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凉山一中学校长谈教育:上学的女孩儿才是凉山翻身的真本钱


来源: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

记者结束在美姑县的采访驱车来到昭觉县,与身披白色“擦尔瓦”披毡的勒勒校长面对面,听他的故事和他的“教育经”。

记者结束在美姑县的采访驱车来到昭觉县,与身披白色“擦尔瓦”披毡的勒勒校长面对面,听他的故事和他的“教育经”。在前往下一个采访目的地的途中,记者从车窗上闪过的大山大沟,联想到了从非洲山地走向世界体坛的那些运动健将。身怀攀援悬崖绝壁绝技的凉山好汉也能在山地间健步如飞,可是走出属于凉山人的路却满是“荆棘”。凉山彝族自治州在新时代发展之路上如何才能闯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幸福之路?

勒勒:一个学生改变一个家庭

街灯给昭觉县城笼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安顿好住处记者来到街上,由街心的小圆盘延伸开去有四条街,记者选择了最宽的解放路,步行了五六分钟就走到了尽头,穿过横着的一条路,就是四四方方干干净净的小广场。

在这个寒冷的冬季,万物都渴望着温暖。彝族人敬畏火、崇拜火,即使在广场四角的立柱上端也安放着一团火样的标志。返回路过路一侧的一户住家门口,三位妇女围坐在一个窜着火苗的小铁盆在取暖,近处看时,两位在边嚼馍边聊天,看来这是他们今日的晚餐。见我给她们拍照,其中的一位从攥在手里的小塑料袋里取出半个鸡蛋大小的肉块递给我,我向她作揖表示谢意。

在凉山的寒夜,我感受到了昭觉人送给我的一丝温暖。

简餐结束,火盆的余热消耗殆尽,三位妇女也将各回各家,在冰窖一般的室内度过慢慢长夜。

在寒冬腊月里凉山人用火盆抱团取暖。

当又一个清晨刷过寒夜,我们感受到了小县城的可爱之处,这里曾经是彝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1978年州府牵往如今的西昌市,昭觉县随即萧条。原来,夜幕中看到的街心小圆盘上伫立着的是革命烈士纪念塔,这是昭觉人心中的圣地,一个充满生机带给人们希望的地方。仅仅两三分钟的车程,我们就穿过海子巷拐入了一个小市场,不足百米的尽头是红旗小学和挨着的昭觉县民族中学。

跟随校长勒勒的脚步拾级而上,穿过阴冷的楼道,进入空间挺高的办公室。室内如同冰窖,勒勒弯腰打开地上的电炉,招呼记者取暖。结束了面对面的访谈,我们也未感受到电炉丝的温暖。奇怪的是,门框的下端是悬空的,离地至少有三寸。为什么留出这么个空间?得到的答案是,为了送放报纸信函和师生们的意见建议。

勒勒健谈。记者试图通过与这位校长的对话,尝试了解他和当地的教育历程,了解凉山人的观念变化。

记者:说说您的故事吧?

校长:我有五个兄弟姐妹,只有我一人靠读书走出了大山。我改变不了我的姐姐妹妹,但是我正在改变他们的孩子。

这是一位有担当有责任的凉山男人,勒勒说他的父亲、弟弟和母亲已先后离世。为了姐姐妹妹孩子们的前程,他在妻子的支持下,租住县城附近的房子,让几个孩子全都上了学。

勒勒的信条是:“只要家里有一个孩子上了学,并找到了工作的人,就可以改变一个家庭,甚至改变一个寨子的命运。”

记者:像你家这样的人家多吗?

勒勒:以前特别少,现在特别多。大人们想方设法省吃俭用都要让他们的下一代接受教育。

记者:对未来怎么看?

勒勒:我相信,读书可以让孩子们走出大山,人生之路会走得更远。

“放羊娃”莫色拉博过上了领工资的生活

一条新闻让“悬崖村”一夜成名,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关怀和牵挂,让更多如“悬崖村”一样的贫穷村得到改善。寒冬腊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来到大凉山腹地,在昭觉县三河村、解放乡火普村体察民情,与干部群众一起共商共议精准脱贫之策。

“悬崖村”是阿土列尔村的新闻名。从去年下半年开始,17段藤条编制的天梯被钢管天梯取代后,一切都开始发生了变化。

这是一条由政府投资上百万元资金,耗材120余吨钢材,由6000根钢管链接而成的新路。2017年6月30日投入使用后,钢梯犹如一棵树,电力、4G和WIFI信号如同攀附在树上的枝蔓一样攀援延伸,进了大山深处的村子,助农取款服务点、卫生室和幼教点,给村民带去了新生活,催生了传统村落的新生活。

悬崖村人收获的是可以触摸得到的踏实和安全,切身感受到的是向往美好生活的那股劲和自信心。

蜀道难是制约四川省多地发展的瓶颈。通天之路给当地政府带去了新希望。悬崖村“第一书记”帕查有格说:“体验爬钢梯进村入户体验的游客几乎天天有,最多的时候每天有一两百名游客。”

当地人告诉记者:“我们昭觉的好东西有很多”。距县城百余公里,古里大峡谷就是大自然的恩赐,这条总长13公里,最宽处约2公里,谷深为2200米的大峡谷,海拔在620至2800米之间。地质结构独特、地形地貌奇异独,光热资源丰富,原始生态多样性完好。

春江水暖鸭先知,商人的触角尤为敏感。四川投资集团抓住在了这个机会,出资6亿多元资金,在当地打造高山峡谷旅游业。已于1月15日率先开工建设的勒尔——大平台缆车索道建成后,将为大山两端的人们提供一条安全、畅通、欣赏大自然美景的空中道路。后续投建的悬空观景平台、飞拉达、溜索等旅游设施项目将于2022年完成。

“悬崖村”人的好日子来到了

村民称之为“悬崖村飞人”的29岁小伙子莫色拉博被旅游公司相中,他凭借一身绝技成为攀岩领队,开始领取每月3000元的工资。可以坚信的是,如莫色拉博一样的能人会找到适合自己的岗位。但是,记者关注的问题是:与幸运的莫色拉博一样找到挣钱门路的这个群体能有多大,能够走多远?

残酷的现实告诫人们,这是一个比以往更需要知识的时代。

记者采访了家住“悬崖村”支尔莫乡勒尔村勒尔社29号的某色布且,是昭觉县民族中学初13班的学生,他家有6口人,除爸爸妈妈外,他有三个妹妹。家里很困难,只有5亩地,主要种玉米和土豆,但是他4岁、6岁和10岁的三个妹妹都上了村里的幼儿园、学前班和小学。某色布且说:“我喜欢上学,我们村里上初中的只有我和另外一个男同学,所以我们很珍惜现在的上学机会”。

来自大山里的孩子在昭觉民族中学宽大敞亮的教室上课。

水瘦,寒气浸肌,行走在这个季节的大山之间,更能体会到贫穷的滋味。昭觉县是被列入国家扶贫开发工作的11个重点县,当地人告诉记者,最难熬的就是冬季,在这个室内比室外还要寒冷的季节,人们围在小火盆边抱团取暖早已成为一种习惯,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渴望温暖是人类的本性,但是,对凉山人而言,这是一个挺遥远的梦。

上学的女孩儿才是凉山翻身的真本钱

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主,是人类存活的本能要求。唯有读书才能让人类心生希望,通过勤学累积获得的知识才能拓展人们的视野。视野不仅决定着一个人的思维方式,而且决定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人能够走多远。蜗居于大山深处,靠天吃饭的“山民”们缺少的正是知识,走不出大山,看不见山外之山,也就摆脱不了贫困和愚昧。

2017年秋天,注定是昭觉县民族中学的收获之年,学生勒伍布堵木以总分514分的成绩排名凉山彝族自治州一类模式高考的第三名,被中央民族大学少数民族语言文学专业录取。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昭觉县民族中学现有3825名学生,其中初中部2545人,高中部1280人。随着交谈的深入,记者感觉到了校长和老师肩上的担子有多重!校长勒勒说,他和他的同事们对传道授业解惑的理解尤为深刻。

记者:有困难吗?

校长:有,缺老师,现在只有139名,还缺285名。

教师的素质如何?勒勒以自己为例,从学历结构看还不错,本科学历95人,专科学历41人。但是,年纪大一些的老师都是通过专升本获得的本科学历,我就是其中之一,仍需要继续提高。勒勒说:“我特别特别喜欢现在的岗位。我非常幸运,从高中到中专到大专,最后拿到了本科学位”。勒勒感叹:“很多老师都非常不容易,以前的农村太穷了,好不容易上了小学的占多数,读初中的是少数,读高中更是凤毛麟角”。

记者:如何解决?

校长:我的建议是,留住现有的老师。保住王老师两口子这么优秀的老师。走一个老师那是对整个县城,乃至教育事业发展的一大损失,所以我们在各个层面都要尊师重教,特别是对一些外来的教师,要高度尊重他们,从生活和政治上要关心他们,让他们的价值最大化。

记者:为什么要留住王老师夫妇?

校长:一次,我查晚自习,发现历史课王光甫老师讲课讲得激情澎湃,学生听得简直入了迷。王老师还是班主任,夫妇俩都在学校任教。可是,有一天,我听到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放假回云南老家的这对夫妇不回来了,那边的学校承诺要高薪聘请他们。

这么优秀的两位老师如果走了,是对我们民族中学最大的损失。我在电话里说,你们夫妇的路费我个人出,请你们一定来凉山面谈,如果不能来我去见你们。他们耗不过我,于是王老师独自来了,我们在西昌见过面后,我又趁热打铁邀请他到学校聊了三个小时。

记者:目的达到了?

校长:我们俩感动啊,都流下了泪。我说,王老师,我不是为我个人,我是为了昭觉民族中学现在和今后所有的孩子的前途,你到大理的作用和价值没有在这边大,大理那边的老师多,从个人发展看,你去就变成了普通的教师,但是在昭觉民族中学,你就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你就是一个标杆,你能发挥的作用太大了,你浑身上下都是正能量。工资低是事实,实在不行,我把一半的工资砍下来给你。

记者:你衡量好老师的标准是什么?

校长:能达到三种境界就是好老师。一是得到领导、校长的尊重和认可。二是身边的同事都尊重你认可你。三是你的学生爱戴你。

记着:你让王老师夫妇没有了退路。

勒勒:其实,他们留下来以后,我的心理还是很歉疚的,每个人都有实际困难,王老师夫妇舍不得家里几位70多岁的老人。我也知道很难割舍,但是我说搞教育需要有激情、有奉献,不能顾着家里把事业丢掉了。我说我完全相信你可以成为一个名师,我就这样跟他讲,最后他就哭了,他说,我死都要死在这儿,绝对不走。他还用力拍了茶几,最后我们俩就抱在一起。我说老王,以后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走在一起,不管干多少年,都要好好地拼,把所有的力量用在民族中学的孩子身上,为了彝族同胞大山里的孩子而拼,我们最大的成就,就是等退休以后,回味当年是怎么培养他们的,这是一种享受。

记者:王老师的爱人也回来了吗?

校长:回来了,王老师给他爱人打电话说他改变主意了,你现在就找到对方说我们不去了。但是对方要让赔6万块钱。当时,我头脑一热说我来给。还好,最后对方打了几个电话也就不了了之了。

记者:现在他们都挺好吧?

校长:非常好,现在他们都在这里上班。还有,我们的李世勇老师是从川师大毕业的,他教出来的学生很优秀,最后他要去资阳上班,我们又想方设法地把他拉回来。像这样的例子很多,都想走,因为我们这里艰苦待遇低,对方给的待遇太有诱惑了。人总是有私心的,但是我们用真诚想方设法地把他们拉回来,我们不为别的,我们就要在这儿拼,实现人生的目标。

记者:待遇也是留住老师的基本条件。

校长:是的,呼吁从中央到省到州县,都要关心偏远地区老师的待遇和生活。经济上要提高他们的待遇,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人都是自私的,生存都有问题了还怎么讲贡献呢,所以待遇有待提高,包括我的代课老师我都心疼他们,一个月拿2500元,能干嘛?

记者:月薪2500块钱,一周上多少节课?

校长:平均工作量12节课,不少于16节课,一般一周要超六节课。

记者:一个班多少学生?

校长: 3285个学生只有50个班,平均66个,最多的班有90个学生,超一个教育局是不允许的,但是没有办法,我们别无选择。

记者:怎么理解教育脱贫攻坚?

校长:在党和政府的关怀帮助下,靠天吃饭的农民把肚子饥荒的问题解决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解决脑子饥荒的问题。要依靠教育来解决这个问题,先让大家站起来,思想上要站稳。我个人认为,在解决了基本的温饱问题后,精神扶贫比物质扶贫更重要。有一个领导曾问我,他问你对精准扶贫有什么建议?我说一个是把宽广的公路修到家门口,村村户户都通路,让先进的东西进来,让大山里的人们走出去。第二是把学校修在他家门口,乡中心学校要办大办强,把最优秀的教师派到乡村去,解决这两个问题,二十年后就会有大改变。

记着注意到,在昭觉县民族中学注册的3825名学生中,初中部2545人,女生占到47.4%,高中部1280人中,女生占到45.1%。

自“十二五”至今相继投入的75亿元资金,给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各级各类学校带来活力,彝族同胞从抵触、躲避到主动送孩子上学读书,折射出的是珍贵的理念变化。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凉山彝族自治州在新时代发展之路上如何才能闯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幸福之路?我们坚信,在国家巨额资金的支持下,在社会各界的努力下,各项基础设施都在快速推进,各项惠民政策都在逐一落实中。但是,彝族兄弟姐妹要想真正融入到幸福生活中,知识是核心。学习如同吃、喝、拉、撒、睡,外人替代不了,唯有依靠自身的努力。记者在凉山州腹地采访后的深刻感受是,希望就在凉山人的眼前,越来越多的家长把孩子尤其是女孩子送入学校,越来越多的女孩子喜欢上学,母亲是凉山人的希望所在。记者喜欢勒勒说的一句话:“上学的女孩儿才是凉山翻身的真本钱”。

[责任编辑:吴过]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