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洗尽风尘,矿渣之上涅槃重生 ——《从煤矿到文旅,白鹿镇新旧产业的华丽嬗变》系列报道(二)


来源:凤凰网四川综合

十多年前,在成都北部山区有一个镇子,这里矿场林立,机器轰鸣,人们整日穿行在灰尘和矿洞之中,步履沉重。2005年,白鹿镇决定“绿山富民、旅游兴镇”。走进如今的白鹿中法风情小镇,清香浮动,游人如织。

十多年前,在成都北部山区有一个镇子,这里矿场林立,机器轰鸣,人们整日穿行在灰尘和矿洞之中,步履沉重。

2005年,白鹿镇决定“绿山富民、旅游兴镇”。走进如今的白鹿中法风情小镇,清香浮动,游人如织,白色的立柱、彩色的屋瓦、圆拱形的花窗掩映在满眼绿色中。谁能想到,这个名噪一时的煤矿小镇,会从矿渣中洗尽旧日风尘,出落地如此佼佼不群。

空中鸟瞰今日白鹿(白鹿镇政府供图)

“一出来灰头土脸的,只能看到两个眼睛”

“惨得很,想起来那个味道都恼火。”黎清友坐在社区办公室里,回忆起十多年前的工作场景,深深吸了一口气。

黎清友是白鹿场社区工作人员,今年69岁,白鹿没搞旅游前,他就在当地煤矿工作。那个时候,白鹿光小煤窑就有73家,每家有上百人从事生产,而大矿则有上千人。当时在矿井下的工作环境很差,但为了谋生,当地人很少有别的出路。

“平时要穿烂衣服,有的时候进煤矿都崩得稀烂,一出来灰头土脸的,只能看到两个眼睛,”黎清友介绍说,“有的煤矿里面还有暗河、地下水,还要爬过去,裹一身稀泥,工作条件相当地不好。在矿里上班还影响到生命安全,今天进去再出来才算安全,明天不知道又是个什么景象。”

当时白鹿人去矿场工作的路以石子路面为主,汽车一经过便灰尘漫天,人都不大能看到。受污染的不仅仅是空气,当地环保部门虽然明令禁止煤矿的污水排入自然河道,但总有人阳奉阴违,白鹿河本来清澈的河水变成了黑水,连岸边的石头都被染了色。

2008年以前,白鹿镇一个家庭的年收入大概只有4000元。除了一部分人在矿场工作外,当地还种植了玉米、土豆、茶叶以及药材。为了增加收入,当地实行“以路带市”的策略,老百姓在马路上向过往车辆兜售农副产品,但收效甚微。

位于白鹿镇东缘的塘坝村现有323户,819口人。发展旅游前,全村有近百人在矿区工作。“富的只是一小部分人,老百姓并没有挣到什么钱。”塘坝村支部书记钟立兴介绍道,“在2000年以前我们村是没有马路的,全部是小路,农副产品进出都要靠肩挑背扛。”

产业转型前的白鹿(白鹿镇政府供图)

“为什么不打造一个‘中法风情小镇’呢”

2005年高天成就任白鹿镇党委书记,当他提出“绿山富民、旅游兴镇”的设想时,煤矿的小老板们不乐意了,黎清友在内的当地人也有些抵触。

“当时交通又不好,游客很难想到我们这儿,旅游前景不明朗。还有就是房子修成以后的维护成本也很高,做起来不是那么容易的。”

面对这样的反应,高天成和当地政府班子开始琢磨这条路该怎么走下去。

“一开始政府选了很多方向,”黎清友回忆道,“本来计划打造一个明清风格的小镇,可是想到这种风格的小镇全国多得很,我们不占优势,这条路走不通。”

那年,一个美国小伙子来到镇上寻根,原因是几十年前自己的祖父辈曾在白鹿山顶居住,这给白鹿镇的旅游设想打开了新格局。“为什么不借助在法国有一定知名度的白鹿上书院这批老建筑,打造一个‘中法风情小镇’呢?”

2007年,国家开展矿井整顿,下令关停年产3万吨以下的小煤窑,白鹿镇迎来了关键的转机。政府先是一口气关闭了12家小煤窑,按比例补偿了其损失。一些小老板在煤矿关停之后去了外地经营生意,有的到了广元,更多的去了贵州。

虽然白鹿镇的旅游设想找到了方向,但推进的时候还是困难重重。一是缺乏资金,二是老百姓接受度很低,开始的时候就在房子的拆迁赔付上起了一些争执。

“拆迁的时候,因为地理位置要变动,很多人不情愿,”钟立兴回忆道,“尤其是原来靠街的居民,按规划可能要挪到离街远一点的地方,肯定就不乐意了。”

为了让当地百姓少吃亏,也让人们看到信心,高天成率领政府班子挨家挨户去动员说服,描绘前景。有的村民白天不在家,要晚上再去,可是去了也不同意。“‘对,高书记你说的很对,我支持’,但一到行动,就上不来了。”钟立兴苦笑着说。

“旅游兴镇”的设想,在人们的质疑声中艰难推进着。

白鹿镇领报修院,由法国传教士洪广化主持修建(白鹿镇政府供图)

“灾后重建,让白鹿旅游走上了正轨”

拆迁的问题还未解决,“5·12”大地震便不期而至。

地震过后,白鹿镇95%的主体建筑都成了危房。塘坝村因为所在地区特殊的地质构造和沉积岩的缓冲,受损不是很严重。“当时我们先组织老百姓把棚子搭起来,全村人把能拿出来的粮食都集中起来,”钟立兴介绍道,“我们全村有12个队,用了两天时间,百姓基本上都安顿下来了。”

虽然百姓是暂时安顿下来了,可是当时的救灾任务仍然很艰巨。政府救灾人员要分发物资,还要组织灾后重建,同时得保障人民的生活质量。

灾后重建的第一步是排危,评估房子的受灾程度,所有存在隐患的房子都要拆掉。当时高天成和领导班子基本上天天都在街上指挥,三更半夜都要去挨家挨户查看。

“因为基层要面对的是众多的老百姓,拆迁赔付要签协议。村民有的决定不拆啦,有的要求把事情说清楚啦,政府遇到的压力不小。”黎清友介绍道,“有时候一个位置平方置换不够还要其它地方补上,比如原来有一户总共有5间房子,拆迁后一个位置只能换3间,需要在别的地方再补2间,这户人家就不干了,只能东说西说做思想工作,后来又赔了两万多块钱才同意。这种情况实在太多了,都是政府班子夜以继日解决的。”

拆迁完成后面临的另一个难题就是建渣的处理。镇政府派人考察了很多地方,最后找到了两个倒渣的地方。其中一个在离镇子7、8公里的山坳里,选这里是为了方便倒渣之后填埋和还耕。“09年下半年开始处理建渣,面临的困难一个是开山,另一个是路道不便,当时还是水泥路,质量又不好,但后来都被一个个解决了。”

倒渣的问题解决了,下一步便是小镇的具体规划和重建。在拆迁阶段,中法风情小镇的基本规模就已经在政府班子心里形成了,街道该怎么修,房址要怎么变动,都已经有了谱,于是重建工作开始有条不紊地进行。

2011年,中法风情小镇正式落成。“建成的时候来了好多人,后来一年比一年好。我记得2012年春节的时候,人多到挤都挤不过来。当时百姓想,领导人确实眼光好,灾后重建,让白鹿旅游走上了正轨。”黎清友回忆道。

白鹿镇街道重建现场(白鹿镇政府供图)

“斯琴高娃都帮我们宣传过”

白鹿的生态和气候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这里山清水秀、空气清新,森林覆盖率达90%,是国家级生态乡镇、四川省省级森林公园。“到我们这里避暑的人很多,作为一个山区小镇,尤其是在煤矿关了以后,污染很小。”

白鹿山势比较平缓,“5·12”大地震引起的山体灾害对这里的影响不大,没有出现大的山体滑坡,自然景观也没受到什么影响,相比其它受灾严重的地区,白鹿的安全系数很高。

此外,白鹿离成都只有一个多小时车程,离彭州市区也仅仅30公里。震后重建中,白鹿的交通建设有了很大改善。以前从彭州到白鹿全程都是水泥路,而且坑坑洼洼,颠簸不已,现在都已经被宽敞的柏油马路代替,这也很大程度上方便了成都和彭州市民前来观光。

“我们塘坝村有喀斯特地貌,山峰很美,视野也好,能看到川西平原。目前我们正在搞山地旅游,配合白鹿镇的整体旅游发展。”钟立兴介绍道。

近几年,塘坝村的不少村民搞起了农家乐,利用灾后重建的空房子来搞旅游接待。每年7月至9月,来村子里小住的人不少,吃点野味,避暑养生。

中法风情小镇刚建好的时候,中央电视台和成都电视台都来做了报道。此外,景区经常会搞一些民俗演艺活动,像是锅庄舞、旱船游街。“这几年镇子也在电视上做过推广,斯琴高娃都帮我们宣传过。”黎清友说。

白鹿民俗表演——旱船游街(白鹿镇政府供图)

“发展旅游,让生活至少提前了50年”

目前的白鹿镇,街道宽敞平整,居民小区窗明几净。“我们现在绿化非常好,环卫也做得棒,我个人认为,我们白鹿镇的卫生比很多大城市都搞得好,哪怕下雨天打光脚板都沾不到泥巴,”黎清友介绍说,“不管是自建的集中小区,还是政府出钱修的安置房,一进去都是干干净净的。”

收入方面,白鹿居民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我家来说,我们全家以前都在矿上工作,又危险又累,收入又低。现在把房子租出去,自己再做点别的工作,一年有四万块钱的收入,吃都吃不完,所以还有一些小的存款,何乐而不为呢?”黎清友说,“还有人家自己开农家乐的,一年要纯收入四到五万,以前打工怎么能挣到这么多呢?旅游搞好了以后,原来去外地做生意的人又回来了,开了鹿鸣山庄、康文山庄这些大型的农家乐。”

发展旅游之后,很多白鹿人的思维也发生了不小的转变。以前经济状况不好,相互之间会因为一点小事斤斤计较。现在白鹿人的钱包鼓起来了,懂得分享,也敢于投资。

“现在镇上出台新举措,我们都很支持。我们广大群众认为,灾后重建和发展旅游,让我们的生活至少提前了50年。”黎清友望了一眼窗外络绎不绝的游人,回过头来笑着说。(凤凰网四川 杨军)

(凤凰网四川综合 杨军)

[责任编辑:王萍]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本网指定法律顾问: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