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西门庆、袭人和酸梅汤


来源:封面新闻

有时,一出戏往往红了配角,换了书,也是如此。一部《水浒传》,传承下来,搜索指数最高的,或许,还是潘金莲和西门庆。第二十四回,潘金莲初遇西门庆,一个失手,叉竿不牢,正好打中了头巾,西门庆一看,是个妖娆妇

有时,一出戏往往红了配角,换了书,也是如此。一部《水浒传》,传承下来,搜索指数最高的,或许,还是潘金莲和西门庆。

第二十四回,潘金莲初遇西门庆,一个失手,叉竿不牢,正好打中了头巾,西门庆一看,是个妖娆妇人,迷的不要不要的,不知如何勾搭是好,只能找王婆讨主意。

潘金莲剧照

第一个道具,就是酸梅汤。

王婆装傻,只说:大官人,吃个梅汤?西门庆回:多加些酸。等王婆做好,他慢慢吃了,却说:王干娘,你这梅汤做得好,有多少在屋里?

这时候,中国文字的艺术来了!

王婆一语双关:老身做了一世媒,那讨一个在屋里。西门庆装:我问你梅汤,你却说做媒,差了多少?王婆道:老身只听的大官人问这媒做得好,老身只道说做媒。

乱入的梅汤,是个啥物事?其实,就是酸梅汤。

魏子云的《金瓶梅词话注释》里,专门做了注解:北人每以酸梅配冰糖熬之,调以玫瑰、桂花等香味,加冰镇之。

《水浒传》的年代,是宋金元时期,但酸梅汤的历史,显然不止于此,据说商周时期,老祖宗们就学会了倒腾梅子,提取酸味来做饮料。

西汉礼学家戴圣编的《礼记》,主要记载的,是先秦的礼制,里面有一篇《内则》,说到了饮品六种,重醴、酏、浆、水、醷、滥,从郑玄的注释来看,酶,就是梅浆,也就是梅子做的饮品。

宋朝时,这款有关梅子的饮料,仍在发扬光大。

比如《武林旧事》,“凉水”一节中,提到“卤梅水”,也是类似酸梅汤的一种清凉饮料。比较高端一点的,还有一种雪泡缩脾饮,算是进阶版本,包括砂仁、乌梅肉、草果、甘草、干葛、白扁豆等,煎成浓汁,水井冷藏,或是加上窖藏的冰块,一碗下去,沁人心脾。

梅子,能作为饮品界别的常青树,估计还是因其实用,算是一味药材。

初唐医典《千金翼方》中,就已记载了“乌梅汤”。古代医药界大佬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里,也专门写过它:梅实采半黄者,以烟熏之为乌梅。

梅浆、乌梅,如何演化成了酸梅汤?据说是朱元璋的功劳。

传闻元朝末年,湖北襄阳发生大瘟疫,当时还是小贩的朱元璋,恰好在这里卖乌梅,不幸也染上了病,躺在床上,他偶然吃了点乌梅,觉得神清气爽,灵光乍下,加了山楂、甘草,拿来熬汤吃,身体很快复原。

颇有经济头脑的他,迅速改卖酸梅汤,为以后的皇帝之路,挖到了第一桶金……

不过,酸梅汤真正成为饮品界的NO.1,还是靠官方盖章。

到了清代,拥有最多高精尖厨师的御膳房,经过一番改进,成了宫廷御用饮品,名字也摇身一变,不叫酸梅汤,叫士贡梅煎。

这种强行拉高逼格的事情,现在也不少见,比如你打开某宝,买上一袋酸梅汤材料,牛皮纸袋,上书士贡梅煎几个字,再细看,旁边扭扭捏捏,还有一行小字:酸梅汤。

或许上行下效的缘故,清朝的贵族,也很爱喝酸梅汤,比如吃喝宝典《红楼梦》。

第三十三回,在贾政老爹的眼里,宝哥哥跟男戏子、女丫鬟都有一腿,简直是不学无术、行为失检,暴怒之下,把宝哥哥毒打一顿,引得上到贾母,下到侍女,老中青的女子们,心都伤了个透。

于是乎,酸梅汤又粉墨登场了。

王夫人叫袭人,问吃了什么没有?袭人说:老太太给的一碗汤,喝了两口,只嚷干喝,要吃酸梅汤。我想着酸梅是个收敛的东西,才刚捱了打,又不许叫喊,自然急的那热毒热血未免不存在心里,倘或吃下这个去激在心里,再弄出大病来,可怎么样呢。因此我劝了半天才没吃,只拿那糖腌的玫瑰卤子和了吃,吃了半碗,又嫌吃絮了,不香甜。

想想,酸梅汤是个什么阿物儿?被打得半死不活,宝哥哥的念想,也不过是一碗酸梅汤而已。

不过,正如西门庆、王婆的做媒(梅),这里的酸梅汤,也不会是一个简单道具。

正如《本草经疏》所言,乌梅,齿痛及病当发散者咸忌之。识大体的袭人,规劝住了贾宝玉,自然更能得王夫人欢心。同样的,正是这一次次挣表现,也为以后的如夫人之路铺好了石子。

再说说民间,自从酸梅汤,变身清宫异宝御制乌梅汤后,又迅速风潮倒回,在民间风行,大街小巷,处处可见摊贩的踪影。

比如《晒书堂笔录》等,就有记载,扯一块“冰镇酸梅汤”的幌子,摊上插一根月牙戟,表示夜晚熬的,还有茶婆,拿着一对小青铜碗,乒乒乓乓的碰击,冷冷作声,清圆浏亮,以此招徕客人。如果有人买,就拿铁锥凿碎冰块,放到梅汤里,喝一碗,暑气全消。

这时候,酸梅汤的做法,基本已经固定下来了,标配就是乌梅、山楂、甘草、陈皮,还有冰糖,其他添减,各随喜欢,比如现代人的酸梅汤,就喜欢加一味洛神花。

不过,要说真正画龙点睛的,或者说是酸梅汤的最佳CP ,则是冰。

据说老北京的酸梅汤,比如琉璃厂的信远斋,是在半夜里熬,放在瓷缸后,镇在大冰桶里,到第二天卖时,已经冰冰凉了。梁实秋还专门写过文章回忆,说是一个黑漆大木桶,里面有一瓷罐,罐外全是碎冰,罐里是酸梅汤,所以名为冰镇。

在他看来,酸梅汤,冰糖多、梅汁稠、水少,上口冰凉,味浓而酽,含在嘴里如品纯醪,舍不得下咽。他带孩子们去喝,如果不限制,要连尽七碗才罢休。

不过,在岁月的浮沉中,酸梅汤逐渐失去一席之地,正如梁实秋所言,酸梅汤为何不制成罐头行销各地,而任可口可乐到处猖狂?

到了今天,超市的开架里,早有了酸梅汤的罐头,各种复古的汤料,点下手机就能买到,只是那种属于酸梅汤,独有的意味,似乎只能成为历史的记忆。

[责任编辑:周凡]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