乐乡。番坝的谷嘴寨曾有农民王三才等扎营,制造刀矛,上山为王,与朝廷对抗,因而,当时在苦竹院设有分司衙门,常驻把总,“加强控制,以防民乱”。1984年版《万源县石窝乡志》是这样记载的:

“清顺治年间(1643年~1661年):石窝隶属巴州长乐乡,管理负责人叫总约,由向仕超、袁明娥分别担任,先后在苦竹院(现番坝村五组)、龚家山(现古社坪村六组)建立办事处,并设衙门。衙门前修有三个地坝,前头是二堂,后面是大堂,中间叫中庭。中庭内设有刑台,和警备室,处理民事诉讼,解决民间纠纷。”

向家坟距平昌镇龙观35华里,距石窝场40华里,距今日赶场坝25华里,民国时,北通陕西,南由三官场、鹰背到达县,是南来北往的交通要道,“早年,外籍人颜从山在此开店,黄清阳在此酿酒,丁明轩在此织布。”1940年代初,当地绅士向必瑞联系本地大户向毓权、赵良海、徐光昌、赵良汉、赖龙寿修建街房17间,开店营业,建场平安场,议定场期四、七、十。

平安场开场那天,向必瑞筹资宴请赶场人达数十席。从此人客来往,一片热闹景象。“向必瑞店内一夜宿客,吃米一百二十余斤,其他栈房亦是客满。冷场天挑棉花的,挑表纸的,挑百货的,背米粮的来往络绎不绝。”

然而,“平安场不平安,由于货物增多,买卖方便。但官匪合流,贪图钱财,蹂躏群众之事,也随之而起。在相距不远的弯柏树、大树子湾、寡妇桥、龙行沟等深沟隘口“关圈”抢劫,图财害命。石窝乡警长秦树武阴谋罢(霸)妻贪财,将代(带)有百货挑子和女人的大商贩沈云,追踪打死于炎牛坡。在大柏树湾又有土匪抢劫牛贩子、百货客等。从此来往行人胆怯,客商逐渐减少。虽有明令禁止抢劫,但明禁暗庇,坐地分肥,因此,平安场逐渐行人稀少,客商绝迹而萧条停场。”

关于平安场的衰落,民间还有另一种说法,是和赶场坝的兴起密切相关:几个一直想在赶场坝兴场的大户趁夜把平安坝的观音“背”到赶场坝,并对外号称说:“观音投梦平安场宜于搬到此地”云云。

1970年代,修金山水库的时候,平安场的房屋全部拆除,当时正在石窝中心校就读的我等曾到此为学校背瓦,当日去当日回,我记得我一共背回了三匹青瓦。荔枝古道与今日石窝相交的重要节点向家坟、平安场就此沉没水下。但是从三官场到番坝长达七八公里的山间密林中,无处不是荔枝古道的构成和遗迹。

据悉,达州市范围内已纳入蜀道荔枝道申遗的文化遗产主要有8处:《紫芸坪植茗灵园记》岩刻、太平坎村民居群、嘉祐寺、三官场民居群、仁斋公—化米梁古道、浪洋寺摩崖造像、罗家坝遗址、开江牌坊。其中《紫芸坪植茗灵园记》岩刻、太平坎村民居群、庙垭场嘉祐寺、三官场民居群、仁斋公—化米梁古道五处和传统意义上的石窝密不可分。

如果说荔枝古道在达州,不如说荔枝古道的精华在万源;与其说荔枝古道的精华在万源,不如说历史上的石窝留下了荔枝古道上一半的文化精粹。

[责任编辑:王萍]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本网指定法律顾问: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