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965年,大型泥塑《收租院》在京展出引起轰动


来源:凤凰网四川综合

《收租院》是一代人的记忆,是雕塑艺术的一个典范

1965年12月23日,北京中国美术馆,大型泥塑《收租院》布展就绪,第二天一早拉开帷幕,这里展出的仅仅是一部分:40个真人大小复制泥塑、部分大型照片。

专家称:《收租院》是“美术界的原子弹”

泥塑《收租院》是在四川大邑刘文彩庄院里创作的。9月13日,全国美协负责人华君武、王朝闻等来到大邑,随行还有《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记者和电影摄影师。

看了《收租院》泥塑群像后,王朝闻很兴奋,他说:“《收租院》是美术界的一颗原子弹”!

接着,全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现代雕塑奠基人之一刘开渠也来到大邑,他说:《收租院》是“雕塑史上的一次革命!”接着正式通知上京展览。

《收租院》在北京展出后,这颗“原子弹”引爆了,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力。全国各大报纸头版刊登了消息,用几个版刊载了《收租院》的照片。

1965年第6期《美术》杂志,成了《收租院》的专刊。 

《收租院》在京展出仅30多天,就接待观众240404人,登记等待观看的还有200万人。

1966年,《收租院》拍成了长纪录片,在全国各大电影院反复上映。

当年,《收租院》编写进了课本,中小学生们人人学习。

全国各地有组织的或自发涌到四川来参观《收租院》原件,人流如潮水一般……

冲击波还扩散到了国外:上个世纪70年代,《收租院》先后在阿尔巴尼亚、越南、德国、美国、韩国、日本、意大利等地展出……引起震动。

过了二、三十年,其影响力还没完:1988年,《收租院》用玻璃钢镀铜新材料复制,在日本巡回展出。

1999年,蔡国强复制的《威尼斯收租院》参加威尼斯双年展,获金狮大奖。引起一场旷日长久的版权纠纷……

阶级斗争的活教材雕塑艺术的新典范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毛泽东主席重提阶级、阶级矛盾、阶级斗争。全国各地都在开展“四清运动”、“阶级教育”、“忆苦思甜”。四川省也动起来抓典型,成立了大邑地主庄院改馆领导小组,决定用民间泥塑形式,在刘文彩庄院,再现农民被迫交租场景,表现恶霸地主的歹毒,贫下中农的疾苦。

1965年6月,四川美院教师王官乙、赵树同,带领五名美院雕塑系学生来到大邑,会同地主庄园陈列馆美工、文化馆干部、民间艺人,组成集体创作队伍。

他们访贫问苦,收集素材;请当地农民当模特,排演收租情形;创作组赶集买柴禾搭架子,下田挖泥巴加稻草做泥胚,每个塑像成本只花了几块钱。

泥塑群像从6月23日正式动工,用了四个多月,就基本完成了。

《收租院》原来安排四大段,后改为交租、验租、风谷、过斗、算账、逼租、怒火四个场景。共有26组情节,114个人物,82个男人,32个女人,其中17位老人,18个娃娃,96个正面人物,18个反面人物,还有一条狼狗……

场景用了156件道具,其中71件是真家什,比如风谷机、鸡公车、桌子、椅子、木斗、草帽、扁担、箩筐、竹棍、绳子等。

泥塑群像与收租院环境浑然一体,收租情节与人物心理刻画惊心动魄、情节细节栩栩如生,集中表现了地主阶级对贫下中农的残酷剥削压迫。

1965年10月,大型泥塑《收租院》在四川大邑对外展出,全国的人千里迢迢乘车甚至走路前来接受教育,每天参观达五、六万人,闭馆后捡到许多被挤掉的鞋子。

讲解员声情并茂,农民现场诉苦,院子里口号声、哭泣声响成一片。有的观众哭晕在地,有的观众挥动拳头,要去打那些泥巴做狗腿子、管家……

随着时间推移,《收租院》曾面临两次被砸烂的危险。第一次文革是造反高潮,红卫兵小将说:这些泥塑哭哭啼啼,破破烂烂,丑化贫下中农,砸了!省上连忙派人整改,加了许多革命群众奋起造反闹革命的内容。本来刘文彩解放前就病死了,被重塑成被贫农和解放军活捉,拖出去枪毙掉。

第二次是改革开放后,不再提“阶级斗争”,也不进行“阶级教育”了。一些人说,《收租院》严重丑化刘文彩,情节统统是捏造的,应该把它砸了!有关部门经过调查,把水牢、地牢、刑讯室……有些艺术加工的东西撤掉了。

但是请不用担心,《收租院》还在,如果你去参观蜀西大宅门——刘文彩庄园,还能够看到它们。

《收租院》是一代人的记忆,是雕塑艺术的一个典范,应该让它永远保留。

[责任编辑:田如丹]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