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王亥:创意的关键词——个性化、国际化、阅读和未来


来源:凤凰网四川综合

一心想做哲学家的成都人王亥,不小心拿下了全国美展二等奖,成为了知名画家。后来,他在香港无心插柳跨了个界,江湖上便有了“香港私房菜之父”的传奇。再后来,他被一代青年广泛熟知,是因为玩票似的跑到《锵锵三人行》上,干了一年嘉宾主持。年近六旬落叶归根,他又一口气为成都设计出了崇德里、太古里高宅、泰迪熊博物馆……所以,2018年10月,他又以本土知名设计师的身份,被邀请到第五届成都创意设计周,成为15名金熊猫创意设计奖终评评委中的一员。

一心想做哲学家的成都人王亥,不小心拿下了全国美展二等奖,成为了知名画家。后来,他在香港无心插柳跨了个界,江湖上便有了“香港私房菜之父”的传奇。再后来,他被一代青年广泛熟知,是因为玩票似的跑到《锵锵三人行》上,干了一年嘉宾主持。年近六旬落叶归根,他又一口气为成都设计出了崇德里、太古里高宅、泰迪熊博物馆……所以,2018年10月,他又以本土知名设计师的身份,被邀请到第五届成都创意设计周,成为15名金熊猫创意设计奖终评评委中的一员。

王亥(资料图,来源于网络)

金熊猫奖评委的传奇人生

1987年,年方而立的王亥抛下一切,背个背包,追随爱情跑去了千里之外的香港。

凭借手中的画笔,王亥很快找到了安身立命之策。他应聘去了一家画廊去临摹作品,一个月就挣了3万块钱。要知道,当时内地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几十百来块。

在77、78这一代知识分子视为“故乡”的1980年代最后一年,王亥根据香港的老照片画了一幅《香港图像》,被时任港督彭定康一眼相中,收藏并挂在了港督办公室里。王亥由此声名大噪,成为香港第一个独立的职业画家,在南丫岛建了个私人画室。

王亥的拿手绝技是画女画,香港的亿万富豪便请他为太太小姐们画肖像。豪车把他接到豪宅,他下午画一会儿,晒个太阳喝个下午茶,丝丝入扣地品味着豪门的生活形态,这也为他后期的设计奠定了某种意义上的基调。

1998年,王亥玩笑似的开了一家私房餐馆。

“我夫人王小琼做得一手好川菜,当时我经常在家里开Party,金庸、蔡澜、倪匡等人都曾到我家中做客,夫人的川菜得到了一致赞赏,他们都说我们可以开餐馆。”

恰巧,有个朋友在中环的酒吧经营不善,邀请王亥夫妻周六过去开一个“川菜Party”。

二人小试牛刀,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仅仅3周过后,接下来一年的周六都被预订了出去。王亥只好加开周五一天,结果又是一年的订单被预订一空。

王亥餐馆里的川菜也和一般的川菜不一样,首先是形式上,完全西餐化。一开始会有汤,然后是凉菜和主菜,最后还有成都的小吃和甜品。

王亥说,刚开始这并不是他们故意设计的,而是只有他的夫人一个人炒菜,忙不过来。

正是这种非故意,如同杜甫的诗句:“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潜移默化地影响了王亥的设计哲学。

今日的崇德里,王亥把这种哲学发挥到了极致。

“新和旧,传统和国际是可以结合的。我要做的餐馆,是在非常国际化的外观下,非常地道的成都味儿。崇德里用的就是David Conti设计的椅子,bulthaup的厨具以及Chipperfield的餐具(即英国建筑大师David Chipperfield 创作的不可思议的‘Tonale’餐具),但吃的就是麻婆豆腐,就是回锅肉。这就是非常不同的体验。”

回头去看,王亥私房餐馆的成功,内核其实正是遵循了文创的一个要点:高度个人化、个性化。

王亥把他的餐馆命名为“作者餐馆”,强调的是作者性。

作者吃多咸你就吃多咸,吃多辣你就吃多辣,他的餐馆经营了15年,没有一个人敢问他们要一碟醋。你要醋,麻烦你去隔壁吃。

“你要吃的就是作者性,作者的味道,要不然你何必来我餐馆吃饭呢?”

王亥说,在这一点上,他是相当原教旨主义,相当主张重回川菜的本味。

这不免让人联想到他曾反复强调过的艺术主张:很多人设计有个误区,总觉得要做很多花样、很多修饰才是设计,其实最好的设计是看不出设计。

川菜在近三十年里,经历了多次所谓的创改,为了投合非川地消费者的口味,各路“改良川菜”此起彼伏,甚嚣尘上。味觉和所有东西都在发生变化,这样的变化中,川菜失去了风味,风味是摸不着看不见的东西,但从文化的本质上讲,唯有它才是要点,才是灵魂。

王亥(资料图,来源于网络)

国际化的两层含义

1998年,王亥做了一年《锵锵三人行》的嘉宾主持。节目中,如果对一件事情抱有足够大的热情和足够多的期待,相比于优点,他更愿意不太温和地提出建议。

20年过去了,他的态度和主张几乎没有发生变化。

换言之,如果你怀揣想听溢美之词的愿望,去跟王亥评委对话,你有很大概率会大失所望。

这位学富五车的设计师,虽年过花甲,依然犀利直率,我行我素。

纵观整个成都创意设计周,王亥最为满意的是金熊猫奖的公平性,他说,这是一个多数人的公平,15人的评委团队,每一个评委都来自不同的背景,他们会带出不同的视野,这样评选出来的作品,也会具备更多的可能性。

这一点足以提升金熊猫创意设计奖的吸引力,能激励更多的人才参与。

但是,如果以全球视野来衡量,成都创意设计周只是很多城市创意设计周之中的一员。有鲜明的特点,也存在巨大的提升空间。

提升空间主要涉及到两个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与城市有关,相对于北上广深,成都的创意设计周首先要努力的是城市品牌,其次是更多的参与性和互动性,有了这两点才有公共性——创意里的重要概念。

第二个问题,是未来发展的方向。王亥认为,成都创意设计周的开放度还需进一步提升,应该向全国开放,向世界开放。

威尼斯、柏林、戛纳电影节向全世界开放,就具备顶级的吸引力。

所以,成都创意周接下来争取的方向,应该逐步去掉它的地方性,在全球主义的语境下,在国际都市的定位下,实现全国化、国际化(视野和格局)的城市活动。

这是第一层含义,第二层含义,国际化与创意产业本身关系甚大。

在这个时代全球一体化的语境中,创意产业最核心的东西就是国际化,就是着眼未来,不能老是强调在地,纠缠过去。

8年前,王亥回到成都,他在做的事情经常是改造旧的空间。

崇德里是百年前的建筑,本身是成都的历史空间,王亥在里面没有用过一张中式家具或者成都民俗家具,全是国际标准,包括六个国际品牌,九个国际大师的作品,没有人能说那不是成都的。

“我用符号学的术语来解释:旧的东西只是能指,而它的所指只能是未来。”

“能指”和“所指”都是索绪尔语言符号学的术语。

索绪尔认为,任何语言符号是由“能指”和“所指”构成的,“能指”指事物它的形,它的色彩,它的声音,“所指”则是藏在背后的东西,即事物的概念或本身。

王亥对此做了详细的解释:

过去已成历史,历史不复存在。时间不可逆,历史也不可逆。

过去是能指物,它的意义已经逝去了。我们不可能把崇德里的原居民搬回来,整的全部是楠木家具,都烧蜂窝煤炉子,炒回锅肉。这就是假古董,假文创,能指和所指没有分裂,它同指一个东西。

把他们结合起来你会发觉,在一个历史概念内,它们是分裂的。非要在古街上弄什么糖油果子,穿汉服,长衫,就是造假,像过家家。茶壶要用长嘴,(做出把壶嘴绕道背后的动作)这样子倒水,成都过去不是这样的,这只是个表演。

过去的生活已经不复存在,人都不复存在了,难道还有生活吗?你不能强行说成都的历史空间里装的是成都的旧生活,当代的成都人全部都是当代生活,有谁还在过非当代呢?谁能说我今天不打电话,我写纸条。

阅读始终是一种在转换

1979年,四川美术学院大二学生王亥,拿到了他的老师梦寐以求而不可得的全国美展二等奖。一时之间,他蜚声艺术圈内外,前后收到了来自全国的3000封信,文艺青年们向他讨论艺术问题、人生问题、社会问题,甚至哲学问题。

王亥毫不吝惜笔墨,洋洋洒洒回了1000封信。

这1000封信,成为了他创作小说的肇始。

他很快就熟练到了信手拈来皆文章的程度。随便给他一个单词,就可以完成一篇小说。他试过7天写7个题材,一招一式皆具风范。

光阴似牛车,爬着格子,一格一格就到了毕业。

王亥干了一件登上《四川日报》的事:不服从毕业分配。

放在今天,你可以理解为运动员拒绝为国参加奥运会。

他成了待业青年,索性回家开起了美术培训班,这让他有大量的时间投入到阅读中去。

从1982到1987,5年时间,王亥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阅读积累。

“阅读太重要了,我是靠阅读出来的。阅读始终是一种在转换。”

就算是天才,没有阅读,也没有今日游刃有余的设计大师。

在王亥眼中,今日的创意产业和创意人口,缺乏的就是阅读。

“他们从经验到经验,从感觉到感觉,却忽略了创意产业的核心是知识。”

从严格意义上讲,创意产业应该叫知识经济下的创意产业,这个才是最标准的称谓。

我们已经进入知识经济时代。最后一个亮点和最后一个产业的转型就是知识经济。

“我周围都是80、90后的创意产业人口,缺乏的就是阅读,因为他们碎片化阅读,他们没有真正进入过博尔赫斯口中的天堂。要不然你生活在地狱里,你自以为是天堂。结果就是你抄我我抄你,这能叫创意吗?”

王亥计划开一家书店,他要用书店的在场,用阅读的仪式感来传播阅读,强调阅读的重要性。(凤凰网四川 端木松)

[责任编辑:王萍]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本网指定法律顾问: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