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天池:整容解决不了成为演员要面对的问题,先认清自己是谁


来源:界面新闻

获得千万投资的刘天池,想要把表演教育的受众从一个相对狭小的人群,延展到更加广阔的普罗大众中去。

获得千万投资的刘天池,想要把表演教育的受众从一个相对狭小的人群,延展到更加广阔的普罗大众中去。这不仅代表着她跨出的全新一步,也意味着她即将承担的更大责任。

图源:刘天池微博

刘天池又将在诞生演员的路上迈出新的一步,不过这次她要从“单打独斗”,变为领军打仗的将军。

11月,刘天池表演工坊获得红杉中国种子基金数千万元投资——这也是继爱奇艺的种子轮投资后,刘天池首次引进外部资金。观众或许很难想象她能与资本挂钩,这样一个在《演员的诞生》里怒怼流量的“表演信徒”,怎么会伸手要资本的钱呢?

但刘天池表示自己设立工坊并非为了圈钱。“带一帮子还没我自己一个人赚钱快。要是我一人挣钱,带一个POS机就够了。”的确,刘天池上节目前就不缺名气。她亲手带出的学生唐嫣、文章、白百合等,不少都成了活跃在娱乐圈一线的艺人。学生们在微博上亲切地和她互动,叫她“池妈”。后来,她又到张艺谋的《金陵十三钗》、乌尔善的《封神》等剧组做表演指导,“十三钗”中风情万种的倪妮就是她教出来的,“那时候真的是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教,我在剧组里就像从前花船上的妈妈桑,开工之前还会喊一声‘姑娘们咱们走起来’。”

《金陵十三钗》中的倪妮

刘天池在中央戏剧学院任教了20年,但她也有一段做演员的时光。1993年,她在张艺谋的电影《活着》中饰演巩俐、葛优的聋哑女儿;2003年,她在电视剧《重案六组2》中出演因为嫉妒女儿太受丈夫喜爱,选择杀死女儿的母亲;最近的一次,是在2012年的电视剧《父母爱情》中出演高调碎嘴的秀娥嫂子。她所饰演的大部分角色,都是与生活相距甚远,人物命运大起大伏、大悲大喜的。这些经历也让她在任教时多了一份自信:“很多老师没有表演经验,也不会教学生,但我自己觉得我在演员里是不丢份儿的。”

“她很会演戏,但她很早就决定不做演员。”她身边的人这样说道。业内认可她的演技,也认可她教人的本事。最初先是一些导演请她帮忙教几个孩子。后来她觉得一个人忙不过来,要教的东西又太多,就成立了“刘天池表演工坊”。

2016年,刘天池在北京租了个场地,把总共1900平米的地方改造成拥有教室、办公区域、行政区和排练厅的教学场所。迄今为止,工作坊已经开设了9期培训班,招募了180余学员,这其中一半以上是华谊、天娱、华策等数10家经纪公司送来的新人。对于这部分学生,工坊为其设置了台词语言班和身体语言班,用以解决新人演员面对镜头时的两个基础技术问题。

秋季班的部分学生(图源:刘天池表演工坊微博)

而与传统的学院派表演课不同的是,刘天池还为他们开设了“呼吸课”、“探索课”、“说话课”。她把表演工坊定位为“通识教育”,而非短期的演技培训班。她想在这里为学员创造“安全感”,帮助他们找到自我、释放自我、塑造自我。

目前,工坊拥有的30多名专业老师均出身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或导演专业科班。其中不少就是刘天池此前带过的98级、01级、02级学生。比如一毕业就去《非常6+1》做表演指导,后又去策划《笑傲江湖》、《欢乐喜剧人》的秦越。但刘天池觉得还不够,她想继续招纳文学、哲学、心理学等专业的教师,让演员的内在修养和知识体系丰富起来。她深知教师的匮乏,所以尝试与国外及北大、清华等高校接触,志在建一个科学的培养教师的体系。

刘天池坦言,选择教师的标准,必须是学表演专业,同时有多年社会实践经验的人。她做表演工坊,是希望在教学的同时,可以让多种表演的教学方法,有交流与共融,只有教师队伍完善了、多样了,教学才能更有成果。

然而在教学当中,刘天池也不得不承认,不少年轻人没有做演员的天分。她能做的,只是帮助他们学会关注自己,意识到自己不是为别人的评价而活着。这样一来,即使他们不能成为演技派,也能完成好自己能驾驭的那一部分。

对刘天池来说,工坊未来最理想的状态,是能实现自主招生。在继续进行目前已有的To B端业务,为各家经纪公司送来的艺人、身处转型期的演员进行表演训练,并受剧组邀请下组指导、选角的同时,刘天池还想打开To C端用户,为更多人提供表演体验和教育活动,比如针对戏剧爱好者、普通白领的表演兴趣体验坊,针对高端商务人群的表演拓展,以及线上的表演公开课等等。刘天池想把自己对表演的认知扩展至尽可能广的人群,甚至辐射到中小学,尝试推动全民艺术教育的普及。

刘天池与清华话剧队(图源:刘天池微博)

每次一谈到表演,刘天池总是有很多东西想要和大家分享。她惋惜道,资本和学校扩招把盘子全搅乱了,艺术变成了商品,以至于现在难出好演员。“演员是一项需要呵护的细腻职业,需要时间、安静、思考,甚至给自己开刀。但社会不给这个时间、这份土壤,演员只能快速成长为‘成品’。”

图源:刘天池微博界面娱乐对话刘天池

有才华的学生得不到赏识

我来背书行不行?

你是怎么想到在学校外开表演工坊的?

刘天池:因为我自己的学生突然被窜红的人顶替了角色,那我还在学校教干嘛?

这个流量的时代,有才华、喜欢表演的孩子居然没有办法得到别人的赏识。在学校学了三四年,还抵不过瞬间出来的流量明星。我就想走出校园,冲动地采访别人,问他们是不是不需要演员了,可以放弃教学了?他们回答:“没有,我们需要演员,但我们不知道哪里有好演员。”我以前上学的时候,那些导演都会去看期末汇报,然后再选演员,我在《活着》里的角色就是这么被选中的。

《活着》中的哑女凤霞(刘天池饰)

但现在不是,所有导演被屏蔽了,然后制片方会拿来一堆流量明星,说:他有流量,我们能卖得出去。这样一来,导演选择演员的权力就转移到了资方和粉丝那里,导演的创作被掐死了。我们没有演员,学校又不培养流量,没有粉丝经营,这个时代全乱了。那我就想,我来背书可不可以?我来推荐我的学生。所以就开始去剧组、公司推荐演员。

后来,我发现仅仅是推荐还不够。由于拍摄时间短,演员还需要把学校里学到的东西快速地转化成实战的技巧,这中间的一环缺失了。另一个就是年轻演员突然被扔到剧组,在镜头前表演也缺少老师的陪伴,我的工作就是踩在这个基础上成立起来的。

为什么现在的剧组会需要表演指导?

刘天池:以前当导演的门槛高,他们也懂得如何给演员说戏,而且创作周期很长,五个月、六个月都是常事儿。

现在剧集更多,导演不够了,很多其他领域的人也开始转型做导演。但他们既没有把导演的东西消化掉,也没有把导演与演员的这一门课学清楚。于是他们和演员沟通时常常会处在两个频道,主题思想都有偏差。

而演员又参差不齐,有多少的演员有足够的能力可以鉴别剧本、完成角色的创作呢?这种演员也少。

大家都成了“半身儿”,一对“半身儿”凑一起,能凑一“全身儿”吗?现在已经很难找到个个都是“全身儿”的剧组了。

当然,最重的锅应该甩在文学身上——文学坍塌了。但文学界也很痛苦,他们现在生产不出内容,都是网络文学。文学坍塌,也会导致艺术的坍塌,因为我们没有思考的参考资料,文学是我们的参考书。

图源:刘天池微博

这些年没有出现特别好的演员,您觉得是什么原因?

刘天池: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资本大量涌入导致剧集越来越多,艺术当成商品在贩卖。另一方面,学校扩招也影响了演员的质量。

我们上学的时候,三个院校一年总共也就录取30-40人,而现在一个学校就招50-70人,一年能出200-300个演员,那怎么可能啊?师资比也随着扩招逐年下降,从六个人带一个班到四个人带一个班、两个人带一个班,现在是一个人带一个班。你告诉我,我们怎么教?

教育本体出了问题,再加上资本大潮的涌入,整个盘子全搅乱了。大家就会怀疑,不用学是不是也能成为明星?不活动,是不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没有人会踏实下来。

表演是要跟“婴儿”接触的职业,它太细腻了。谁能随时随地地哭呢?泪水是人崩溃、脆弱到极点而又无法宣泄的产物。正常生活在这个空间时,要想把他的心挖开,不用技巧地让人产生泪水,只能慢慢地、悄悄地给它拽出来。人不可能是水龙头,开了就流眼泪。

所以演员是需要呵护的细腻职业,需要时间、安静、思考,甚至给自己开刀。但社会不给这个时间和土壤,演员只能快速成长为“成品”。这就导致行业内的表演走表面化,缺失了内核的东西。

所以常年扎根舞台剧的演员,因为有更多时间沉淀,是不是比演影视作品的演技更高?

刘天池:其实这就是分寸的问题,无非是用全身演戏、半身演戏和用脸演戏,情感的表达是一致的。一般来说,舞台剧演员一定比电视剧演员更扎实,因为他练的是全身的东西,他知道自己身体的任何一部分都可以表达情感。

但很遗憾的是,现在大部分演员都不演舞台剧了。舞台剧演员不掺假,演得好不好观众会直接给反馈。演得好,演员能感受到场是暖的,演得不好,舞台都是凉的,演员是自知的。但影视剧演员就没有,导演是单一信息,判断会有误差。

在剧组的教学和在学校有什么不同?

刘天池:从91到98年,我做了七年的演员,从98年到今天,我做了20年的教师。有很多老师是才跨出校门就教学,社会实践是薄弱的,严格意义上讲他都不是一个好演员。相对应的,许多演员演了30年戏,但没有研究教学,没有办法教授别人,或者他教授的东西都是感觉,光是感觉可不行。

就像你对演员说:你演的这个人物不够鲜活、没有质感。但怎么帮他把鲜活和质感找到,这是教学法。

我当过演员,也当过老师,当我把演员和教学结合起来的时候,就比单纯的老师或者演员力量要大。

您的教学理念是怎么形成的?

刘天池:这得益于我的恩师高景文老师,他特别通透。当年,他带的第一届就是巩俐那个班。在课程中,他把国际上许多表演学派的东西全部吸纳进来,糅合后再剔除那些没有意义的内容,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学院派表演方法。这套方法影响了85班——巩俐那个班,然后是91班——我们班;之后又影响了93班,也就是朱媛媛、李乃文那个班。

高景文在《外乡人》饰演陆文昌

但是带完那个班后,老师身体每况愈下,后来就离开学校了。但他的这套东西,在戏剧学院看来,有点离经叛道、不够传统。他让我们班做沙龙、写作,让我们知道文学和思考的重要性。他把一般分开教授的感受力、注意力、表现力练习串在一起,不让任何一环掉下来。我就是学习的他这一套,一套练习,一贯到底。

另外,我也会看其他派别的东西,比如体现派、表现派、方法派的,并从中沉淀训练演员的方法。我还会看物理学、哲学上的东西,向生活学习,刻意地让自己去买菜、做饭等。生活是变的,要吸纳这些日常内容,找到和观众同频道的方法,才能让教学更丰富。

设立表演工坊,招纳更多不同学科的教师,把表演教学的规模做大,这个想法是什么时候产生的?

刘天池:这种想法是逐渐产生的,《演员的诞生》是很大的一个“爆点”。

在《演员的诞生》之前,我在圈里有这种想法,但不会有那么强烈的冲动和责任感。我只是点对点地解决个人问题或是剧组里的问题。《演员的诞生》播出之后,我发现很多人想找我探讨“演技”,责任感是那时候诞生的。

刘天池在《演员的诞生》中指导谢娜

这时候我发现,原来有这么多人关心表演,甚至还形成了全民热潮。大家关注这个节目,意识到自身对表演的认知有点偏颇。从这以后,我就想要设立工作室,传递自己对表演的观念,也许我对,也许我错,但是我不传递,就代表着我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我认为自己有义务,或者说我愿意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错不怕,怕没人做。

没有真正“活着”的流量明星

有什么资格当演员?

在您的表演工作坊学习的流量明星会有哪些演技上的问题?

刘天池:不少年轻孩子的生活窄到只有飞机、房车和酒店这几个地方。接触的人群也很单一:经纪人、助理。

所以我们面对的最大问题是这些孩子脱离生活。他们看的是电视,接触的是经纪人,展示的是宣发团队设立的人设,他们没有真正“活着”,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

刘天池在给演员们讲戏

而表演这件事情承载的应该是真实。很多孩子来的时候带妆,我就会让他们卸掉。整容解决不了成为演员要面对的问题,要先认清真实的自己,再用今天的审美去变换。

演员必须有朴实的价值观,不是好高骛远,也不是妄自菲薄,而是要踏踏实实地感受自己对事物的真实态度,遵循自己的生长规律。

先认清自己,之后还需要做什么?

刘天池:我一般在他们刚来时问:“你妈妈有没有腰疼,你爸爸头发什么时候开始变白的?你周围的人有没有伤痛、情绪不好?你知道车站里的人群买票回家有多艰难吗?你能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一个群体在挣扎生活吗?”

如果他们都不知道,都看不到。那我试问:你们有什么资格当演员?如果演员不能关注别人,不能换位思考,怎么能叫做演员?

可能明星和演员本身就是两类人。

刘天池:是的,明星就是明星,演员就是演员,是一定要区分开的。如果你选择去当明星,就要成为舆论中被设定好的假人,剔除和杀死自己所有的情感。就像我和我的女学生说的:女明星成长之路有两条,一条是凭自己的真本事,另一条是掐死自己所有的情感,去陪吃陪喝陪睡。两条路怎么走,全凭你的选择,但谁都别踩着这两边,选择了也别再后悔,一条路走到黑。

我一般会尊重大家的选择,并教他该学的东西。如果选择成为演员,我会用演员的方式方法教你怎么成为好演员,这是我工作室必须明确的。

对于各家经纪公司的孩子来讲,每个来的孩子都希望自己能成为演员。只是这个群体里有的人可能更适合当演员,有人不适合。当然最理想的还是我可以自主招生,我一定会努力做到那一天。我的工作室才刚刚成立一年,这个还需要时间。

冯小刚、乌尔善、姜磊、亚宁等业内人士来观看训练班结业汇报演出(图源:刘天池微博)

流量明星在这儿接受了培训,回去后真的会有很大改变吗?

刘天池:那个时候的他能潜移默化地意识到自己不是为别人的评价而活着,会活得好很多。能成为流量明星,说明他身上一定具备比普通人特殊的地方,只是没有人给他翅膀。表演让他能驾驭这个翅膀,变得自信。

即使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成为大演员,他也可以把自己能驾驭的这一部分完成好,我们的工作能起到这个作用就够了。我没有期望三个月内把谁变成“于是之”(编者注:中国话剧的代表人物,代表作《茶馆》、《龙须沟》),但我可以把王俊凯再变成“王俊凯”,去掉固有的“TFBOYS”的标签。

刘天池在指导王俊凯(图源:刘天池微博)

操作层面,怎么引导这些孩子,让他们学会塑造更鲜活的人物?

刘天池:我的教学会分为两部分:一是鼓励大家从现在开始独立思考。他们之前长期压抑自己,经营公众形象,这都是假的,我特别希望能在教学中剔除假的东西。我们会用很短的时间和学生产生联合,让他们了解真实的东西多么有力量。不要当棉絮,而要当有血有肉、有情感、有表达能力,同时有态度的人。

在训练过程中,我们有爆发力、感受力的练习,帮助他们真正释放自我。被长期压抑的人,突然有可以谩骂的空间时,他会感觉到很畅快,这是人宣泄情感的权利。在表演这课堂当中,我们给你释放的空间。当他全部释放后,就会变得松弛,松弛也是表演的第一要素。人只有松弛了,才会感知到世界发生了什么。

刘天池在鼓励演员释放自我(图源:刘天池微博)

二是我会让所有孩子觉得排练厅是安全的。有了安全感以后,他才能发现独特的自己。正确地认识和感知自己,这是我们最重要的课程环节。当然这其中会掺杂着表演训练,但最值得注意的有两点,一是自己的真实,二是是独立的思考能力。

独立思考的能力很难短时间培养出来吧。

刘天池:的确,可能我不能给学生建立起完整的体系,但我会引导他们去阅读、思考、走到表演的正路上。

除了经纪公司告诉他的公众形象之外,他还会发现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这个找到了后,要学习的就只有表演的技术了。

怎么哭、笑、爆发、交流、分析人物和剧本都是技术层面的,一点儿都不难,难的是能不能把这个人找回来,让他成为“活人”。未来他再去创造“活人”的时候,自然就知道通过别的手段来塑造另一个“活人”。但首先,他得是“活的”。

刘天池(中)与表演工坊的部分老师(图源:刘天池微博)

所以我会帮他们先疏通好一个人的正常行为,建立起他的思想链条和身体链条,这些调整好了,人就活了。

现实生活中,对方要说什么做什么是未知的,但这些在表演中是已知的,如何在已知结果中表现未知,抓住所有的信息,并像第一次交谈和行动一样,这是演员的任务。在中戏,这样的课程叫“交流与判断”。

哪种学生是好苗子?

刘天池:这和老师的个人喜好有很大关系。挑学生是近距离的搏战,老师喜欢怎样的人,就决定了一个班可能会出现一群怎样的人。就像以前的行当,程派选程派喜欢的,梅派就选梅派喜欢的。

我选择的时候,形象这一部分大约占40分,我会放在一边。我更看重其余的60分,就是他(她)内部的素质、这个孩子的独特性。比如他是否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现在这样的孩子是凤毛麟角。表演需要把人物的精神世界立起来,除了作者给定的内容,还要去读懂他、认可他、诠释他。不能独立思考的人做不到这一点,听话的孩子太可怕了。但如果会思考,可能调皮一点、偏执一点,那是思考的深浅的问题,可以引导。

刘天池在剧组选角(图源:刘天池微博)

除了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还有别的要求吗?

刘天池:表演是从心理学来的,演员的洞察力和观察力一定异于旁人,要特别敏感、细腻、心细如尘。如果不对角色进行扫描,那演出来的叫做“照片儿”,不是活的。只有与角色的世界观挂钩、代替角色感知、穿透他的灵魂,才能演活角色,这背后是演员盘根错节的修养体系在支撑。

优秀的演员可以在任何人的脑子里找准他的世界观。所以做演员是不停学习的过程,技巧学到了,其他的东西也要不停地积累。内在素养与生活积累、文学和美学修养等很多东西挂钩,这些储备越多,将来使用“技术”时才能看不出来“技术”。现代人操之过急,基础还没打好就想“飞跃”。

[责任编辑:王萍]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本网指定法律顾问: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