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爱尔兰“蓉漂” 娶了个川妹子 开了家标新立异的书店


来源:华西都市报

在成都玉洁东街,开店十一年的老书虫书店俨然成为一处地标。

高岩和四川姑娘佩怡一见钟情,相识3年后步入婚姻殿堂。

高岩在首届中欧国际文化节上

在书店里度过悠闲时光的老外

书店里悬挂的楹联:笑语江南客

老书虫书店其他店的装修风格与成都店迥异。

在书店里表演的老外

在成都玉洁东街,开店十一年的老书虫书店俨然成为一处地标。

2017年末,老书虫书店前装扮了喜庆的圣诞树,偌大的门廊是慵懒的猫午后打盹的天地。门口张贴着脱口秀海报,预示着夜幕降临时,这里会上演一场喜剧表演。走进老书虫书店,直观感受就是暖,这宁静一隅,如一盏温暖的灯,照亮着城市一角,褪去一丝清冽的冷。实际上,这也是爱尔兰人Peter Goff的自留地。

2001年,Peter Goff作为《每日电讯报》的驻外记者来到中国,由于没能找到一家适合外国人的书店,便和朋友合计在北京开了老书虫书店。2006年,他把老书虫带到了成都。

11年间,老书虫书店一点点成长,兼具了咖啡馆、文化沙龙、写作小组和举办文学节、音乐分享会等功能,见证了成都人阅读习惯的变化,也影响着他们的文化习惯。“蓉漂”的日子里,Peter Goff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字“高岩”,还当上了四川女婿。

初来不适阅读习惯无处安放

2001年,高岩来到中国,彼时他的身份还是《每日电讯报》的驻外记者。这个旅居过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记者,在踏上中国这片土地之际便决定留下来,美食、文化、城市氛围和可爱的人,每一样都新鲜,“这里有伟大的故事。”

中国的第一站,高岩来到了北京。决定留下后,他发现自己多年养成的阅读习惯无处安放。北京有很多书店,可想要寻觅一家英文书店,依旧困难,“这里没有可以读英文书的地方,我需要一个英文书店。就这样,老书虫诞生了。”

高岩在中国走南闯北,一部分源于爱自由,一部分也来自迫切地想要触摸文化的灵魂。不少“蓉漂”初到成都,最难忘一定是热辣的火锅和呆萌的熊猫,这些高岩也爱,最让他不舍的,还是源远流长的文化,“这里有很长的文学历史,茶馆历史……”高岩停顿了好几次,用不太顺畅的中文讲述着他和成都的遇见。

未曾体验过的神秘和触碰过的文化,让成都成了高岩的又一个落脚点。2006年,他把老书虫带到了成都,把自己定格为一名“蓉漂”。

标新立异开家生活美学空间

不考虑其他,午后的闲暇时光,点上一杯咖啡,手捧书籍阅读,大概是最惬意的事情;夜幕降临,邀上三五好友齐聚,这边谈笑风生,那边还有精彩的分享会上演,兴致一起,再端起一杯红酒,悠然自得。

乍一想,两个画面一个恬静一个喧闹,一定分处在城市两角,不过在老书虫书店,高岩让空间融合,将它们揉成一幅画面。老书虫既是书店,也是咖啡厅、礼品店,更是休闲社交场所和生活美学空间。让人意外的是,高岩不仅是这家书店的老板,更是总设计师:老书虫别致的装潢和中外结合的设计,全部出自他之手。

走进老书虫书店,迎面而来的木质书架整齐地摆放着英文书籍,你可以找到英文版的《哈利·波特》、《孤独星球》等中国读者耳熟能详的外国读物,也能发现未曾闻名的英文专著;书店中间,几张雅致的小方桌上坐着三三两两的客人,冬季午后,在这点上一杯咖啡,可以度过一个温暖的下午;再往前是购书区,琳琅满目的外文书籍吸引了不少学生。

目前,老书虫书店拥有图书约1.6万册,宛如一个小型的图书馆,英文小说、英文杂志,几乎包罗万象,而这些英文书籍,大多都是高岩从国外一本本“背”过来的。

不过这个书店最了不起的成就,还是“老书虫国际文学节”,这个坚持了十年之久的专属节日,每年都会邀请千余名来自世界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作家,多元文化交融的同时,也将中国的年轻作家介绍到国际市场,让世界了解中国的当代文学。《房间》作者爱玛·多诺霍、美国国家图书奖得主科勒姆·麦凯恩、以色列作家大卫·格罗斯曼等都曾受邀出席,而中国作家莫言、阎连科、毕飞宇都曾是这个文学节的座上宾。

如今,老书虫书店开到了北京、成都和苏州,就连最年轻的苏州店已有十年历史。

爱心结缘做公益俘获四川妹子芳心

在成都,高岩除了老书虫书店的老板外,还有一个身份:“四川女婿”。

2010年,他与四川女孩佩怡一见钟情,并在2013年结为夫妻。两人的相恋,是一场关于爱心的相遇。

那时,佩怡在一家外企做商业拓展经理,闲时参加志愿者救助活动。来中国几年后的高岩也热心公益事业,在一家慈善基金会中负责相关工作。

2010年,高岩所在的慈善基金会支援了汶川一所幼儿园的重建,刚好佩怡也加入了这个项目,并担任协调和翻译工作,两人便有了深入的接触和了解。

“他成熟也稳重。”时至今日,佩怡回忆起两人的初识,忍不住心生甜蜜。年长十九岁的高岩,在她眼中不仅成熟体贴,也非常浪漫。

佩怡生性简单率真,不讲求过多条件,恋爱中也不在意形式,也不追求刻意的惊喜,高岩却常常为她制造浪漫,“我的生日,他比我还记得清楚。”更不用提情人节这类自带情愫的节日,“他总是提前很久告诉我,情人节要来了。”然后两人相约着吃一顿大餐,贴心地为对方准备礼物,仪式感十足。

平等、自由、甜蜜,这对跨国情侣的恋爱没有遭遇传统观念的阻碍,佩怡带着高岩见了家长,男友的成熟与靠谱收获了出乎意料的赞美,“虽然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但很奇怪,家里长辈完全没有反对我们在一起。”相识三年后,两人步入了婚姻殿堂。

琴瑟和谐参加文学节“顺便”度蜜月

高岩与佩怡,婚后没有太多的波澜,大多是细水长流的温情和琐事,两人互为臂膀,过着简单的小日子。

“我们俩对精神世界的要求都很高。”每天起床后,高岩和佩怡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BBC,讨论当下全球事件的看法,“无论哪个国家发生的事儿,我们都会关注。”

他们都对室内装修有着极大的热情,闲来无事时一起逛逛家居市场。高岩不同于大多数男性对逛街有着天然的抵抗,他是佩怡口中体贴入微的丈夫,“如果有什么家里需要购买的东西,我们都一起逛街,他的品味很不错,很独到也很有设计感。”

不过两人最大的共鸣大约来源于对文学的追求,老书虫书店无论举办任何活动,总能看到佩怡默默支持的身影。

老书虫文学节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也是世界文学节联盟的成员之一,高岩和佩怡也会受邀出席各国的文学节,两人相约着一起去看更广阔的世界,法国圣马洛、加拿大多伦多、英国爱丁堡……“我们的蜜月都是在国外参加文学节时顺便度过的。”佩怡说,这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儿,也要与国际文化节接轨。

开店十年蓉漂一点点实现梦想

书店对高岩而言,是一种执念般的存在。无论去哪旅行,当地的书店一定是其中一站,尤其是那种特别小、特别老的书店。有时,店员会上前来询问对什么类型的书感兴趣,然后从一大堆书中精准地找出他的需求;有时,只是漫无目地在翻书,店员会根据你的翻阅记录找出你感兴趣的读物,“那些书名和作者,可能从未听说过。”

这种对书的掌控,是高岩欣赏的态度。在成都的书店中,用“标新立异”来形容老书虫也不为过。这源自高岩对书店的定位,“想把书店打造成思想的超级市场。”而他要做的就是不断地建立读者和作者之间的关系,拉近他们之间的交流,将有创意的人汇聚到一起。

因此,即便在寒冷的12月,也能在老书虫书店欣赏到类型各异的活动,欢脱的脱口秀,文艺的读书会,目不暇接,也不拘泥于形式。这样的定位和特色,也为高岩带来过盛名。早在2011年,《孤独星球》出版的《2011孤独行星最佳目的地》中“全球十佳书店”一栏,老书虫成功当选,这也是唯一上榜的亚洲书店。提及当选原因,高岩说:“他们(《孤独星球》)觉得我们的活动内容很多。”

这一点,都江堰作家王国平深有感触。2017年11月25日-27日,由老书虫和欧盟驻华代表团联合举办的2017首届中欧国际文学节在方所举行,吸引了来自欧盟和中国的29位曾经获得过文学奖项的优秀作家到场分享,王国平便是其中一位。

“成都从来都不是一个保守和封闭的城市,这个文化节就是其中的一个缩影。”或许,王国平的交流初体验让他对成都的强大有了更深切的体验,而对蓉漂高岩来说,这何尝不是一步一步地实现了理想的书店模样呢?

[责任编辑:廖廷辉]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本网指定法律顾问: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