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踏浪者 | 郭昌平:一位老甘孜人眼中的川西高原巨变之路


来源:凤凰网四川综合

郭昌平欣慰地看到,家乡的发展正朝着越来越正确的道路前行。

郭昌平,原四川省甘孜州政协副主席,原甘孜州委宣传部副部长,杨慧摄

9月的甘孜州,比平原地区的秋天来得早一些,层林尽染,秋光瑟瑟。在情歌之乡康定市区的一间茶室,笔者见到了郭昌平,他的声音洪亮饱满,就像穿城而过的康定河般哗哗作响。透过茶室望向窗外,是一片茫茫的青翠大山,奢侈如梦境。

郭昌平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天赐的后花园里,他是土生土长的甘孜人。六十多年的漫长岁月里,他的人生轨迹伴随着甘孜州的发展历程,他是传奇的老三届,他经受过知青下乡的历练,他当过小学教师,而后又在1978年踏上仕途……

在甘孜州委宣传部工作的18年里,郭昌平一度身兼四川日报社驻甘孜州站长和甘孜日报社总编辑,他走遍了全州,用笔和镜头记录甘孜州改革开放的历史画卷。在主持编纂《当代甘孜》的时候,郭昌平系统回顾了甘孜州的发展,他深感改革开放给了甘孜州人民第一次坐下来研究州情、寻求出路的机会。

甘孜州的改革之路并非一般风顺,经历了改革初期伐木采矿的粗放发展,到一声禁伐令下的涅槃重生,再到后来旅游兴起的生态之路,郭昌平欣慰地看到,家乡的发展正朝着越来越正确的道路前行。

特殊的高原环境

高原地区的发展相较内地要更加缓慢。1981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高原地区,甘孜县委抽调郭昌平等人下乡去推广土地年产承包政策。当时,郭昌平被分配到了甘孜绒巴岔区来马乡,担任下乡工作组秘书,带着一帮年轻人去到田间地头给老乡们宣传土地承包政策、划分土地。

然而,郭昌平发现,面对年产承包、土地划分到户的大好政策,当地老百姓积极性却不高。曾经一些在人民公社时期的先进社乡、生产队,从干部到群众,甚至产生抵触情绪,不愿意解散公社。

“高原跟其他地区有一个本质区别,高原地区人少地多,人们并不稀罕土地,对土地的热情不高。”郭昌平解释道,“更重要的是,甘孜高原地区有一个特殊的发展过程,跟内地汉族地区不尽相同。”

高原地区是一步跨千年。解放前,高原的土地一直属于农奴主、土司头人,老百姓只是当奴隶。1950年,解放军进驻,解放了这片地区,虽然政治上解放了,当地百姓的经济依然依附于土司头人。直到后来的一系列改革,当地老百姓才真正得以解放,有了自己的土地。

“土地分给老百姓不到一年后,就紧接着开始推初级社,然后又是成立高级社、成立人民公社,所以他们对土地的利益认识不深。”郭昌平补充到,“人们形成了惯性,对集体经营这种模式非常依赖。”

为了让老百姓接受土地承包责任制,郭昌平和同事们颇费了一番心思,“我们更多地去强调这是党要求我们这样做,这样做是好的,通过这样的方式把宣传组的作用发挥出来。”

通过挨家挨户地宣传,郭昌平完成了推广年产承包、划分土地的任务。仅仅一年之后,老百姓就发现自己比在人民公社时期收获得多,改革的脚步从此滚滚向前。

稻城40年巨变,图片源于网络

改革开放的馈赠

郭昌平最大的感受是,步入改革开放的大道后,甘孜州的经济才真正开始起步。“改革开放前,甘孜州一直没有把心思用在经济建设上。”

1992年,四川省委牵头各地编写当代史,郭昌平主持编纂了《当代甘孜》,参与了整本书的编写及审稿、出版。在这部浓缩的甘孜史中,郭昌平系统地回顾了过去,感受特别深刻:“甘孜为什么过去如此贫穷?甘孜为什么在四川的各个市州里面处于落后的地位?”

改革开放之后,甘孜州委才第一次有机会坐下来研究州情,提出了甘孜州经济建设的一些发展战略。从事党政工作数年,郭昌平坦率地表示,甘孜州的发展思路曾经也经历过曲折迂回,但随着逐渐摸索,甘孜州的发展战略也越来越清晰。

探索:坐吃山空路何在?

郭昌平认为,从改革开放发展到现在,甘孜州的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从1980年开始的十几年时间,郭昌平称之为探索期,“当时是为了把经济尽快搞上去,一种相对盲目性的开发阶段。”

改革开放突然来到,面对如何发展经济的课题,毫无头绪的甘孜州一度为了抓经济而比较盲目地行进。开采众多丰富的自然资源,成为了甘孜州发展经济的选择。甘孜州曾经提出过石头、水头、木头经济建设,“木头就是森工,砍伐树木,石头是矿山开采和花岗石开采,水头是水电开发,甘孜甚至提出过以黄金开采为龙头的矿山开发。”

郭昌平认为,针对当时的情况,这些选择可能是正确的。国家的经济、财政政策不断调整,分灶吃饭又意味着甘孜州少了国家财政的支持,为了尽快把经济搞上去,甘孜州只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甘孜州只能尽量多砍伐天然林,开矿山。

大规模的开采,不可避免地造成山上的天然林毁林和植被的破坏。损坏生态的代价是惨重的。1995年,康定市发生了一次百年不遇的大洪灾,灾害造成了巨大的损失,甘孜州开始反思:伐木采石、不顾生态的发展方法是否能行得通?

转型:禁伐令下涅槃重生

而在1998年,长江也发生了特大洪灾,从国家层面到州层面,几乎是不约而同地走到了一个岔路口。“中央和甘孜州都在考虑这个问题”,就在那一年,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提出禁伐天然林,而这一声令下成为了甘孜州经济盲目建设的转折点。

在禁伐令出台前的90年代后期,甘孜州的财政收入一年约有一个多亿,在当时是一个巨大的数额。禁伐令出台后,对甘孜州无异于当头一棒,甘孜州的财政从一个多亿立马跌至5000多万,缩水一大半。郭昌平掰着手指头说到:“特别是有些依靠伐木创收的林业大县,经济一下就垮了,比如道孚县,连党委政府部门的电话费都无力缴纳。”

天然林禁伐断了甘孜州的后路,经过扼腕断臂的阵痛,甘孜州委和州政府才静下心来考虑,甘孜州经济应该向何处去?

水电开发,属于清洁能源开发,成为了当时甘孜州转型重点发展的方向。甘孜州水流湖泊众多,水力资源丰富,流经州内的雅砻江、金沙江、大渡河,都是长江干流。每一年,甘孜州的水电装机容量都在不断地加大,甘孜州成为了四川省西电东送的重要基地。21世纪初的十年间,甘孜全州各地都兴起了修建水力发电厂的热潮。大兴水利为甘孜州的转型发展赢得了第一桶金。

除了水力资源建设,甘孜州也开始大力建设交通基础设施、发展生态农牧业、开发旅游资源。“经历了天然林禁伐的冲击,甘孜州才对州情有了更成熟更理性的认知,提出了切合实际的发展之路。”郭昌平轻轻敲了敲桌子。

圣洁甘孜,图片源于网络

发展:生态保护高于开发

水利开发带来的丰厚回报,一度导致甘孜部分地区出现跑水圈地的苗头。在新的发展理念下,甘孜州对于水电开发也有了限制,要求有计划、有限度地进行。

“近十年来,特别是十八大以来,国家对生态环保愈发重视,甘孜州作为长江上游的生态屏障,就像人的肺部一样。甘孜州的发展战略在第二阶段进一步提升了,生态建设有了更细致的发展思路。”

郭昌平认为,大力开发旅游是甘孜州近年发展的重要趋势,“甘孜州是一个重点贫困地区,虽然国家对本地区的投入加大,但甘孜州也需要提升自身经济和老百姓的福祉。”在郭昌平看来,旅游可以起到富民的作用,甘孜州需要保护好独有的生态旅游资源,不再进行破坏生态的行为。

上世纪90年代,郭昌平曾经因为出差从甘孜往返成都,一路上,他看到源源不断的大货车,装满了从甘孜山上砍下的木头,一辆接一辆运往全国各地。后来郭昌平去阿坝考察,发现阿坝那时候已经开始转型发展旅游业。

郭昌平看到阿坝的大客车上装满全国各地的游客,热火朝天地去到九寨沟和黄龙。而甘孜那时候还没有打造出一个有名气的景点。“两条道路的差别太大了!”郭昌平心里想着,“有一天,甘孜可以像阿坝那样,路上看到的不是一车一车的木头,而是一车一车的游客,该有多好。”

而现在,甘孜州的发展已经实现了他的心愿,“再也看不到拉木头的车了”。318中国最美景观大道名声在外,一路都是自驾游、骑行、徒步的游客,甘孜旅游业的兴旺让郭昌平激情万分。

郭昌平提到,318国道的火热和甘孜州开始大抓旅游有关,“如果甘孜州的理念没有转变,318是火不起来的。”相较前一个发展阶段,甘孜州近些年的发展战略更加精准和清晰,经济也提升得更快。

郭昌平的心愿

对于甘孜州未来的发展,郭昌平非常有信心。“甘孜州现在的发展道路是正确的,生态发展是第一要义,生态保护高于开发。”

郭昌平希望,未来甘孜文化可以得到更深入的挖掘。他深深地为甘孜的民族文化着迷。“甘孜的经济指标和四川省其他一些市州相比没有优势,但甘孜民族文化的任何一项,不管是放在全省、全国,甚至国际上,都不输。”

圣洁甘孜,这颗川西高原上的明珠,也理应在未来绽放出更璀璨的光彩。(凤凰网四川 杨慧)

附:人物档案

郭昌平,原四川省甘孜州政协副主席,原甘孜州委宣传部副部长,原四川日报社驻甘孜州站长,原甘孜日报社党委书记、总编辑。

[责任编辑:杨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本网指定法律顾问: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