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致敬40年|《邓小平时代》日文版译者:邓小平访日 下定了改革开放的决心


来源:封面新闻

“来到这里,我明白了什么是现代化、近代化。”“感谢工业发达的国家,尤其是日本产业界对我们的协助。”

□历史钩沉

【邓小平访日】

1978年10月22日至29日,邓小平对日本进行正式友好访问,成为首位访问日本的中国领导人。

访日期间,邓小平参观过日本新日铁、松下、日产汽车等公司,乘坐新干线列车从东京到京都,在日本亲身体验了“现代化”。

邓小平的日本之行也被舆论视作中国改革开放的关键之旅。通过这次访日,邓小平亲身体验到日本发展的迅速,同时也急切感到中国需要加快发展,这更坚定了他搞现代化的决心。

致敬40年|《邓小平时代》日文版译者:邓小平访日下定了改革开放的决心

□人物小档

【益尾知佐子】

日本东京大学博士,现为九州大学比较社会文化研究院副教授。

曾任哈佛燕京学社共同研究学者(和傅高义教授合作,2014-2015年),早稻田大学现代中国研究所讲师,哈佛大学傅高义教授的研究助手,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的研究员。

1996-1997年和2001-2002年,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进修,研究东亚国际政治以及中国的对外政策。主要著述:《中国政治外交的转折点》、《中国的世界战略》、《中国外交史》等,中国的老朋友们习惯叫她“苏琪”。

致敬40年|《邓小平时代》日文版译者:邓小平访日下定了改革开放的决心

1978年10月23日上午9时30分,日本首相福田赳夫在国宾馆举行盛大仪式,欢迎邓小平。

“来到这里,我明白了什么是现代化、近代化。”“感谢工业发达的国家,尤其是日本产业界对我们的协助。”

1978年10月22日至29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赴日参加《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约换文仪式,并对日本进行了首次正式访问。

访问期间,邓小平留下上述著名的谈话,这曾被海外媒体评价为邓小平“下定了改革开放的决心”。

对于此次访日,日本九州大学副教授益尾知佐子对封面新闻记者总结道,日本政府在实施宏观管理的同时实现了本国经济发展,这种模式对中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尤其是改革开放初期,中国要在计划经济条件下提高经济活力。

作为日本的中国问题学者,益尾知佐子曾来中国做过留学生和交流学者,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她戏称自己是“中国的女儿”。她的工作经历有一半跟邓小平有关,在傅高义写作《邓小平时代》时,益尾知佐子作为其助手,主要负责搜集邓小平在日本的资料,同时她也是该书日文版的两位翻译者之一。

“其中有一些,傅高义老师没有写到书上。”益尾知佐子说,为了搜集有关邓小平,特别是1978年邓小平访日期间的资料,他们还向日本外务省申请公开了很多档案资料。

致敬40年|《邓小平时代》日文版译者:邓小平访日下定了改革开放的决心

邓小平访问日本,受到各界的热烈欢迎。

新时代

▶日方领导人对邓小平的来访给予了很高的期待,希望两国相互合作,共同开启繁荣的新时代。

封面新闻:邓小平访日前,日本高层对邓小平此行是一个什么样的判断和态度?

益尾知佐子:在1972年日中邦交正常化之前,两国关系主要是靠民间交流维系的。积极推动两国交流的周恩来总理是当时最为日本人所熟知的中国领导人。在日本,大家把邓小平看作是周恩来总理的接班人,他超强的实干能力和决策水平广为人知。

邓小平1978年10月访问了日本,而大概从1977年开始,日中两国围绕中国的现代化建设举行了多次大型的商业谈判,日本经济界内掀起了一股中国热潮。日方领导人对邓小平的来访给予了很高的期待,希望两国相互合作,共同开启繁荣的新时代。

致敬40年|《邓小平时代》日文版译者:邓小平访日下定了改革开放的决心

邓小平访日期间,参观日本的工厂。

友好条约

▶《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在两国的四个双边关系文件中是最高规格的,现在日本也没有人怀疑此条约的有效性。

封面新闻:邓小平曾说此次访问日本的原因,第一就是交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全文虽然不足1000字,但条约的谈判却持续了多年,当时双方的分歧在哪?最后双方如何弥合分歧达成一致?

益尾知佐子:花了四年时间才签约的原因在于大家都知道的《反霸权条款》。毛泽东去世后,邓小平实行较为务实的对外政策,接受了日方的“第三国条款”,即“本条约不影响缔约各国同第三国关系的立场”,从而促成了条约的及早签署。另一方面,日方领导人也希望通过签署条约,强化同中国的法律基础,促进日中经济合作的发展,进而将两国关系提升到新的阶段。可以说,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两国经济交流的扩大,逐步形成的日本协助中国推进现代化建设的形势,促成了1978年8月双方谈判最终达成协议。

封面新闻:对此条约,当时日本政界如何看待?而作为中日四个双边关系文件之一,日本当下对《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又是什么态度?

益尾知佐子:当时,日本政府的领导者大都经历过战争。他们深知战争对中国人民造成的极大伤害。为此,在日中经济合作这一宏大的模式中,日本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提供帮助,和中国一道共同建设互利共赢的和平时代。这一目标得到了日本政界和经济界的大多数领导者的支持。

该条约是法律文件,在两国的四个双边关系文件中是最高规格的。条约规定“缔约国双方在互相尊重主权及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在平等互惠和和平共处等原则的基础上发展两国间长久的和平友好关系”。作为法治国家,现在日本也没有人怀疑此条约的有效性,该条约可以说是日本在对华关系中最为重视的文件。

致敬40年|《邓小平时代》日文版译者:邓小平访日下定了改革开放的决心

邓小平访日期间参观日本工厂,与工人握手。

“取经”

▶中国人也很清楚日本战败后悲惨的经济状况,因此日本的成功给邓小平带来了很大的希望,尤其是日本政府在实施宏观管理的同时实现了本国经济发展。

封面新闻:邓小平提出的像徐福一样,寻找“仙草”,就是为了中国的现代化发展而向日本取经学习。从访问的过程来看,您觉得当时邓小平对日本的了解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益尾知佐子:邓小平访日的目的是参加条约的批准仪式,但从外交礼仪看,批准仪式并不需要邓小平这样高级别的领导参加。邓小平以参加批准仪式为由访日,目的在于加强与日本的关系,亲自感受日本的现代化建设。邓小平参观了新日铁的君津钢铁厂(上海宝山钢铁厂的样本)、日产的座间汽车厂、松下的茨木电视机厂等。这三家工厂都是应中方的要求而选定的。邓小平深入地参观了日本各工厂的自动化生产设备,并非常热情地提了一些细节问题。

邓小平留法时期曾经历过残酷的资本主义阶层对底层劳动者的榨取,因此他从工业自动化中发现了人类共同的希望。邓小平访日后不久,作为其笔杆子之一的邓力群也访问了日本。回国后,他在内部报告中强调:日本社会秩序稳定,人民的道德水平提升得益于经济的发展。该报告在党内被广泛阅读。中国人也很清楚日本战败后悲惨的经济状况,因此日本的成功给文革后成为中国领导人的邓小平带来了很大的希望。

封面新闻:在访问日本期间邓小平学到了什么,是否找到了有关改革开放和发展的秘密?在目前日本已经解密的档案和文件中,对于那段历史是如何记载的?

益尾知佐子:访日时,邓小平曾直言“我明白了什么是现代化”。改革开放初期,中国要在计划经济的条件下提高经济的活力。日本政府在实施宏观管理的同时实现了本国经济发展,这种模式对中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邓小平在回答大平首相问题时第一次说出中国要在20年内实现经济增长翻两番的目标。大平正芳早期曾经协助池田勇人首相使“所得倍增计划”在国会上通过,该计划预计十年内将国民实际所得翻一番,结果七年便得以实现。

据日本外务省公开的资料显示,邓小平在1978年10月的首脑会谈中承认中国落后,希望在现代化建设中得到日本的帮助。日方对此进行了积极且强力的回应。(因受日本宪法限制,不包括对中国的国防现代化的支持。)

致敬40年|《邓小平时代》日文版译者:邓小平访日下定了改革开放的决心

邓小平在考察日本汽车工厂时说:“我懂得了什么是现代化。”

向前看

▶对侵华历史的反思(反省)在当代日本政治家中是普遍存在的。

封面新闻:在《邓小平时代》一书中,提到一个细节。在和日本首相福田赳夫正式会面时,邓向在座的每位都发了一根熊猫牌香烟。散烟是中国人非常喜欢的一种交际手法,代表着一种友好和交友的方式。对于邓小平的这个举动,当时日本的高层是如何理解的?

益尾知佐子:我没有见过日方对此“理解”的资料,但我认为邓小平的这种友好的举动在日本得到了广泛的理解。

封面新闻:在访问期间,邓小平有很多非常率真的举动,比如在《中日友好条约》签约结束后,邓小平出人意料地拥抱住了福田首相;再比如,期间邓小平曾偶遇一对新婚夫妇办婚礼,并饶有兴趣地参与其中。邓小平与这对新人握手的场面被一位青年拍了下来,照片以“意外的祝福”为题刊发在次日的《读卖新闻》上。

当时日本的政界和民间是如何看待邓小平的这些举动的?邓小平当时留给他们直观印象是什么?

益尾知佐子:中国领导人在此之前给日本人的印象是,优秀但威严、冷漠。邓小平是中国第一位到访日本的高级别国家领导人,因此在日本受到了极大的关注。他直率、幽默、语言朴实的形象瞬间打破了日本对中国领导人形象的固有印象。邓小平访日,对日本而言,象征着新的日中关系的到来。

致敬40年|《邓小平时代》日文版译者:邓小平访日下定了改革开放的决心

邓小平访日期间,体验了日本的新干线。

封面新闻:访日期间,邓小平与日本天皇在皇宫举行了两个小时的午餐会。据随同参加的外交部部长黄华说,邓小平曾对天皇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我们今后要积极向前看,从各个方面建立和发展两国的和平友好关系。”日本天皇则在首次会见中国领导人时使用了“不幸的事情”这一措辞,黄华认为这“相当于间接地向中国人就战争伤害致歉”。

对于这件事,日本方面是否有相关的记载?日本方面如何看待天皇这样表态?

益尾知佐子:据我所知,外务省当时就此并没做正式的外交记录。但因为这是天皇表达自己想法的、很有感情的场面,几位相关人员在回忆录中都提到过此次会谈的一些细节。只不过,在外务省当时准备的稿子中确实没有“不幸的事情”这样的表述,这是天皇根据自己当时的心情加上去的。当时的翻译田島高志先生(时任外务省中国课课长)在最近出版的回忆录中写道,邓小平马上理解到它的重要性,立即说道“听到阁下刚才的发言我非常感动”,对天皇的“向前看”的愿望表示完全同意。黄华对天皇发言的理解也得到了日本相关人员的共鸣,因此,我认为这确实是当时天皇对日本侵略历史做出的深刻解释。

封面新闻:会见日本天皇的当日下午,在邓小平与福田首相举行会谈后,福田为邓小平设宴。宴会上,福田致祝酒词中曾提到“在漫长的历史中,我们两国交流关系的发展是无法分开的,到了本世纪,经历了不幸关系的苦难”,并脱稿补充“这的确是遗憾的事情”。

当时福田首相对邓小平的这一表态,是经过深思熟虑还是一时想法,是代表了日本政界还是他个人?

益尾知佐子:如上所述,对侵华历史的反思(反省)在当代日本政治家中是普遍存在的。

(封面新闻 王国平

[责任编辑:王萍]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本网指定法律顾问: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