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会客厅 | “熊猫爸爸”张和民:保护国宝是为了让它们回归山林


来源:凤凰网四川综合

自动播放

谈起熊猫,他像父母谈起孩子一般流露出关爱和自豪,他是国宝的守护者,更是人们口中的“熊猫爸爸”。他和熊猫之间长达三十五年的故事比许多电影和小说更加精彩。

人物档案:张和民,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教授级高工,大熊猫研究领域的权威专家,人称“熊猫爸爸”。曾4次获得省部级和国家科技进步奖,并先后获得四川省创新人才奖、四川省科技杰出贡献奖、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等10余个奖项和荣誉称号,被中宣部推选为“时代先锋”。

“熊猫爸爸”张和民

5月10日,在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都江堰基地见到“熊猫爸爸”张和民,他个头不高,穿一件深蓝色夹克,厚厚的眼睛,略显沙哑的嗓音,说话时微微带笑,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

在张和民办公室的书柜里,几乎都是大熊猫研究和动物研究保护的书籍,书桌上也摆着各种各样与熊猫相关的工作文件。谈起熊猫,他像父母谈起孩子一般流露出关爱和自豪,他是国宝的守护者,更是人们口中的“熊猫爸爸”。他和熊猫之间长达三十五年的故事比许多电影和小说更加精彩。

自愿到保护区吃苦的大学生

“竹子开花啰喂,咪咪躺在妈妈的怀里数星星,星星啊星星多美丽,明天的早餐在哪里?”1983年唱遍祖国大江南北的这首《熊猫咪咪》,许多人至今记忆犹新。当年大熊猫主要的食物之一箭竹大范围开花,大熊猫处于饥饿边缘。

这一年,22岁的张和民刚刚踏出四川大学校门,生物系动物专业毕业的他选择到野外艰苦的地方去工作。当时条件最为艰苦的西藏被班里的两位党员率先“抢占”了,张和民就选择条件同样艰苦的卧龙自然保护区。

张和民局长在卧龙自然保护区早期野外科研工作照图片来源于网络

“刚到保护区,看到那种环境,我还是很兴奋的。”到卧龙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报到的第二天,张和民就马不停蹄的来到了海拔2520米的大熊猫观测站“五一棚”。因为观察站的帐篷距离水源地有51步台阶,所以取名“五一棚”。该观测站是世界自然基金会资助的一个野外工作站,也是大熊猫研究开始的地方。

“说是观测站,其实就是用油毛毡搭的棚子。”就这样,年轻的张和民在山上定居了,这一住就是4年,从那时起,他也与熊猫结下了终生的缘分。

每天上山搜寻大熊猫,测量大熊猫的足迹,搜集粪便,统计大熊猫吃过的竹子,每天还要背一袋熊猫粪便回营地,称量后进行分析。白天出去,晚上回来,没有电视,没有收音机,一群年轻人就围着火塘分享每天的经历和收获,看到的动物,观测到的熊猫痕迹。当时的观测站有外国专家驻守,张和民就跟着外国专家一起做科研、学习,“很快就把外语突破了”。

“好山好水好寂寞”,回忆起往事,张和民说,那时艰苦的工作条件以及大家努力的程度都是现在的年轻人难以想象的。

由于工作努力认真,1987年,张和民被公派到美国爱达荷大学攻读野生动物与自然保护区管理硕士学位。他发现美国动物学家对他们国家大多数野生动物的种群变化、流行疾病和栖息地变化都了如指掌,而当时在中国,对野生动物尤其是大熊猫的研究几乎是空白。在国外的学习经历,让张和民丰富了野生动物研究的知识,也让他认识到国内这一领域的不足。两年后,取得硕士学位的张和民放弃了和妻子留在美国的机会,毅然回到了卧龙自然保护区。

“我一点都不后悔,那一代人有爱国热情。”张和民说,当时自己也希望回来为国内的大熊猫研究做贡献。

把熊猫当孩子解决“三难”问题

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内大熊猫保护研究工作刚刚起步。然而有着中国“活化石”之称的大熊猫却很难适应人工繁育的环境,野生种群数量也在进一步萎缩,人工干预已经刻不容缓。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曾多次派遣外国专家到中国共同研究,十年间仅繁殖了一只大熊猫,仅活到了两岁。

“十年呐,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和努力,但是收获又这么小。”张和民说,“我有多年野外工作的经验,又在国外学习了两年,回来就是要解决大熊猫在人工环境下的繁殖问题。”

张和民发现,那时保护区里的大熊猫长得又瘦又小,胆子也小,特别紧张,而且彼此“不来电”,他们被送进“洞房”后总是打架,“我们连雄狮丸这样的中药都给它们用上了,但是发情难、配种受孕难和育幼成活难‘三大难题’就像三座大山”。

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和研究,张和民发现,熊猫人工繁育难主要是在生理和情感两方面出现了问题。

“我们在野外观测到的大熊猫都是在吃竹子或者竹笋,保护区里边也只提供竹子,这肯定是有问题的。”张和民说,只吃竹子,大熊猫会消瘦下来,身体不好怎么能够繁殖呢?

于是张和民就从改善大熊猫的伙食开始,从人为的一日三餐变成一日多餐、多吃多餐,从只提供竹子,到提供营养配方,微量元素、维生素等都得到了加强。

“由于野生大熊猫一直是喜欢独居的动物,我们就认为它是一个孤独的动物,它实际上是一个社会性的物种,我们陷入了认识上的误区。”张和民说,同时由于工作人员与熊猫没有建立起深厚的感情,熊猫对人没有信任,没有安全感,每天见到人都会很紧张,压力激素过高,长得就不好了。它的行为一点都不轻松,给人的感觉就是胆小,怕事。

于是,张和民向工作人员提出了新要求。以前大家每天8小时上班,下班后大熊猫就没人管了,张和民认为这并不符合大熊猫的习性,“我要他们24小时照看大熊猫,对待大熊猫要有爱心,他们在饲喂熊猫的时候一定要和熊猫多相处一段时间,喊它的名字,轻轻抚摸它的头,跟它说话。关门要轻轻的,打针的时候也要抚摸它,给它安全感。”

同时,为了让大熊猫重回社会化生活,张和民为圈养大熊猫提供了良好的社交环境,让大熊猫之间互相交流,互相来往。“让雄的到雌的家里面,雌的到雄的家里面,经常给它换,让它成为一个社群性物种,这样就是恢复它的本性。”

在“爱心饲养”方法的引领下,一整套科学完备的管理机制建立了起来,不仅让大熊猫的体格得到了加强,也得到了心灵慰藉。经过近20年的努力,大熊猫“三大难题”得到彻底解决,人工圈养大熊猫的种群数量已经从原来的6只达到今天的270只。

三次落泪的“熊猫爸爸”

谈起大熊猫,张和民有说不完的话题。

张和民对自己有一个要求,每次熊猫妈妈生产,他都必须在现场。有次他去峨眉山出差,刚下车就听到了熊猫妈妈羊水破了的消息,张和民二话不说,立即往回赶。由于山路崎岖,四五个小时之后才回到产房。“按照我们的经验,从羊水破裂到小熊猫生出来也就两个小时时间,我以为我回去之前它肯定已经生了。”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一直等了很久,几乎就在张和民走进产房的那一刻,熊猫宝宝才随之降生!

“我们的同事都说,你不回来熊猫不生,你真是‘熊猫爸爸’啊。”从那以后“熊猫爸爸”的称号就传开了。

虽然和熊猫关系融洽,但也有危险的时候。1995年的一天,张和民教一只两岁的大熊猫练习爬树,培训好几天它都不会,失去耐心的大熊猫掉过头来抱着张和民的小腿紧紧咬住。为此,张和民住院3个月。

说起与大熊猫相处的经历,三次为大熊猫落泪的场景让张和民终生难忘。

刚到“五一棚”观测站不久,一只野生的雌性大熊猫不请自来的成了工作站的“座上宾”。这只名叫“贝贝”的大熊猫和工作站的成员一起生活,早出晚归,还“占领”了他们的帐篷。然而外国专家认为这干扰到了野生大熊猫的正常生活,工作人员就把“贝贝”搬到了很远的“英雄沟”去了。

然而,一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贝贝”突然回来了,包括张和民在内的工作人员全都留下了泪水。“那么远的距离,它怎么找回来的,我们一群小伙子都感动的流泪了,把我们碗里的东西都给它吃。”

1994年,人工繁育出来的第二只大熊猫“绿地”出生了,照顾它倾注了张和民大量的心血。“我们成天把它当成我们自己的宝贝,抱在怀里,很努力地饲养它。”然而“绿地”却因为异物性肺炎感染,仅存活了180天。“我们抱着它的尸体哭,不愿意放开,不相信它就这么没了。朝夕相处了半年,感情太深了。”时至今日,回忆起“绿地”,张和民声音还在颤抖。

第一只野化放归大熊猫“祥祥”的离去,让张和民难过很久。

2006年4月,五岁的雄性大熊猫“祥祥”在卧龙的“五一棚”地区放归,成为第一只放归野外的圈养大熊猫。放归很快就遭受挫折。当年12月,“祥祥”在野外与同类的争斗中受伤,中心把“祥祥”救了回来,等它伤势恢复后又放归野外。

可是,仅仅过了不到一个月,“祥祥”的无线电信号停止了。人们急忙去找,发现的是“祥祥”冰冷的尸体。

“祥祥”的去世不仅让张和民伤心,也给他带来很大的压力和打击。“有很多人认为国宝就应该生活幸福,养尊处优,把它放出去干嘛?说我是沽名钓誉。”张和民说,但我心里一直想着这个事,一定要让熊猫重回自然。

让熊猫回归山林

“祥祥”的离世虽然让张和民伤心很久,但野化放归的信念却未曾消逝。

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张和民带领团队进行灾后重建。2010年,灾后重建项目刚刚完成,张和民便再一次提出要进行大熊猫的培训放归计划。

不同于上一次,张和民开始向熊猫妈妈学习如何培养熊猫宝宝。通过学习熊猫妈妈的行为,张和民重新寻找到放归的正确方法:“我们把大熊猫妈妈放归到野化培训圈,采取母兽带仔的方式,让熊猫宝宝从一出生就生活在模拟的野外环境中,而不是被饲养员照顾。”

为此,张和民还专门设计了一套熊猫服,需要工作人员参与饲养的时候,都是穿着熊猫服,让熊猫尽量少的接触到人类。

“到目前为止,包括‘祥祥’在内,我们野化培训了九只熊猫。现在成功放出去并成活的有七只,成活比例还是很高的。一个大型动物培训放归成活率一般不到30%,但是我们现在高达70%,是非常不错的。”张和民说,这项工作还要继续做,接下来会通过培训放归去解决野生种群遗传多样性的问题,让更多的熊猫可以回归山林。(李文超/文 王诗元/摄)

[责任编辑:王萍]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会客厅:对话张和民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80524/14/wemedia/3494616c4f00472c73a6453bc3cf40f6ad605ff7_size204_w640_h360.png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