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泥鳅帮”肆虐黑龙滩:钓自己的鱼 让别人无鱼可钓


来源:成都商报

黑龙滩是不少成都人垂钓的首选,每年冬春休渔期,鱼儿活跃度低,鱼情不好,许多垂钓者期待来年。

“泥鳅帮”

肆虐黑龙滩

黑龙滩是不少成都人垂钓的首选,每年冬春休渔期,鱼儿活跃度低,鱼情不好,许多垂钓者期待来年。不过,臭名昭著的“泥鳅帮”没有停歇:利用用酒、违禁药物浸泡过的泥鳅打窝垂钓,一天轻松钓上几十斤,甚至几百斤翘嘴红鲌(俗称翘壳,以下简称翘壳)等。1月10日,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新年以来,眉山市仁寿县华丰渔业养殖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华丰渔业)在黑龙滩水库渔政管理分站指导下,不到十天的时间,便查获了8起用泥鳅做钓的情况。

连日来,成都商报记者在眉山、仁寿黑龙滩等地多处走访发现,许多用泥鳅垂钓的人在省内外多个大型水库被拒后,去年下半年转战黑龙滩。华丰渔业负责人阙兴海也认同这一说法。2017年8月到2018年1月,黑龙滩共发现了百余起类似情况,18人被黑龙滩禁钓。

震惊

最多一人钓了上百斤

2018年1月6日上午,华丰渔业的工作人员王国军和同事在黑龙滩上一处回水湾处巡查时,发现岸边两个中年男人钓鱼挥杆的频率不正常。上前一查,果然,又是用泥鳅做钓的,旁边的饵料箱里,二十余斤泥鳅还在游动,鱼护里,几十斤翘壳扑腾起水花。“这已经是这周在黑龙滩抓获的第五起用泥鳅做钓的人了。”王国军说。

1月1日凌晨,华丰渔业巡逻人员发现了两名用泥鳅做钓的男子,其渔获虽只有两条翘壳,但每条都在一米左右。1月1日上午,在黑龙滩一农家乐附近,巡逻人员发现了两名用泥鳅做钓的中年男子,在上午劝说一次后,中午时分,当王国军等人巡逻至此时,发现该男子依旧在用泥鳅做钓,王国军等人上前制止,该人极力反驳。1月5日,两名在黑龙滩岸边垂钓的男子被挡获时,正想把饵料箱里的泥鳅倒入黑龙滩,巡逻人员三步并作两步,两人才没有得逞。

阙兴海说,新年以来,便查获了8起用泥鳅做钓的情况。

黑龙滩,位于距仁寿县城10公里左右的二峨山(属龙泉山脉)南麓,被誉为“川西第一海”。每年5~11月,是黑龙滩最佳垂钓期。平时,每天有600人挥竿垂钓。周末,钓友多达上千人。

华丰渔业,是黑龙滩水库渔业合作管理团队,其主要职责是协助黑龙滩水库主管部门对黑龙滩水库渔业资源进行管理,每天的巡逻,是必不可少的。阙兴海回忆,2017年5月左右,黑龙滩水库发现了用泥鳅做钓的人,一开始,人还比较少,进入夏季之后,用泥鳅做钓的人明显增多,截至2018年1月10日,巡逻人员共发现了百余起用泥鳅做钓者,最多的一人钓了上百斤翘壳。

对话

“我们不会下药,别人才会”

在与大量“泥鳅帮”狭路相逢后,阙兴海开始研究泥鳅钓法。

如今的“泥鳅帮”,已不单是指某个团地或地域的人,而是指用泥鳅打窝、泥鳅垂钓者。他们一般选择大型水库,目标鱼种以翘壳为首,兼顾鲈鱼、鲶鱼、乌鱼等肉食性鱼类。阙兴海介绍,选中地方后,他们一般会带上几十斤泥鳅,分批次撒向水中做窝。

阙兴海说,泥鳅打窝入水,因为习性问题不会马上潜入十几米深的水底,会在水层中上方停留一段时间,扭曲游动的体态对翘壳等是致命诱惑,在这个水层以活泥鳅为饵自然收获颇丰。

“有人为了更好控制泥鳅入水后的状态,他们还会在将泥鳅撒向水中之前,用酒、违禁药物等浸泡泥鳅,既让泥鳅不被毒死,又确保其入水后在水面中上层上下游动,不会四散开去。”阙兴海说,这样,只要周围有翘壳等,就会呈包围状围攻过来,渔获自然不言而喻。

在连日的走访中,成都商报记者与巡逻人员查获的多名用泥鳅做钓的人对话。对方均承认,确有泥鳅做钓一事,并表示自己不对。但几乎所有人都称,“以前没钓过,看见别人才模仿”。

至于垂钓和打窝的泥鳅下过药没?众人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没有没有,我们不会下药,别人才会。只有一名资阳垂钓者表示,自己在里面倒了一点白酒,“是资格的粮食酒,没问题的。”但阙兴海表示,在之前发现的多起用泥鳅做钓的人中,在泥鳅中下过药的不少。

危害

钓自己的鱼,让别人无鱼可钓

渔获多了,为何却被众多钓鱼人所厌恶?

作为资深钓友,阙兴海称,用泥鳅做饵料所带来的危害主要集中在四方面:影响水质;改变原有生态链;影响别人正常垂钓;对渔业资源造成毁灭性打击。

“第一、二点,在影响水质方面,为泥鳅入水后持久留于窝中,有些人用酒或毒药将其浸泡,加之养殖的泥鳅生存环境较差,非本水域物种,大量入水后自然有死亡现象,长此以往,自然严重影响水质。此外,钓场一般为原生态的自然水域,水质较好,本无、或很少有泥鳅存在,大量打窝,泥鳅快速繁殖,完全打破原有的生态体系。”在影响别人他人这一点上,也不难理解,只要附近有人用泥鳅做钓,附近的鱼基本上都会集中,周边做钓之人,自然没有好的渔获。

让阙兴海最为担心的是,这种钓法会对渔业资源带来毁灭性打击。阙兴海之前负责的一个大型水库,在2016年迎来了“泥鳅帮”,当时没有多加注意,四个多月后,这座水库里的翘壳几乎被钓空了。

“有人一晚上就可以钓四五百斤翘壳,按照平均一条翘壳重3斤计算,一晚上就要拉150条左右的翘壳,10个小时内,每小时扯15条翘壳起来,也就是说,平均四五分钟就要钓上一条翘壳,你想一想,这有多恐怖?”阙兴海痛心地说。

困惑

取证难,违法成本低

何以按此法做钓者络绎不绝?采访中,黑龙滩水库渔政管理分站站长梅建聪也是诸多无奈。

“首先是人手少,黑龙滩水域面积23平方公里,我们加上华丰渔业的人,也不过百人,想要24小时无盲区地巡逻,几乎做不到。”梅建聪说,这就给了那些不法的钓鱼人员可乘之机。

取证难也是一个重要方面。梅建聪说,有许多用泥鳅做饵料甚至在泥鳅中下药的人,远远见到巡逻队员前来,几秒钟的时间,就可以将泥鳅倒掉。此外,还有黑龙滩周边的接待点或当地人为一些非法钓鱼者打掩护、提供非法钓鱼工具等。

阙兴海告诉记者,在黑龙滩边的一个村子里,有几兄弟。有人开出5万元年薪的工作,他们根本不去,就在黑龙滩边钓鱼为生。阙兴海说,据自己从和他们进行交易的鱼贩处掌握的情况,这几兄弟一晚上就能钓获上百斤鲤鱼等,一年获利至少30万以上。

违法成本低,打击力度不够,让许多非法钓鱼、盗鱼者趋之若鹜。梅建聪算了一笔账,假若一个非法钓鱼者带着价值三百元的几十斤泥鳅来做钓,运气好一晚上能钓上百斤翘壳,如果发现了,大不了损失几百元,如果没有被发现,这上百斤黑龙滩翘壳在冬季价格为五千至一万元。

打击

水库尝试黑名单机制

梅建聪等人也深知,如果打击力度不够,这些人必将继续想办法“钻空子”。

“作为管理方,我们保水也保鱼,既要加强管理,也要加强对钓友的引导,我们欢迎所有的热爱环保、爱护黑龙滩的钓友,但对于带有破坏与掠夺性的垂钓方式,我们将坚决杜绝。”梅建聪说。

阙兴海告诉成都商报记者,2017年11月25日,黑龙滩水库渔政管理分站与华丰渔业再次召开会议,明确黑龙滩从即日起全面禁止泥鳅做钓。巡逻队员加大巡查力度,一旦发现有人用泥鳅做钓,将马上没收其钓鱼卡,以后不再为其办理钓鱼卡,这相当于将他列入了黑龙滩垂钓黑名单。

截至目前,已经有18人被列入黑名单,其中12人是用泥鳅垂钓被查获,其余的人则是因电鱼、盗鱼等行为被没收了钓鱼证。阙兴海说,下一步也将考虑建立“红名单”,如连续三年办理钓鱼卡且无任何污点的垂钓者,可以考虑减免一些费用。

原标题:用酒或药物泡泥鳅做饵一晚上可钓数百斤鱼 起底“泥鳅帮” 黑龙滩建钓鱼“黑名单”18人被禁钓

[责任编辑:王萍]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