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981年,罗中立的《父亲》在京展出,引起强烈共鸣


来源:凤凰网四川综合

2017年12月29日,罗中立手稿展(1963-2017)在四川美术学院罗中立美术馆开幕。这是著名艺术家罗中立最大规模的个人作品展

1981年元月,四川美院罗中立创作的《父亲》,在中国美术馆“全国第二届青年美展”上展出,引起强烈共鸣。《父亲》获得此次美展一等奖,也成了《美术》杂志第一期的封面作品。

油画《父亲》

《父亲》首先亮相成都,震撼心灵

1980年10月,四川青年美术展在四川省展览馆(现名四川科技展览馆)开展,展出了四川青年的500多件美术作品,四川美院学生作品占五分之二。成都的这次美展正值“文革”结束不久,文化解冰,大量美术作品冲破了“文革”的僵化教条,大放思想解放的异彩,无论是内容和形式对观众产生过极其强烈的震撼力。

罗中立与他的《父亲》

美展中有不少反思、伤痕作品,比如:程丛林创作的油画《 1968年x 月x 日雪》,惊心动魄再现文革武斗宏大场面,揭示两派青年的狂热与无辜; 王亥的油画《春》、龙全的油画《冬夜》、何多岑等人合作的油画《我们曾经唱过这支歌》、王川的油画《再见吧,小路! 》、程丛林的油画《1978年夏夜》等作品,则从不同角度,表现一代年轻人从下乡,到回城,到高考,各种酸甜苦辣和不同生活体验,引起观者的深思和共鸣……

参观者与《父亲》

罗中立的巨型肖像画《父亲》,更让人心灵颤抖,百感交激。油画用摄影般的真实,再现一位父亲——老农形象,枯黑的脸上布满皱纹,深陷的眼睛,有凄楚、迷茫、恳切、期待,牛羊般的善良直透心窝;焦灼开裂的嘴唇,仅剩一颗门牙,不知尝过多少的酸、甜、苦、辣;犹如耙犁一般的破伤大手捧着一个锔起的破粗瓷碗喝水,细小毛孔里渗出的汗珠,稀疏口胡须,还有苦命痣,无不打上了艰苦劳动,生活悲惨的烙印,站在画像前,能感到了“父亲”身上的烟叶味,肌肤在抖动,血液在奔流;他与过去“三突出”、“高大全”的形象大不相同,正是这样的“父亲”,脸朝黄土背朝天,养育着我们……

罗中立的《春蚕》

《父亲》的创作和持久影响力

据罗中立回忆说,改革开放后,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的征稿消息一发布,班上的同学都在准备,同学画的大多集中在伤痕类题材,他有意识选择农民题材,避免跟同学“撞车”。

程丛林的《 1968年x 月x 日》(1980年展出)

罗中立的创作并非一气呵成,他画了好几稿:第一稿画的是一个守粪的农民,即便是除夕夜还在寒风中守粪。第二稿画的是一个收获的农民,取名为《粒粒皆辛苦》;后来他把人物的侧面肖像换成了正面的头像,一个人戴着洗旧的军帽,手中拿着一个很有沧桑感的军用水壶,取名为《生产队长》。

王亥的油画《 春》(1980年展出)

最终,罗中立画成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取名为《我的父亲》,感激那些苦苦地支撑着这个国家,饱经生活风雨,坚守做人本分的父辈,以表达对他们深沉的爱与敬。

王川的《 再见吧,小路》(1980年展出)

油画《父亲》的尺寸为216x152公分。罗中立说,当年创作时没有足够大的画布,利用两块布缝在一起的,如果用缝纫机缝,会有明显的痕迹。后来,一位老师用手缝的方式,帮他拼接了一块大的画布。那个时候,借用领袖画像的超大规格,画了一个农民的肖像,也引起一阵热议。

油画《父亲》成了经典,每到“父亲节”,不少人想到他,便在微信圈里热传图片,但看到真迹的人也不多。

程丛林的《1978年夏夜》

2017年12月29日,罗中立手稿展(1963-2017)在四川美术学院罗中立美术馆开幕。这是著名艺术家罗中立最大规模的个人作品展,也将他著名作品《父亲》的创作手稿及素材,做了最完整的呈现。

[责任编辑:龚兰兰]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