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简单的行囊深沉的爱 他为父亲带去家乡的味道(图)


来源:华西都市报

当狗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一场人类“大迁徙”也进入了高潮。成都各街头、车站,游子们纷纷打包行李,前往他们最挂念的地方——家。

背着简单行囊的曾涛。

当狗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一场人类“大迁徙”也进入了高潮。成都各街头、车站,游子们纷纷打包行李,前往他们最挂念的地方——家。

回家,你给家人准备了什么礼物?有人带女朋友回家过年,有人千里迢迢只为给家人分享成都的美食,也有人为父母准备了专属礼物……每个人的行囊,装的东西不尽相同,但满满的,都是对家人的思念和爱意。

2月12日,成都火车北站广场上,身上背着、手里拖着、肩上扛着大包小包行李的乘客,行色匆匆。还有两天就是除夕了,归家的心情更加急切。

人群中,24岁的曾涛有些“格格不入”——他的行李,仅是背上的双肩包和一个白色的小纸箱。虽然行囊的“块头”不够大,但除了两件换洗衣服,其余全是对父母最朴实、最含蓄的关爱。

最体贴的行囊

平日不能陪伴 买个按摩器“照顾”父亲

没有行李箱,没有大包小包,背着一个双肩包,提着一个小纸箱,曾涛就这样来到了火车北站。

12日当晚,他要乘坐K2058次火车从成都前往乌鲁木齐。车票上,发车时间为20:05分,而他到车站的时间才刚过18:00。“想着要回家,有些激动,怕路上堵车,提前一点出了门,没想到早了。”曾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相比于周围大包小包双手不空的乘客,曾涛的行李有些“单薄”。不过,行李中专属于自己的,仅有两件换洗衣服,其他的,都是为家人准备的礼物。

排队候车时,白色纸箱从曾涛的左手换到右手,又从右手换回左手,但一直没放下,“过往人多,怕踩到了。”箱子里面,是特别为父亲准备的腰部按摩器。

去年6月,父亲来成都时,不经意扶腰、皱眉的动作,让曾涛有些心酸。长期在外工作的父亲,在曾涛眼中,是个“铁人”,然而,直到看见父亲脆弱的一面,他才意识到,自己长大了,父亲也苍老了。“虽然不贵,但这代表了我的心意,我平时不能在家,就让这个按摩器,代替我照顾父亲吧。”

回乌鲁木齐的曾涛,行囊里装着给父亲的四川土特产。

最有记忆的行囊

记忆中的年味 父亲最难忘的米豆腐

这是曾涛参加工作后第二次回家过年。去年,第一年赚钱,他为父亲买了件大衣,为母亲买了个金手镯。“他那几件短大衣,(父亲)都穿了好多年了,想着给他买件新的。我妈也很少买首饰,我觉得这个挺适合她。”

因为小时候聚少离多,加上父子俩的性格都比较含蓄,两人之间,少有亲密的互动。但曾涛能感觉到,父母在收到礼物后的喜悦——父亲第二天就换上了新衣服,而母亲的手镯,戴在手上,就再没摘下过。

“等自己长大了,才意识到以前有多么不懂事,很后悔,很愧疚。”去年9月,曾涛领了结婚证,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因为渐渐成熟,也更加懂得了父母。

今年回家,他还给渐渐年迈的父母,带去了家乡的味道——火锅底料和米豆腐。曾涛的父母是广元人,因为工作调到了乌鲁木齐。虽然离家多年,但父亲一直难忘家乡的米豆腐。这次回家前5天,曾涛特地托在广元的同学,买了五块抽了真空的米豆腐寄到成都,自己再从成都“人肉快递”到乌鲁木齐。“我也想念父亲炒的米豆腐,小时候在老家他做过,很多年没做了,今年过年,让他再试试身手,我们一起回味一下记忆中的年味儿。”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吴冰清摄影刘陈平

原标题:简单的行囊深沉的爱

[责任编辑:庞梅]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