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套路医疗”背后的行业脓包该如何挤破?


来源:凤凰网四川综合

两起社会性事件背后,都有民营医院的身影。本来应该作为优质医疗服务提供者的民营医院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这背后不光有利益的驱逐,也有医德的缺失和监管的乏力。

“6月8日、9日,有多名内部人士发来大量民营医疗行业内部群聊截屏以及“绝密”的内部培训资料。记者看到,一则民营医院招聘的广告中,对医生的要求是“单体高”“复诊率高”。一份有20页、近万字的《男科最新内营销模式》被披露,其中有许多套路,比如培训医生如何从病人的衣着等判断他的消费能力等。”6月10日,《南国早报》一篇名为《招聘医生要求“复诊率高” 看患者衣着判断支付能力》的文章如一颗炸弹划开了本来就不平静的民营医院的湖面。

医院内部培训资料截图。

无独有偶, 5月10日上午9时许,成都市双流区公安分局接到报警:一女子在民营恒康医院就医时,被一男性医生强奸。5月12日12时许,专案组在南充市仪陇县将犯罪嫌疑人罗某抓获归案。经初查,罗某对在治疗室为受害人注射镇静剂后趁其入睡实施性侵的事实供认不讳。

两起社会性事件背后,都有民营医院的身影。本来应该作为优质医疗服务提供者的民营医院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这背后不光有利益的驱逐,也有医德的缺失和监管的乏力。

可营利但治病救人是底线

80年代,政府开始大量减少对公立医疗机构的财政补助,同时大量放权,允许、鼓励医院通过提高收费来弥补财政投入的不足。乱象也随之而来。一方面,医院追逐利润,失去公益性,成为营利组织;另一方面,医务人员收受红包,引导患者进行过度医疗,使用没有保证的昂贵药物等。

托•约•邓宁在《工联和罢工》中写到:“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在民营医院中,资本逐利体现的淋漓尽致。为了100%的利润,部分民营医院不惜利用种种手段对病人施压,在极力掏空病人腰包的同时,可能会使病情加重,延误治疗。

一家民营医院的提成表。 网友供图

据《南国早报》报道,一则医院招聘广告显示,招聘“泌尿外科接诊医生一名,(要求)执业医师以上职称,需要变更注册,单体高,复诊率高”。对于“单体高”“复诊率高”这两项要求,内部人士介绍说:“这则招聘广告的意思,就是老板要求很高,医生能力强,需要把单体人均费用做好,业绩就高。比如一个月给你100个病号,人均1万元,那就是100万元,老板高兴了,医生收入就高。这就得对病人深度开发、过度治疗,要求病人多次复诊,故意拉长疗程,欺诈手段花样百出,否则无法完成任务。”

医生为了完成业绩,对病人进行小病大治,微疾重治,充当资本的帮凶,本该拿手术刀的手,拿起了举向病人的屠刀。在利益的驱逐下,一些民营医院奉行灰色乃至黑色的运营模式,无非是为了敛财,把经营医院当成了生意,把病人当成了砧板上的鱼肉。社会资本进入民营医院当然不是做慈善,他们有权利谋取利益,但谋利方式该是正当、合法的。

而在民营医院向病人磨刀霍霍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不止一个帮凶。相关报道揭开了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内部人士介绍说,民营医院会通过搜索引擎竞价推广,就是砸钱给搜索平台,你一搜病名就跳出某个民营医院链接,一点击就有对话框弹出联系方式,对方会扮演男科主任、妇科主任、不孕不育科主任,热情地“跟踪服务”,直到你乖乖到医院治疗为止。而医疗广告的竞价排名推广,我们同样在几年前的“魏则西事件”中看到。对于这种问题,舆论早有揭露和批判,却由于监管软弱,搜索引擎成了问题医疗广告的“大本营”。

缺位的监管何时到

按照以往经验,问题的暴露往往会推动行业的变革。

网友“陈广江”发出了质疑:媒体的报道就是一封公开举报信,相关部门应顺藤摸瓜,挤破这令人发指的行业脓疮。“过街老鼠”都搞起了培训会,“猫”在哪里?

多年以来,病人对民营医疗机构的投诉中,过度医疗、医疗欺诈等乱象一直居高不下。但是,投诉效果并不佳,究其原因,现有的法律法规对“过度医疗”“医疗欺诈”并未有准确定义,更遑论提供执法支撑。与此同时,一些民营医院背后千丝万缕的利益勾连,也让他们有恃无恐,有错不改。

在《南国早报》的报道中,一个拥有499名成员的“中原男科精英交流群”聊天截图显示,有人说:“老板吹得关系硬,不赶上风口好说,赶上自身难保。”另一人接话:“你天天光吓人,我这夜里都失眠了。”有人说:“套证的如果跑了,就没事。”另一人说:“对,假名可以,真名的话,传唤不到会通缉的。”还有人说:“过完这段,继续努力。”另一人则接话:“就怕像查环保一样,人家给我们打持久战。”

近年来,为了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国家一直鼓励社会力量办医。早在3年前,国务院常务会议就提出,要落实社会办医各项税收优惠,将社会办医纳入医保定点范围,在职称评定、课题招标等方面与公立医疗机构同等待遇。业内普遍认为,医改进程中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尽快使公立医院定位清晰。因为对于大型公立医院,自负盈亏的方式只能让医院“认钱不认人”,接下来应增强这些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加大政府财政补贴力度。对于民营医院,则应该允许其追求利益,但必须在合规的框架下,同时进行严格监管。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曾直言:“医院市场化操作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近几年来,一直说医改进入深水区,依我的看法,如果老问题不解决,医改将进入溺水区。”在医院走上市场化改革之路后,必须依靠不断完善的制度和强有力的监管措施来护航。

对于医疗行业的监管,相关的监管部门是否有抱着打持久战的决心?同时立法部门是否能根据不同时代的发展要求,及时制定专门的法律法规?民众对于医疗行业大都是外行,难以依靠自己的力量抵制侵害和维权,这就更需要政府监管部门做他们的利益保障人和代言人。(图片来源于网络)

综合来源:南国早报、中国青年报、北京青年报、钱江晚报、新华社、北京商报、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李文超]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本网指定法律顾问: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