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踏浪者丨作家李瑾:40年光阴中的“两个柜子”


来源:凤凰网四川综合

人物名片:李瑾,作家、中国报告文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三八红旗手。已出版专著《感悟生活》《眸子的视界》《瑾此一言》,2018年发表纪念汶川地震10周年中篇小说《芙蓉如面》。 迄今,已公开发表文学、新闻、论文、调研报告等作品逾百万字。

人物简介:李瑾,作家、中国报告文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三八红旗手。已出版专著《感悟生活》《眸子的视界》《瑾此一言》,2018年发表纪念汶川地震10周年中篇小说《芙蓉如面》。 迄今,已公开发表文学、新闻、论文、调研报告等作品逾百万字。现就职于西华大学凤凰学院。

李瑾接受凤凰网四川专访

有人说,要了解一个女性的生活状态,请打开她的衣柜。有着多重身份的李瑾却有不同地见解。她说,其实不止于衣柜,还应看看女性的书柜。21世纪的当代女性,一生应该有两个柜子,衣柜给人美丽,书柜给人思想,这样的人生才是美好而丰富的。6月13日,李瑾接受了凤凰网四川专访,在访谈中她用“两个柜子”做比喻,向我们娓娓道来她的人生心路历程。

上个世纪90年初女性潮流服饰,图由受访者提供

谈“衣柜” 

服饰承载着多彩而强烈的时代符号

服饰一直以来都承载着多彩而强烈的时代符号,尤其是女性与生俱来的敏感和情感,主导着消费和需求,推动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改革开放四十年,受访者个人在穿着上发生了变化,整个社会对“奇装异服”的包容度也越来越高。

凤凰网四川:从90年代到现在,您发表的文学、新闻、论文等作品逾百万字,创作涉猎面也比较宽泛。您能给我们分享一下其中的心路历程吗?

李瑾:谈起这四十年,我最想用“两个柜子”来形容。一个是衣柜,一个是书柜。无论是从外在还是思想观念上,“两个柜子”都折射出时代的变化。

受访者(左一)与父亲、姐姐的合影

我的童年是在计划经济穿衣要用布票的时代。服饰远没有现在这么多高科技材质,那时主要是棉布、棉绸、卡其布、的确良等,颜色则为黑、蓝、白、灰和红绿等。“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已成为当时许多家庭特别是极多人口之家的穿衣写照。即便如此,身为教师的父母尤其是母亲,审美品位没有缺位和被丢失:黑色的棉绸裙子配搭白色领口、袖口,我和姐姐是能穿到的,现在看来仍然大方漂亮。

图由受访者提供

凤凰网四川:说到服饰的变化,您有最直观可以描述的变化吗?

李瑾:90年代时尚之风已渐入国门:喇叭裤、钢管裤、大摆裙、公主裙、一字裙等撩人眼目。记得1992年,曾经在四川文化报发表过一篇随笔《街上流行喇叭袖》:“今年春夏,不论是精美的时装屋还是简陋的路边小摊,各种面料,各式款型的女装,像恋人们是赴约一般,在衣袖上都流行着一种飘逸感特强的‘喇叭袖’,有一层两层的,有三层甚至四层以上的,微风吹过或疾步之间,那蓬蓬展开的优美弧线,总会让人眼前一亮。”

“喇叭袖”只是当时时尚的一个缩影。从那时起,人们已经可以大大方方地追求服装的样式,女士的裤子拉链可以在前面,衣服的扣子可以在背后,而再不必遮遮掩掩、躲躲藏藏,生怕被人说成“奇装异服”。我曾经也有小女孩和小女人的“蝴蝶结”梦,还挖空心思展开创意设计,把蝴蝶结放在在头上、领口、袖口、腰间甚至裙摆、裤脚边。

图由受访者提供

特别是进入2000年以后,女性服饰的千变万化、千娇百媚更是势不可挡。现在衣服上的补丁、补疤甚至破洞,可不是因为缺布少料,完全是缘于时尚,就比如近两年特别流行的破洞牛仔裤。打开了新的视野,人们更加追求设计感和原创品牌。品衣识人、私人订制已成潮流和品位。

图由受访者提供

谈“书柜”

阅读成为生命的支撑和必需品

父亲捧着厚厚的小说,母亲拿来杂志报纸,也加入进来,那是李瑾在访谈中给我们描绘出一幅全家“悦读”图。40年间,我们阅读的内容、阅读的载体都发生了变化,但阅读带给人的精神力量却不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被消磨殆尽。在访谈中,李瑾谈到了阅读对她的教化、引领和启悟。

凤凰网四川:的确,服饰是时代的缩影。作为一个作家,想必您平时也很喜欢阅读,在您成长的过程中,关于阅读有哪些值得回忆的旧事呢?

李瑾:80、90年代,在小县城,那时书店不多,书店里的书也不多。文学启蒙除了语文课,能看到的课外读物就是“小人书”、“连环画”之类。

而我的幸运在于,在一个衣食皆被“计划定量”且精神生活匮乏的年代,我能读到《儿童时代》《红领巾》《少年文艺》。在吃饭和生存压倒一切的岁月,身为教师的父母在微薄的工资中,毅然决然地为子女“拿出”一笔书报费。多少个春风沉醉或冬阳暖融的假期,一家人围坐在沙发旁,或斜倚在躺椅上,寂静的屋子,只有你轻轻走过时那撩动心弦的声音。我的父亲一生也是手不释卷,直到86岁高龄仍坚持读书看报写日志,留存的手迹有三、四公斤重,去世前病床边还放着巴金的《随想录》。

全家福,图由受访者提供

凤凰网四川:曾经有段时间“读书无用论”的观点在社会上呼声很高,从您自身角度出发,您认为读书有何用,在不同的年龄阶段您阅读的书有哪些?

李瑾:读书到底有何用?“颜如玉”?“黄金屋”? “逆袭人生”?可能还真没有标准答案。作家严歌苓说,在心灵的美化途径中,阅读是其中易走且不昂贵,不需要求助他人的捷径。读书可以益智怡情,尤其对女性来说,读书不仅提升知识、能力,还能提升人的气质和精气神,古人云:“腹有诗书气自华”在生活中,我们也不难发现许多知识女性,许多有一技之长的女性朋友,她们都比同龄人更耐看,更耐老,即便白发飘飘,红颜褪去,迟暮终老,也是老得优雅而不庸俗,老得庄重而有品位。如电影艺术家田华、秦怡,作家冰心、丁玲等等。

想起了,最令人忍俊不禁的读书“名言”,是我读师范时的老师何国辉先生的一句:“别借我的书”。据何老师讲,曾几何时,总有人在他家小坐时,顺手带走几本书借读,却从不见归还,让他很郁闷。故有感而发,在书架上贴一告示,内容便是此言。爱书爱到不愿与人分享,正如情感世界中情人间的“独爱”情结吧。

图由受访者提供

凤凰网四川:您认为读书是个人化的事情吗?在您成长的过程有没有感受到国家参与公民阅读之中?

李瑾:有人说读书与否是个人的事,但我认为实在是关乎国家和社会的大事。2006年,由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等九部门联合倡议,提出开展“全民阅读”活动。十多年来,全民阅读不断向纵深发展。2012年,“开展全民阅读活动”首次写入党的十八大报告,随后多次写入中央政府工作报告。四川、湖北、江苏、辽宁、深圳等已立法推进全民阅读。“倡导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

从一定意义上讲,阅读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传承和发展的基本途径,是人们汲取知识、智慧的基本方法。是一个文化长期积累的过程,阅读在其中的份量也是不言而喻。40年来中国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变化,与文化教育领域的革故鼎新密不可分。

单以阅读为例,春江水暖,曾经低落的书店尤其是实体书店正在重新回归人们的视线,不仅是北上广深,新一线城市成都的“书香”气质令人瞩目。2015年中国数字阅读城市指数榜单中,成都位列第一。三成市民家庭藏书100本以上,四成市民有到当地图书馆、社区书屋看书,五成市民有阅报习惯。据相关数据,成都市民阅读量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说到阅读,书店必是一道风景:新华文轩、西南书城、布克书店、言几又、方所、钟书阁、西西弗、轩客会、猫的天空之城、散花书屋等,已成为成都品位和记忆的组成。

李瑾接受凤凰网四川的专访

凤凰网四川:您认为您在读书中汲取的最大精神力量是什么?

李瑾:最近看到一篇介绍杨振宁先生的文章,先生说,越来越觉得个人生命在整个宇宙之间是一个非常渺小的事。季羡林先生在谈到人生的意义和价值时说,从社会方面。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我们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任务,而且是绝非可有可无。从个人来讲,对人生有一些想法,动过一点脑筋,而且自认为这些想法是有点道理的,这就是人生的意义和价值。

“仰望星空”听起来好像是伟人和大思想家们的事。我想说的是,其实仰望星空也没有那么高深莫测,惟知生命的渺小,才懂得眼前和当下的紧要,对我而言,就是明白了人生的短促,生命的卑微和无常,努力去做一些自认为更有意思的事情。

我时常在想,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历经艰难险阻,包括像十年前汶川特大地震这样的重大灾难,却依然拥有苔花般旷达倔强的心态,不论何时何为都能粲然绽放。任何时候,都不放弃根植于内心的美好情感,不放弃爱和被爱的能力,这就是文化的魅力、读书的收益。

凤凰网四川:时代在变,我们每个人的阅读方式也在变化,从纸质书到电子书,您喜欢的阅读方式有哪些?

李瑾:如今,互联网和移动多媒体盛兴,阅读的方式已呈多元化。但对我而言,喜欢买纸质书,最喜欢的仍是开卷捧读的感觉和滋味。人一辈子得有几个读友,算下来与我走得最近的朋友,无一例外都是书友,书即朋友,朋友即书。书是我精神世界的国王,我愿意在有限的生命里,努力探寻你书海无边的尽头,甘愿作“一只不再躲闪的白鸟”被书诱惑一生。

所以,我认为一个家庭要有享受生活的衣柜、酒柜,也一定要有书柜、书桌,不一定要有多大的面积,但要有容纳书本的地方,她是陪伴我们生命旅途的忠实朋友,书香的味道和气场无可替代。

[责任编辑:宋婉]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本网指定法律顾问: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