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踏浪者丨陈川:音乐要反映时代呼声


来源:凤凰网四川综合

自动播放

由经典民歌《康定情歌》改编的轻摇滚歌曲《康定溜溜城》,被民族歌唱家容中尔甲唱得家喻户晓。这首改编民歌的作者正是著名作曲家、被称为“西部民族组合之父”的陈川。

由经典民歌《康定情歌》改编的轻摇滚歌曲《康定溜溜城》,被民族歌唱家容中尔甲唱得家喻户晓。这首改编民歌的作者正是著名作曲家、被称为“西部民族组合之父”的陈川。

年近73岁的陈川声音洪亮,他的微信名叫“西部吼声-陈川”。“西部”具有地域指向,“吼”则代表着一种精气神儿,人的性格热情洋溢,音乐亦呈现出呐喊、奔放的气质。

激情洋溢的陈川培养出来的歌手也都充满热情。陈川说,西部吼声代表了他的全部——性格、作品以及学生们的艺术风格。

山歌、号子、花灯

人生的音乐启蒙在山区

高亢的山歌、赤水河的号子、古蔺的花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也孕育了一方音乐。童年家乡风土人情的熏陶,成了陈川对民族音乐热爱的触发点。

1945年,陈川出生在成都,由于母亲在古蔺教书,他就跟随母亲去古蔺生活。古蔺县,是盛产郎酒的地方,那里的山歌和赤水河的号子,深深印在陈川的脑海中。“最有特点的还是古蔺的花灯,小时候生活在这种环境中,经常去看花灯演出,像电影歌曲《九九艳阳天》和一些山歌号子自己很快就能记住。”参加工作后,陈川对古蔺花灯、赤水河的号子越发怀念。

自然环境的熏陶加上先天敏锐的捕捉力,音乐的种子已经在陈川心里发芽,而在大凉山工作的三年里,让陈川接触到了彝族达体舞,并逐渐确立了今后的音乐创作方向。

1964年,18岁的陈川第一次参加工作,目的地在西昌。60年代,大凉山地区的条件十分落后,交通闭塞,陈川一行人从宜宾启程,途经新市镇,千辛万苦终到大凉山。尽管环境恶劣,但彝族音乐对陈川的影响很深。

当时,陈川还没有用民族音乐的概念去定义他所接触到的这些彝族歌舞,只是凭着一种本能爱上了这种音乐形态。

入伍后当上了文艺兵

正式踏上了文艺事业道路

1968年,陈川在西昌工作的时候,原总字122部队文工队招收文艺兵,碰巧陈川会拉手风琴,就这样机缘巧合,他进入部队文工队。

当时文工队大概有60多人,有的是从西安音乐学院和二炮文工团下调来的骨干演员。这些演员都是院校出身,专业性很强,在他们的感染下,陈川对音乐的认识开始系统化了。从演奏歌曲到创作歌曲,他开始了真正的音乐创作流程。

在文工队,陈川经常下连队演出,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他能很快将部队里的一些好人好事写成歌曲,这些歌曲在文化生活贫乏的文革时期给战士带来了欢乐,也体现了文艺的重要性。

早年在山区工作生活的磨练让陈川能够适应部队的艰苦生活。他跟着部队来到云南建水以及红河一带,接触到了更多少数民族同胞,对少数民族的情感也浸入到陈川的血液中。自身的音乐天赋再加上部队专业知识的熏陶,他正式走上了文艺事业的道路。

复员回成都

如何化解劳动生产与艺术创作冲突

1971年,陈川复员回成都。在当时的大环境下,工人阶级是比较受推崇的。“就想着要去工厂搞建设,然后去了筑路机械厂。真正到了工厂,就体会到工人阶级的自主感”。

在忙碌的生产劳作间隙,陈川还参加了四川省交通厅组织的活动,把工人组织起来排练样板戏。音乐爱好虽没有丢下,但是又要生产又要创作又要带人排练,这就产生了冲突。当时的陈川一心想要离创作近一点,没过多久,他离开工厂,来到四川音乐学院教务处工作。

对于陈川来说,这又是一个机会。学校的气氛与工厂完全不同,彼时的四川音乐学院教务处专门成立了一个创作办公室,负责学院的音乐创作,还办了一个名叫《创作歌曲》的油印刊物。在四川音乐学院创作办公室工作期间,陈川经常下乡劳动,和下乡的老师们打成一片;此外,学院还安排他脱产进修,有机会系统学习了作曲“四大件”:和声、复调、曲式、配器法,专业技能又上了一个台阶。

陈川在中国音乐学院求学照(图由受访者提供)

进京赶考

被中国音乐界“黄埔军校”录取

离开四川音乐学院那一年,陈川去参加了一个全国性的考试。当时北方的考区设在中央音乐学院,南方的考区设在四川音乐学院,只招收很少人,当时四川有123人参加考试,虽然最后名列榜首,陈川最终落榜了。但这并不代表过去所有努力都荒废了,陈川在出版社做了一段时间音乐编辑后,正逢中国音乐学院招人。陈川抓住机会报名,二个月后,他收到中国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陈川曾经这样总结那段经历:“这么多年,从一张白纸到高等院校学习;从在大山工作、参军到地方再到音乐学院,一路风吹雨打,凭的就是去不断尝试,不怕苦的劲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艺术事业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用心投入几个月就能看到回报的,陈川身上有那个年代人的韧劲,这种韧劲推动着他抓住一切机会提升技艺。

陈川和他的弟子们(图由受访者提供)

七次提出辞职要到农村去

53岁开始打造民族组合

从中国音乐学院毕业以后,陈川回到了成都,在四川文艺出版社工作,担任办公室主任兼发行科科长一职。一边工作,一边创作,陈川越发觉得在院校学的音乐知识和实践运作脱节,他产生了一个念头,辞去职务,到农村去,到藏、羌、彝老百姓生活的地方去。

“音乐是为大众服务的,写歌要接触老百姓;你写歌肯定要到当地去,到实践中去,贴进老百姓的生活”,抱着这种想法,陈川在写了7次辞职报告后,终于在53岁那年,经领导同意不当总编辑,开始一心创作民族音乐和打造民族音乐组合。最先走进大众视野的就是“哈拉玛”组合。陈川为这个组合量身创作和改编了《美丽的哈拉玛》《共产党来了苦变甜》《洗衣歌》等多首脍炙人口的歌曲。2004年,仅仅数月间,“哈拉玛”如神话般地在国内乐坛崛起,成了陈川打造民族组合的金字招牌。

陈川展示由自己主编的《中国传统民歌歌典》(龚兰兰摄)

音乐有时代印记

他亲历了四十年巨变

艺术源于生活,艺术也能反映生活。从陈川的人生经历来看,不难发现他的音乐之路带着浓郁的时代色彩,回忆起改革开放前的生涯,陈川坦言:“搞创作的肯定要跟着时代走。在改革开放以前,中国文艺工作者的创作环境是脱离不了政治影响的;在那种环境下他们已经习惯了跟着领导走,思想已经很麻木了,写什么东西不是由自己决定的了,时代的局限性,大多数人在当时的环境下是超脱不了的”。

1979年10月30日,在全国文艺工作者会议上,邓小平对“文艺服从政治、文艺从属政治”的提法进行了纠正。中国改革开放,以小见大,文艺创作的环境也从上至下,悄然发生变化,陈川对这一点也是深有感触。

四十年前文艺工作者的创作环境摆脱不了政治的影响,四十年后创作已经进入到相对自由的状态。“改革开放,邓小平作为总设计师在深圳画了一圈,同时也给全国的形势画了一个圈。改革开放是中国文艺创作的起点,也让文艺工作者感到前所未有的心情舒畅。”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改革开放让中国国内呈现出“万类霜天竞自由”的现象,人们的思想也得到了解放。陈川是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同时也是受益者:“40年,你要打造你想要的东西,你要培养人才,走出自己想要的路,40年的时间是足够的了;没有好的环境是不行的,改革开放前我们的创作就是东一下,西一下的。改革开放以后,对文艺工作是比较鼓励的,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稳定的创作环境”。

陈川与尔苏萨巴王志全合影(图由受访者提供)

老有所乐 老有所为

今后继续走特色民族音乐市场化道路

有人认为民族音乐的发展要从自己的风格出发大胆创新;有人则认为民族音乐首先是要保留原始的东西,然后是每个作曲家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发展,去创造,既要传承又要创新。

在长期与少数民族接触中,陈川对民族音乐的发展理念不同于学院派,他更倾向于在实践中去探索民族音乐发展道路:“深入生活,才能产生经典的民族音乐。从原生态到理论知识,中国民族音乐要弘扬民族文化,必须要到农村和百姓中去,民族音乐的发展是很自然的,不管从哪个角度,作曲家也是建立在自己本土的民歌之上的;就拿国外的一些作曲家来说,他们的成名曲也比较有自己国家的特色在里面。”

搞民族音乐创作不仅要有坚定的决心和毅力,当然也要有远见。

2016年,我国出台了西部大开发重大文化战略——藏羌彝文化产业走廊建设项目,其重点在于文化的挖掘、整理、保护与利用。该项目对少数民族文化的保护与传承无疑具有深远意义。实际上,藏羌彝一直是陈川的重点创作方向。陈川说,自己的创作是和中央提出的方向是一致的,并且在多年前就开始关注“藏羌彝”文化,今后他还要走下去,创作更好的作品,培养更好得人才。“不管成都怎么抓音乐产业,在四川搞音乐都离不了民族音乐,我一生都在搞民族音乐。这个路不是我这一代能完成的,需要很多代人一起完成。”

他对民族音乐今后的市场运作也有清晰的认识,都说作家的根本任务是创作,作品是作家的立命之本,陈川则加了一条“市场的运作是作家的生命”:“通过市场运作,能改变民族音乐的生存环境。”陈川坦言,要根据歌手的特点和性格去写歌,这样打造出来的歌手才比较容易成功。创作歌曲必须要去钻研,通过实践写出群众喜欢的作品,这就是我的当下。”

73岁对于陈川来说还不是悠闲养生的阶段,而是一个创作的高峰期。

这种热情和不疲倦的状态,正是来源于他对生活的热爱和对音乐孜孜不倦的追求。未来,他将在民族音乐的道路上坚定而又快乐地走下去,持续发出“西部吼声”。(凤凰网四川综合 龚兰兰)

[责任编辑:龚兰兰]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陈川带领弟子“马尔康姑娘”组合试唱《情歌的故乡》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80907/11/wemedia/f4161297705915f2c102d453ef433b98acaa4bf7_size428_w640_h360.png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本网指定法律顾问: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