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不是药神》:如何反映世间顽疾


来源:凤凰网四川综合

电影《我不是药神》7月5日正式上映,在上影节首映的那一场,片尾字幕浮现后,全场自发地响起了多次掌声。

电影《我不是药神》7月5日正式上映,在上影节首映的那一场,片尾字幕浮现后,全场自发地响起了多次掌声。该片自6月30日大规模点映以来口碑票房一路走高,社交网站上对于本片赞誉不断,有的称这是中国版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还有的称徐峥是中国的阿米尔汗,甚至涌现了大量影评人对于影片的解喻。

到7月7日,上映3天票房已破6亿,豆瓣评分达到了9.1,距离上一部如此高分的华语电影《无间道》已经过去了十六年。可以说《我不是药神》在今年7月成为了中国近年来高票房、“零差评”的一个现象级电影。

现实主义题材电影

造就“零差评爆款”

从影片点映至今,口碑几乎呈现一边倒的“佳境”,从大V到普通观众都发声表示“绝对值得去看”、“这就是期盼已久的中国电影”。

韩寒在看过电影发博表示:我们看了很多喜剧闹剧,很多都市爱情,很多魔幻鬼怪,很多故弄玄虚,但是我们的现实主义题材在哪里呢?我们身边的世界,是否都沐浴在阳光之下,笑着入睡,笑着起床,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吗?而那些穷苦,困顿,疾病,卑微,那些社会矛盾,冲突不公,无解之症,无妄之灾,都在哪里呢?

而从上映后的反响中不难看出,绝大多数对于《我不是药神》的喜爱来自于影片对题材的选择与关注。在以往的国产影片中,探讨现实困境与制度的作品长期缺失,以至于这些年印度电影反而在中国走红,从《摔跤吧!爸爸》到《厕所英雄》,均直击现实矛盾,充满现实关怀。每一次在看到电影院里上映着“好看又现实”的电影时总能引发一些观众对于同类国产电影的呼声。《我不是药神》来得恰逢其时,评分未必全然客观呈现出电影的艺术水准,但的确反映出观众的心声。

影片触及了高价药的敏感现实话题,让每个人物都充满真实的痛感。草根群像中既有社会缩影,类型元素的包装之下又一改国产电影现实主义题材沉闷悲苦的气息,适量加入了徐峥向来擅长的喜剧元素,让影片的观感和节奏更佳。借助宁浩、徐峥的号召力,以“假装喜剧”的前期宣传策略吸引了不少影迷的关注,现在又凭借影片优秀的质量与主题的鹤立鸡群,成为了真正的“零差评爆款”。

真实事件反映社会现实

看完电影解决问题了吗

 

影片主人公原型陆勇

徐峥饰演程勇

虽然改编自真人真事,但《我不是药神》并不是对热点事件的一次简单搬演,虽然陆勇与天价药事件本身就具备强烈的故事性和感染力。《我不是药神》作为商业类型片,取材于真实事件但确实对社会现实进行了某种简化,只不过,这是对社会议题在制度、人性的复杂性上,进行的一种非此即彼的简化。 

影片经过精心、复杂的叙事建构,尽可能将这一社会议题的多个层面呈现出来,这主要体现在人物设置上。主角原型陆勇就是慢粒白血病患者,买药的初衷是为了救自己的命,之后也主要是传播宣传这种印度仿制药,而不是自己大量买卖。

借助这一核心人物,最终形成了改编剧情:一边是众多买不起正规抗癌药患者的治病需求,一边是走私仿制抗癌药面临的刑罚风险。一个售卖保健品的小商贩,在情与法的矛盾中,会如何抉择?由此反映抗癌药昂贵的国情现实,展现我国推进医药改革的显著成就,于是引发了强烈关注。

在商业电影中处理严肃的社会议题,其实并不简单。它一方面需要保留社会问题的尖锐,点出那些长久以来可能被我们忽视的病灶;一方面又不能将现实作为假想敌,囿于纯粹的社会思考与社会批判。《我不是药神》中那些法理与情理、生命权与法律间的矛盾,就是在经过了这种处理后,最能让人感同身受的部分。

所有戴着口罩的面孔,都拥有着“活着”这一基本愿望,与每个普通人类似。当他们站满画面既看着影片中的角色又看向镜头外的观众时,是令人无法直视的。我们能解读为面对无法治愈的病痛,全人类共同的无奈;面对药厂和不合理的药价,贫穷病人们的愤慨。

当观众走出影院,仍然在议论影片涉及的医药话题之时,他们更多是在担心:“如果我遇到这样的事,该怎么办?”在现实中,人们却不一定有解决办法。

现实的问题永远无法像影片最后一样,通过几行字幕就能获得圆满。

从药厂的逻辑来说,几十亿甚至几百亿美元的开发费用,必须通过高药价来逐步收回;而仿制药厂只需面对较低的制造成本生产出不折不扣的“盗版药”;如果所有药价都便宜而有效,那么最终将没有人愿意砸钱去开发新药,医药行业的发展将举步维艰,人类面对的“不治之症”也永远无法攻克,这是一个死局。

从病人的角度来说,医院和医生满足不了所有病人的需求;即使医生数量足够,医治能力也有高下之分,三甲医院和主任专家数量永远那么少,能治愈的病人数量有限,而所有病人却又都想找最好的大夫来治病。大量需求与有限资源的矛盾下,“穷人排队看病难,富人出钱能救命”的现实,无论如何也无法调解。

就像片中那个“回头是岸”的假药贩子所言,这么多年贩卖假药的经历让他深深地体会到人永远只有一种病:“穷病”没法治。

《我不是药神》提出了问题,却不可能给出问题的答案。就像每个人生活中的艰难和困顿,我们都能看到,却无力承担。真正的现实主义作品,不是为某些人歌功颂德,而是反映普通大众的疾苦,让我们更清晰地看懂自己的人生,推动社会的进步。然而出路,却仍然在影片之外。

(本文综合新华网、澎湃新闻网、电影引力波、韩寒微博)

[责任编辑:祝清]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本网指定法律顾问: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