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944年《萨凡奇计划》引起轰动


来源:凤凰网四川综合

当局军方不敢大意,只好为他提供安全保障,萨凡奇在中国水电专家的陪同下,于8月间坐船由三斗坪下水,至石牌一带,翻山越岭,踏勘地形和地质状况

1944年11月,在四川重庆陪都,民国政府把一枚金色勋章,颁给一位65岁的美国人——萨凡奇,表彰他为中国民生作出的巨大贡献。蒋介石在官邸招待萨凡奇,中美两方要员都出席了,场面隆重。

美国水利专家萨凡奇

一个美国老人,为了中国的水利工程建设,不远万里三次来到四川,冒着战火舍生忘死沿江勘察,呕心沥血完成三峡计划初步报告,中国人不会忘记他。

名扬四海的萨凡奇

萨凡奇是美国垦务局最牛的总工程师。1879年,他诞生于圣诞之夜,是柯斯维尔一个普通农家孩子。24岁那年,他获得威斯康星大学工程学博士,同年进入美国内务部垦务局工作,其后任工程及研究中心设计总工程师,干到退休也没闲着,跑遍世界大江大河,给各个国家当水利顾问。

20世纪30年代,美国陷入大萧条,老罗斯福总统推行“新政”,由政府投资大搞水利工程,以工代赈,解决工人失业问题。

垦务局一年有几亿美元的工程建设费,在西部17个州修建几十座大坝。萨凡奇得以大显身手。他设计的胡佛大坝(世界上最高的重力拱坝),创造性地建立了高拱坝应力分析方法,解决了混凝土大坝建筑技术的一系列难题,获得各种奖章和荣誉称号。

与此同时,萨凡奇提出建造当时世界最大的大古力水坝,发电量197万千瓦,耗资3亿美元。罗斯福总统力排众议,支持他的建议。大古力水坝以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规模和速度建成了。它给美国西部带来了繁荣。二次战期间,大古力水坝为美国打赢战争,提供了充足的电力。

到20世纪40年代,萨凡奇在美国已成功设计建造了60座大坝。他还在瑞士、印度、西班牙、澳大利亚等一大批国家的水电工程方面担任顾问,他成了誉满全球的大坝工程专家、地位不可动摇的学术权威。

热爱中国的萨凡奇

1944年5月,为中国战后开发西南水电资源,萨凡奇应邀第一次来到四川。一下飞机,立即投入工作,考察第一站,便是都江堰。

萨凡奇被中国2200多年前修建的水利工程震惊、慑服了。他赞叹说:“太了不起了,中国人真聪明!2000多年前的中国人就懂得当代最新的水利学原理,真是不可思议。”

有人告诉他都江堰千年不毁,李冰父子的六字真经“深淘滩,低筑堰。” 萨凡奇细细品味,说:“他们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工程师!”

萨凡奇对三峡极感兴趣,强烈要求前往视察。当时宜昌是敌占区,日本飞机经常轰炸三峡,非常危险。萨凡奇执拗地说:“生死在所不惜,三峡一定要去”。他对中国陪同人员说:“我不要你们承担责任,我写一个遗嘱给你,万一我回不来,就寄给我妹妹(萨凡奇没有子女,其时夫人已谢世)”。

萨凡奇考察三峡

当局军方不敢大意,只好为他提供安全保障,萨凡奇在中国水电专家的陪同下,于8月间坐船由三斗坪下水,至石牌一带,翻山越岭,踏勘地形和地质状况。在勘测过程中,中国水利工程师钱光宗不幸坠江身亡。

陪同人员对这位外国老头子的印象是:大块头,胡子刮得干干净净,除了谈工作,什么也不谈。他日出而出,日没而归,翻山越岭,横涉沟壑,手执地质锤,或俯击岩石,或登山远瞰沟溪,奔波不息,并拍下许多照片,获得了很多第一手资料。

经过勘察,萨凡奇立即率同二十几个技术人员,经过长达两个月的研究、设计和计算,终于完成了《扬子江三峡计划初步报告》(即著名的“萨凡奇计划”),并将初步报告递送资源委员会。萨凡奇计划长达30000余字,内容涉及三峡水利工程方方面面,想象大胆,思维缜密,堪称一部宏伟杰作,立即轰动中外。

抱憾终身的萨凡奇

“长江三峡的自然条件,在中国是唯一的,在世界上也不会有第二个。三峡计划是我一生中最得意的杰作,如果上帝给我时间,让我看到三峡工程变为现实,那么我死后的灵魂会在三峡得到安息!”这是萨凡奇再次勘测三峡时,兴奋地说出的一段话。

1945年初,八年抗战胜利在望,国民政府原则上同意了萨凡奇的三峡计划,并令资源委员会着手筹备。经过多方努力,1945年11月21日,中国资源委员会与美国垦务局终于签订了技术协助合约,由垦务局代为进行三峡大坝的工程设计,资委会为此向垦务局支付设计费25万美元。

资源委员会聘请萨凡奇为该会顾问。1946年3月,萨凡奇重回长江三峡,再次对坝址实地勘测,积极推进三峡工程的各项准备工作。

萨凡奇设计大坝示意图

然而好景不长。内战再起后,濒临崩溃的国民经济根本无力支撑修建三峡水坝这样的巨大工程。1947年5月,南京国民政府被迫宣布“三峡工程暂告停顿”。

资源委员会主任委员翁文灏怀着万般苦涩致函萨凡奇,称有关三峡计划设计工作因国内经济困难暂停,并召回在丹佛从事设计的中国技术人员。

萨凡奇连叹:“遗憾!遗憾!”并心灰意冷,取消了7月份再度来华考察的计划。

1963年,美籍华人、著名水利专家徐怀云去看望了萨凡奇。萨凡奇已经82岁了,他伤感地说:“中国大坝一定会建起来的。你们中国有许多聪明人,不会把巨大的财富长期摆放着不用。只是对于我,已是一个失落了的美好而又痛苦的梦境啦……”

[责任编辑:田如丹]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