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954年,川藏公路全线通车,2000多名军民为此付出生命


来源:凤凰网四川综合

当时要在然乌沟峭壁半腰,凿出一条悬崖石道。据杜琳回忆说:“然乌沟8公里路,投入了3个团的兵力

1954年12月25日,全长2255公里的川藏公路(注:原称康藏公路,1955年原西康省撤销后,称川藏公路,以成都为起点)和全长2100公里的青藏公路全线通车。

数十万军民凭着双手和简单的劳动工具,在平均海拔4000米的高原,战胜千难万险,用四年时间修成川藏公路,每一公里路都有一至两名官兵付出热血和生命。

雅安人民欢送车队出发

两条“吉祥彩虹”连通雪域高原

川藏公路,又称为康藏公路,东起四川省省会成都市,西止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市,公路有南北线之分,南线由四川成都、雅安、康定、东俄洛、巴塘,西藏芒康、左贡、邦达、八宿、波密、林芝、八一、工布江达、墨竹工卡、达孜至拉萨,全长2146公里,属国道318线(东起上海人民广场,西至西藏中尼公路樟木口岸)的一部分。

北线由成都至东俄洛与南线重合,再由东俄洛与南线分开北上,经乾宁、甘孜、德格、西藏江达、昌都至邦达又与南线重合,直抵拉萨,全长2414公里。

汽车进达拉萨受到当地人民热烈欢迎

川藏公路从1950年4月开始动工,经过11万军民的艰苦修建,北线于1954年12月正式通车,2000多名军民为此付出了生命。

此后,筑路大军又继续修筑了东俄洛经巴塘、芒康、左贡至邦达南线段,并于1969年全部建成通车,被正式列入国道318线的一部分。

同时通车的青藏公路,起于青海省西宁市,止于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成长的柏油公路,也是目前通往西藏里程较短、路况最好且最安全的公路。公路全长1937公里,为国家二级公路干线,路基宽10米,坡度小于7%,最小半径125米,最大行车速度60公里/小时,全线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虽然线路的海拔高,但登上昆仑山后高原面系古老的湖盆地貌类型,起伏平缓,共修建涵洞474座,桥梁60多座,总长1347千米,初期修建、改建公路和设备购置总投资4050万元,每公里平均造价2.52万元。这条公路于1950年动工,1954年通车。

行驶在川藏藏公路上的车队

作为祖国内地进出西藏的五条重要通道,(川藏公路、青藏公路、青藏铁路、新藏公路、滇藏公路,其中滇藏公路国道214线在西藏芒康与川藏公路汇合),担负着联系祖国东西部交通的枢通作用,无论在军事、政治、经济、文化上都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和地位。它是藏汉同胞通往幸福的“金桥”和“生命线”,是联系藏汉人民的纽带,具有极其重要的经济意义和军事价值。

2000多名烈士长眠大山大河

1950年,解放军部队进军西藏时,没有一幅像样的地图,要在“世界屋脊”上踏勘公路线,何等不易。

测绘队成立后,军管会在接收的国民党仓库找简单仪器,又把炮兵测距仪要来“充数”,两个藏族翻译配合地名调查。

测绘队跟着154团一路艰苦行军进拉萨,一路测量。后又开赴江孜、亚东一线,初步掌握了第一手资料,以10万比1的比例尺,绘制出地图。

悬崖峭壁上开凿公路

有“先头部队”打下基础后,先后又有10多个勘察队(组)共600余人相继上路。他们完成踏勘任务回来时,一个个衣衫破烂,满头长发,面黄肌瘦……

雅安到昌都的线路确定了,打通雀儿山是按时通昌都的关键。1951年初冬,总计1.2万人的筑路大军投入雀儿山区的“攻坚战”。

“住的是5000米高度,睡的是斜坡30度,气温是零下30度,开水是沸点70度,我们的劳动热情却到了100度!”这是当年打通雀儿山战役,战士们的顺口溜。

修路战士创造新的爆破方法,提高效率百分之一百二十

张福林时任18军53师159团3连炮班班长,带着全班利用休息时间到工兵部学习,很快掌握了在特坚石、孤石、片石上打眼装炸药的技术,成倍提高工效。

白天,他领着全班奋战在风雪中;收工了他主动留下来装药点火;夜里,大家都入睡了,他还在清理和整修全班的工具……

1951年12月10日中午收工休息,张福林照例在工地上检查炮眼及装药情况,发现一个炮眼有毛病,赶紧去处理。不料,一块巨石滚下来,砸在他的右腿和腰上。战友们奋力搬开巨石,不知疲倦的班长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

川藏公路的一段

为保证1954年底川藏公路全线通车,西南军区决定东线(从昌都向西)、西线东线的施工部队在每一段工程开始前,都要背运粮食、工具到工地。 修好一段,往前“背”一段, 简直就是“背着公路往前走”。

1953年,最难“背”的是怒江天险和然乌沟石峡这两段公路。

怒江天险两岸陡壁峭崖,高差达1900米。当筑路大军到达时正值6月汛期,江水暴涨。最终,战士们只用了3周就完成了开石方任务。又经过28天,一座长87米、距江面33米高的“贝雷式”钢架桥终于跨过怒江。

藏族人民动员了近二十万头牲畜支援川藏公路的筑路部队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王勉之说:“有一个战士修怒江桥时,掉进了桥墩,谁也没办法把他救出来,他就这样长眠在桥墩里。现在,老的怒江桥只留下这一个桥墩,就像是一座特别的纪念碑……”

当时要在然乌沟峭壁半腰,凿出一条悬崖石道。据杜琳回忆说:“然乌沟8公里路,投入了3个团的兵力,我们159团承担了四分之一的任务,牺牲了30多人。这些战士都没留下名字,后来,我们在然乌湖边建了纪念地。”

藏民出门旅行可以坐汽车了

(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龚兰兰]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