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唐诗里的成都生活之初唐四杰在成都


来源:成都晚报

成都是骆宾王最为理想的隐逸之地。他下落不明之后,武则天曾发过一道密旨:要求进行全国搜寻,务必对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成都是骆宾王最为理想的隐逸之地。他下落不明之后,武则天曾发过一道密旨:要求进行全国搜寻,务必对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然而,这骆宾王却硬是像人间蒸发一样,从天地间逃遁得无影无踪。据说,当确信再也找不到骆宾王之后,武则天终于下令停止寻找。然而当密令甫发,她却又眉头紧锁,一连数日郁郁寡欢,好像失去了什么心爱之物一样。

她是由衷佩服骆宾王的才情的。那一篇《讨武氏檄文》,短短四百余字,其风格高标,其警句峻峭,其气势如山奔如浪摧,千载之后读来,依然可以让人盛夏出冷汗,严冬生热力!传说,当时武则天正犯了风寒卧病在床,当她听到“入门见嫉,蛾眉不肯让人;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一句时,不禁哑然失笑,病好了三分,连称妙笔;当听到“言犹在耳,忠岂忘心,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时,顿时从病榻上一跃而起,从近侍手中夺过全文,拍案称赏:“宰相安能失此人!”然而,这篇经典檄文传出后不到两个月,李敬业的十几万大军就灰飞烟灭了。随之,骆宾王的背影也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

他到底消失到哪里去了呢?有人说,被杀。《旧唐书·骆宾王传》和《资治通鉴》,都持此说。逃亡。郄云卿《骆宾王文集序》,《新唐书·骆宾王传》,说他兵败逃亡。投水而死。张鷟《朝野金载》卷一,说:“宾王后与敬业兴兵扬州,大败,投江水而死。”灵隐寺为僧说,事出唐人孟索《本事诗》。李敬业扬州兵败若干年后,诗人宋之问贬职江南,夜游灵隐寺,但见月光如水,夜景寂寥。便作诗云:“鹰岭郁岹峣,龙宫锁寂寥。”然而诗到这里便卡壳了,任凭宋之问如何反复吟诵,后联就是续不上来。这时室内有一老和尚,在禅床打坐,见室外宋之问行吟甚苦,在室内朗声吟道:“楼观沧海日,门听浙江潮。”宋之问一听大喜,于是全诗缀成。次日一早,宋之问再去拜访,老和尚已不见踪影。询问寺僧,这才得知,原来续诗者竟是大名鼎鼎的骆宾王。这当然是人们的善良幻想。实际上,依照骆宾王那以一身侠骨、满腹正气自许的性格,他如战死则罢,不死,也当作一名陶渊明那样的隐士:不为五斗米折腰!

如果骆宾王没死而隐了起来,他要选择自己的隐居之地,锦城以西的浣花溪畔一定是他心目中的首选。因为,他曾在那里冒雨寻觅自己喜爱的菊花,并留下了吟咏成都菊花的千古名篇《冒雨寻菊序》:

白帝徂秋,黄金胜友。

辞尘成契,冒雨相邀。

问凉燠则鸿雁在天,

叙交游则芝兰满室。

砌花舒菊,还同载酒之园;

岸叶低松,直枕维舟之浦。

参差远岫,断云将野鹤俱飞;

滴沥空庭,竹响共雨声相乱。

仰折巾於书阁,行见飘麰;

挹雅步於琴台,坐闻流水。

字中科斗,竞落文河;

笔下蛟龙,争投学海。

珠帘映水,风生曳露之涛;

锦石封泥,苔湿印龟之岸。

泛兰英於户牖,座接鸡谈;

下木叶於中池,厨烹野雁。

坠白花於湿桂,

落紫蒂於疏藤。

虽物序足悲,而人风可爱。

留姓名於金谷,不谢季伦;

混心迹於玉山,无惭叔夜。

那是公元673年秋的事了,35岁的他继卢照龄、王勃之后游历四川,尽情畅游秀美的峨眉山风光、诸葛亮的八阵图遗址、李冰父子的都江堰,以及司马相如的琴台卓文君的酒肆……(成都晚报  杨虎)

[责任编辑:龚兰兰]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本网指定法律顾问: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