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惩罚举报学生 侦探型班主任“红”了


来源:红星新闻

一件小事,,宁波一所小学的班主任老师王悦微“红”了。

一件小事

宁波一所小学的班主任老师王悦微“红”了。

班上有人举报同学私自带巧克力上学并骂人,班主任王悦微叫来两人一问究竟。一位同学喊着:“因为他威胁我!他叫我把巧克力送给他吃,他就不告老师!我没给他,他就把我告了,还来笑话我!”最后,王悦微让举报者看着同学把巧克力吃了,还要举报者写道歉信、为这同学做十件事。王悦微的理由是:举报者威胁勒索同学,选择性讲述事实,可耻。

“班主任惩罚举报者”一事迅速在网络流传,引发广泛关注。

王悦微的微博“我们1班”如今已有58万粉丝,这个5年来更新了2600多条内容的微博,是王悦微14年教师生涯最闪光的部分。上了网络热搜之后,班上同学一本正经地拿出笔和本,找王悦微签名。

“我喜欢公平公正的生活,虽然渺小如我,改变不了整个世界,但我可以在我的班级里营造这样一个小小的世界:作恶就要被惩罚,善良就应该被保护,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受过欺负的瑟缩和委屈,每个人的心都是光明的,每个人的灵魂都是自由的。”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王悦微这样说。

她是学生口中的“侦探”

“我们只服王老师,搞清楚事实再做决定”

没课的时候,宁波华天小学602班的王悦微很少闲着。在能掌控的时间里,王悦微给学生讲写作,教毛笔字,带着学生去操场跳绳,中午吃完饭要给43个人默写词语,放学后带着听写出错的学生去食堂改正。

602班极少有安静的时候,“问题学生”不少。该校副校长王瑶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前几年家长都想方设法把孩子送进重点小学,生源并不是很好,近一两年才有所好转。王悦微把“问题学生”的课桌安排在前排,有两张和讲桌并列,成绩最好的两个学生坐在最后一排。窗外有什么动静,学生扭头了,王悦微瞄到就提醒说:“就是有学生不专心,老管别人做什么。”连说两次,怒目而视。

尽管如此,王悦微依然被学生称赞温柔,“王老师不罚站、不打人、从不骂人,太好了。”学生沈强(化名)说,“王老师迫不得已才会发急。”

课间,学生们挤在红星新闻记者四周争相爆料,想被写进报道,“出名”。有个学生被称为“老大”,他“嘘”了一声,周围安静了。他叫陈小风(化名),说他们班气走过7个代课老师。三年级后,王悦微休产假,并答应家长一定回来再教他们。陈小风(化名)说:“我们只服王老师,她是个侦探。她能查出来谁在黑板上写脏话,反正她都是搞清楚事实再做决定。”

王悦微认为“问题孩子”本性都不坏,要矫正的是学习习惯,让他们集中注意力。“就算你学习好,让我看出来嫉妒心理,我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会狠批。”她认为,“每一个‘问题孩子’背后,家庭都有或多或少的问题。”王悦微教过学生的家长,有的是病人,有的家庭条件不好——“白天把床吊起来,晚上再放下”。

每天,王悦微都要在家长群点名,提醒家长监督学生们做作业,但收效甚微。“不做作业的总是那几个。”她有些无奈,但又说:“但我要做我该做的,每天提醒还是要提醒。”

对家长在群里奉承老师的新闻,王悦微哈哈大笑,“从来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以前不懂,就知道挑战传统”

现在每天都在琢磨一篇课文怎么教

这不是“我们1班”第一次“火”。2013年,王悦微传了当时学生“大头妹”的作文《历史乱套了》,短短的几百字凭借天马行空的想象征服网友,叹其“前途无量”。

王悦微是语文老师,常在“我们1班”晒学生作文。最近有一篇写芦花的文章,转发过万。

602班最近的练笔是“给偶像的一封信”。有个学生写偶像是曾昭燏(曾昭燏,1909年生,曾国藩大弟曾国潢的长曾孙女,女博物馆家、考古学家,生前曾任南京博物院院长)。王悦微提到这个学生,表现出一种担忧:“这么小就知道曾昭燏,好厉害!但我现在最警惕某些虚假的才华,外界的夸奖都是一时的……”

14年前刚做老师时,王悦微每天都让一年级的小孩写日记,一句一句改,但效果不好。第一个学期考试结束,她的班级语文平均分比其余班低8分。校长很生气,把她叫进办公室,说:“你不是说教语文才能发挥你的才能吗?你就给我这样的成绩?”

后来王悦微发现,低年级学生最重要的是拼音、写字笔序、习惯培养、朗读、造句,写文章为时过早。“以前不懂,就知道挑战传统。”现在,每天午饭后她要给学生听写词语。

尽管教书14年,王悦微对照她喜欢的老师,判断自己对教学只是“刚入门”。2013年她跟着一位励姓老教师学习教课,喊老教师“师父”,每天都在琢磨一篇课文怎么教。师父说,“别看市面上任何教材书,自己去备课。”王悦微记到现在。

最初想做记者

朋友曾让她辞去工作北上赚钱

2012年,王悦微的朋友建议她开一个微博,专门分享自己的教学,便有了“我们1班”。在朋友的催促下,王悦微养成了经常更新的习惯。现在,她拥有58万粉丝。现在那位朋友在北京工作,经常半开玩笑地让王悦微辞去宁波的稳定工作,北上赚钱。

王悦微说自己比较懒,也没有挣钱的欲望。她经常听说身旁的老师辞职出去开一个作文课,教200个孩子,一个人一学期收2000块钱,三四个月能挣40万。她一个月拿5000多元的工资,“听听笑笑,不羡慕”。

“教育的事实是如此琐碎。”王悦微要事无巨细面对一切未知的学生行为,还要不停向家长重复讲监督学生作业的期许,再迎接一次次不如意的结果,然后重整旗鼓,保持振奋。只要学生有一点儿不一样她都能看到,并认真讲“肉麻的话”赞赏,不吝啬拥抱。

王悦微毕业于宁波师范学院。大学期间她接触到中国近代新闻史上著名报人邵飘萍,读“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暗自决定做记者。毕业后,家庭有所变故,她遂了父亲的心意,做了老师。

[责任编辑:王萍]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