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踏浪者丨马绍惠:好电影需要平衡娱乐、商业与教化


来源:凤凰网四川综合

现在中国的类型片还没有完全形成,我期待那一天。

人物档案:马绍惠,陕西省榆林市绥德县人,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国家一级导演、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员、四川电影家协会理事、四川省艺术类专业考试委员会委员、四川音乐学院国际演艺学院影视编导系主任。

马绍惠,杨慧摄

在四川音乐学院编导系五楼的教室,我们第一次见到了马绍惠。这位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国家一级导演,同时也是川音影视编导系的系主任,正在给学生们讲课。台上的他声音洪亮,语调抑扬顿挫,讲到动情处不时配合以强有力的手势,略微灰白的头发在白炽灯下闪闪发光,丝毫看不出来是一位七十七岁的老人。

马绍惠亲历了国营制片厂的黄金时代,也见证了民间影视制作公司的崛起。他的事业轨迹伴随着改革开放的脚步,从一线导演到高校教师,直至今日,他依然在为电影事业贡献余热。

浮沉影海四十年

儿时的马绍惠已经展现出文艺方面的天赋,从初中到高中,他一直是学校文工队的成员。高考那年,马绍惠本来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专业,结果老师嫌他个头太矮,于是他转报了导演专业,从此结缘电影事业。

“当年报考北京电影学院、上海戏剧学院的考生将近有3000名,结果只录取了19人,我是幸运的。”在那个年代,北京电影学院全院师生加起来都只有500余人。“当时电影学院导演系实行淘汰制,一年学习结束后,就要淘汰三个。”严厉的制度,使得马绍惠那个年代的学生功底非常扎实。

然而,1966年,马绍惠刚刚大学毕业就遇上了文革,直到三年后,29岁的马绍惠才被分配到了四川峨眉电影制片厂。

峨影厂成立于1959年,是四川的第一家电影制片厂,资料图

峨影厂是中国电影史上的一支生力军,在当时,它和珠江电影制片厂、西安电影制片厂等六七个制片厂被称作二哥厂。文革结束后,峨影厂恢复生机,也就在那一年,马绍惠当上了副导演。“在当时一般需要拍摄三部才能转正”,马绍惠介绍到,他拍摄了两部片子之后就转为了正式导演。

马绍惠拍摄的第一部电影《迟到的春天》,资料图

马绍惠对自己拍摄的第一部片子记忆犹新,他和老同学太纲合作拍摄了《迟到的春天》,这部反思文革的片子于1981年上映,获得了当年的青年电影导演奖和十大最佳影片奖。1985—1986年间,马绍惠拍摄了一部老年题材的电影,叫做《生活马拉松》,当时,中国社会刚刚兴起老年学校。这些带着历史痕迹的影片在当年均直接反映了时代的变化。

电影版《来的都是客》,云集了当时的人气明星,资料图

上世纪90年代初,马绍惠执导的《来的都是客》收获了不菲的票房。尤其是演员阵容强大,包括了赵本山、巩汉林、句号等当红明星,该片掀起了中国电影市场早期的明星流量效应,成为马绍惠脍炙人口的代表作。后来,赵本山的赵家班也拍摄了一部电视剧版的《来的都是客》。

在这之后,商业类型片题材也进入了马绍惠的视野,他先后执导了《一九四二年雾都大曝光》、《秘密大追杀》等侦探悬疑类型片。2002年,恰逢中国电影市场改制前夕,马绍惠拍摄了他的最后一部电影《秘密大追杀》,这部电影请来了当时很红的申军谊。

而后,民间资本兴起,国营制片厂开始没落,峨影厂陷入了无片可拍的境地。与此同时,民间艺术学院的办学风潮也蔚然成风,包括马绍惠在内的峨影厂的一些电影人因此纷纷转型从事教学工作。(文:杨慧)

最后的黄金岁月

在峨影厂的漫长岁月里,马绍惠见证了我国电影行业的计划经济时代。“那时候国家总包干,峨眉电影制片厂和其他国营制片厂一样,每年的经费根据拍片数量,由国家统一拨款,实报实销。也就是说,不管电影的实际票房是多少,国家统一分配拍摄经费。”

马绍惠拍摄的《来的都是客》在豆瓣上评分颇高,资料图

那个年代,整个拍摄流程和人员都是通过筛选和建议推荐,由体制内的制片厂、文学部、厂办、厂艺委会、厂长等层层指定。选定之后,电影的拍摄制作实行双层领导,向四川省委宣传部呈报题材,再给到北京电影局、文化部电影局。电影局按照全国电影拍摄计划的题材比例进行分配,“儿童片、农村片、民族片、军事题材片、历史片属于必须分配的题材类型,剩下的份额再留给其他题材去分配。”马绍惠介绍道。

以峨眉电影制片厂为例,彼时该厂一年拍摄差不多10到11部电影,大约一半的题材属于指定类型,剩余的可以自行发挥。这种计划经济式的拍片方式从建国初期开始一直持续了四十多年,直到2003年中国电影改制,局面才得以改变。

2003年,中国电影开启了前所未有的产业化改革。不论出身,企业必须在平等的市场环境中竞争。过去,电影的生产资料是国家的,牌照是国家的,民间资本、社会资本是不能介入的。产业化改革后,国有企业失去了对资源的专属占有权,中国电影市场迎来了民营资本发展的春天。

电影市场化的春天

“我们习惯把2003年改制之后的中国电影市场称作‘单片计算时代’,电影行业的改革开放,就是把电影推向市场。”说到这里,马绍惠情不自禁地敲了敲桌面。从这一年起,国家电影局及相关单位决定给制片厂更多的自由,对拍摄题材不再做硬性规定,但制片厂需要自负盈亏。

这一波改革给峨影厂带来了巨大的冲击。相比上海电影制片厂、北京电影制片厂,偏居西南内陆的峨影厂存在先天资源劣势,拍摄经费上面临巨大压力,电影拍摄质量也受到了经费的局限,票房收入很不理想。

“电影局不再给予资金贴补,我们厂就采取了一项策略。那时候厂里的工作人员,提着拷贝到全国各个城市,上门给电影公司播放,来推广我们的片子。”

国家电影局的审查通过令,即开片时看到的龙标,资料图

除了商业模式,制片权也得到了极大解放。“以前拍电影,需要电影局发放许可证,后来变成谁都可以拍。只要把剧本报备给电影局审核,拿着电影局的审查通过令,就可以随便找一家制片厂挂靠。”马绍惠一边说一边仔细比划着,“拍摄人相当于投资方,支付给制片厂费用,峨影厂组织导演、美术等人员力量进行生产。”

随后的三四年里,中国电影拍摄环境更加宽松,拍片变成了一片一证制,不管是老制片厂还是新兴的民营公司,电影局都一视同仁。“峨影厂以前每年有10个指定拍摄名额,后来都被电影局回收了。需要拍摄的时候再来按每片报备,拍一个报一个。”

马绍惠认为,这次改革有两个特点:“第一个是社会资金、个人资金以及来自港澳台地区的资金投入到了电影拍摄中来;第二个是电影内容的娱乐化加强了,电影更加有看点、有卖点,注重票房。”

2002年末《英雄》上映,是我国电影迈向市场化制作的标志性事件,资料图

2010年之后,国营制片厂几乎集体消失。它们无力承担拍片费用,而民营电影公司则呈现蓬勃发展的状态,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崛起。以华谊兄弟为例,其招揽了许多曾在制片厂工作的制片管理人才,四处挖掘有潜力的剧本,巨额的社会资金投入保证了比国营厂更高的影片质量,票房也蒸蒸日上。

“峨影厂现在还在勉强维持,每年拍摄低成本的电影1—2部,每部电影成本大概在100万左右。这些电影基本上是电影院一日游,上一天就下线,几乎吸引不了什么观众。”马绍惠掰着手指头说到,顶峰时期,峨影厂的在职员工能达到八九百人,现在仅有四五十个留厂人员。

更好的时代 电影需要教化

马绍惠在峨影厂的那些年拍摄的影片都是上级主管部门指定类型,没有太大的发挥空间。他很感慨这个时代的自由,“像冯小刚,有社会资金的支持,他可以找人定制剧本,可以持续拍摄喜剧片,形成自己的风格。”

如今的中国电影市场,动辄投入上亿,从设备到技术都有巨大的提升。甚至一个小小的灯丝都引起了马绍惠的感慨。在峨影厂拍片的日子,剧组使用的灯具非常笨重,大灯灭了之后,需要两个人拿着草帽扇五分钟,降温以后才可以再用。而现在的灯丝采用冷触发,即使是1万瓦的大灯,使用后也只是稍微有点热。“太先进了!”马绍惠忍不住赞叹一句。

马绍惠的妻子也是峨影厂的员工,从事特效工作。马绍惠常常看着妻子操作,“那时候做特效都比较费劲,比如一匹马从山上掉下来,是通过拍摄很多张照片,一张一张叠加在一起实现。”放在当下,三维立体技术可以颇为轻松地实现这种特效,而且效果非常逼真。

四川音乐学院国际演艺学院影视编导系内部,电影的新生力量从这里走出,杨慧摄

从一线工作转战到教书育人后,马绍惠也一直关注着中国电影市场的变化。他先后撰写了《努力塑造当代青年典型形象》、《在现实与神话之间》、《电影导演艺术基础》等论著,为中国电影把脉分析。在课余时间,他也会拍拍纪录片和电视剧,文化部委托他拍摄的《中华医药文化》曾获得罗马尼亚国际纪录片电影节最佳生态学影片奖。马绍惠认为,中国电影市场整体的发展值得肯定,近年来拍摄了一些好片子,但是也存在很多问题,中国电影目前仍然处于转型时期。

“现在的电影,文化品味不足,拜金主义值得警惕。”马绍惠说到,文艺作品是反应整个中国精神面貌的气象表,他对房地产资金过度介入电影市场很是担心,“这些资本大鳄只为赚钱,对电影不熟悉,拍出来的片子质量不高。好莱坞也为赚钱,但它懂得如何拍摄,比如主旋律的《三块广告牌》,依然有观众买账。”

为此,马绍惠打了一个比喻:电影的功能是多方位的,它的娱乐性、商品功能、以及教化作用,好比几条曲线,需要在交叉线上去平衡。“现在中国的类型片还没有完全形成,我期待那一天。”(文:杨慧)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杨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