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成都老茶馆 走神儿N件事


来源:蚂蜂窝网

从春天开始,被多云潮湿的天气笼罩着的成都人一出太阳就往坝坝上跑。成都闹市有茶楼,陋巷有茶摊,公园有茶园,大学有茶座,处处有茶馆。但到成都泡茶馆,可不仅仅是喝茶那么简单,无数人在这里发呆走神儿,开着喝茶

从春天开始,被多云潮湿的天气笼罩着的成都人一出太阳就往坝坝上跑。成都闹市有茶楼,陋巷有茶摊,公园有茶园,大学有茶座,处处有茶馆。但到成都泡茶馆,可不仅仅是喝茶那么简单,无数人在这里发呆走神儿,开着喝茶以外的小差。摆上竹靠椅,支起麻将桌,喝着10元一杯的二花、三花,手里攥着一份《成都商报》,放眼望去,掏耳朵的、听戏的、看报纸的、打瞌睡的、摆龙门阵的,经久耐泡的廉价花茶在人群中弥散出悠闲散漫的气味,这就是地道的老成都。茶馆是成都的一张名片,上面写着“休闲”“安逸”“巴适”。

走神之一

掏耳朵:最巴适的茶馆消遣

走进人民公园的鹤鸣茶园,即使是上午9点也已经人声鼎沸。竹靠椅摆出来颇有气势,齐刷刷从后院摆到前厅,堂倌拎着紫铜壶穿梭其中,为茶客添茶倒水。成都喝茶按碗算钱,一茶一座,选好茶叶坐下之后,堂倌为你沏上水,还留给你一只暖壶“续杯”。大好时光,成都人都用来休闲了,冷不丁耳边还会传来清亮亮的一声“叮”,循声望去,是手提竹耳扒和震子的舒耳郎正朝这边走来。

舒耳郎说白了就是掏耳朵的,也有叫采耳的。成都每个茶馆都活跃着人数不等的舒耳郎,小茶馆1至2人,大茶园4到5人,还有些舒耳郎祖传手艺舍不得丢,就自己开铺面,每天闲坐等顾客上门。不用担心他们生意萧条,采耳靠的是手艺,最简单的一次也要20元,如果你耳朵里有耳石,还得再加钱。舒耳郎会先用竹耳扒把外耳道清理干净,然后慢慢深入为你掏出耳朵里的耵聍,他们手里的工具就要轮番上阵:头灯即使是白天也要戴起照明,钩针用来取出较大的耵聍,铜丝鹅毛棒和清音钢震子是最“销魂”的法宝——等全部清理干净,舒耳郎就会把鹅毛棒深入耳道,外侧用钢震子轻轻敲打,鹅毛在耳朵里来回震动的感觉都能让人舒服得睡过去。

舒耳郎不仅管掏耳朵,还管按摩,捏捏肩颈,捶捶后背,喝茶舒心,掏耳朵按摩则是养身。难怪有人说“你可不要小瞧了这掏耳朵的技术,给你整舒服了,巴适得很!”花几十元感受老成都的地道手艺,你就会知道成都人是多么懂得享受生活了。

走神地点

@人民公园:鹤鸣茶园里的舒耳郎极好辨认,他们身穿统一的深紫色制服,每次采耳收费20元,价钱公道,手艺精湛。

@宽窄巷子:“市井生活”门口就是彭师的摊位,每天都按时出摊,叼着长烟斗悠然自得地抽烟,来客可以体验彭师的祖传手艺,除了采耳还能洗耳朵、洗眼睛、收费在20到80元不等。

@悦来茶楼:川剧票友坐唱之地,隔壁就是锦江剧场。这里逢周末就有川剧演出,采耳师傅多在下午出来招徕生意,一次20元。

tips

在宽窄巷子掏耳朵,难免被好奇的游客围观拍照,反而享受不到催眠的极致感受,不如在公园茶园里随意一坐、掏掏耳朵来得自在。

走神之二

打麻将:茶馆里的全民运动

四川人爱麻将是全国皆知,春天在坝坝上扯起麻将桌,夏天在河边打麻将,秋冬季节更是懒得动,什么事都不如先在屋里打4圈重要。成都人每天生活有几大乐趣,泡茶馆、吃串串,看美女,打麻将。茶馆里的麻将桌更是连绵一片,搓麻将的声音能传出好几十米远。你到那些藏在茂密竹林的公园里走一趟,四周都很幽静,快到茶园的时候就先听到哗啦啦的麻将声。

四川麻将比我们常见的体积略大,打法也有不同,五人麻将也很常见。说打麻将是成都人的“全民运动”,一点儿也不夸张,茶馆里好多拖家带口来的,婆婆阿姨婶婶妈妈围一桌,一打就是一整天。公园里的茶园管午饭,一碗花茶10块钱,只要加1块钱就能吃午饭,花11块钱就能在茶园里能打一天麻将。天气热的时候,茶园里最舒服。喝的都是极耐泡的茶,还有自己带茶叶来的,上午十点多开局,中午吃完午餐后小憩片刻,下午接着打到傍晚,然后结伴回家,这种把时间完全花在休闲上的生活模式,恐怕让北上广这些大城市忙忙碌碌的人羡慕得不行。

走神地点

@文化公园:有碧萝园、聚馨苑、凤林苑、同春苑、支矶苑五大茶园,价格一样,最便宜的花毛峰10元/杯,组合消费(喝茶+午餐)12元/人。聚馨苑打麻将的人最多,还能觅得不少麻友。

tips

公园里的茶园绝对是物美价廉的好去处,人民公园和文化公园都提供组合消费,最多12元就能吃午饭和喝茶,超适合闲散度日。

走神之三

看报纸:喝茶道具NO.1

成都的茶馆里还有一景,就是“看报”。竹靠椅上一坐,茶水沏满,打开一张《成都商报》或者《华西都市报》,优哉游哉地往后一靠,这就是地道的成都式消遣。看报的人多以老先生为主,老太太们好打麻将和闲聊,老先生们则能够一份报纸平心静气地读上一个上午。报纸上多是本地新闻,有些读着读着,茶凉了都不知道,堂倌便会走上来续热水;有些读着读着,就睡着了,脱了鞋子把腿往另一张椅子上一搁,伴着夏日的蝉鸣美美地睡上一觉。不用担心财物丢失,茶园里虽然人来人往,但没人会打坏主意,看到倚竹而眠的老翁都是会心一笑,在他们眼里这样的生活才叫生活。

走神地点

所有茶馆。有茶馆的地方就有人卖报、看报,最受欢迎的是《成都商报》和《华西都市报》,售价均为1元。

tips

手头没报纸,在露天茶园里就有卖报郎,左胳膊上十几种报纸一字排开,早报晚报日报都有。高档茶楼就没有卖报郎了,喝茶看报还是坝坝上安逸哪!

走神之四

摆龙门阵:人气最高的茶园活动

上段提到成都人爱看报,看完新闻理所应当会发表一番自己的看法,这就有了“摆龙门阵”这项活动。摆,是“铺开来说”的意思,诸如摆摊、摆席、摆架子、都充满了铺陈的意味。“龙门阵”自然也要“摆”,还必须在茶馆这种气氛随意的地方“摆”才有意思。

成都茶馆里常见到八九人拼桌,围坐一起,有人手摇折扇大声说话,旁人仔细听,时不时附和两句,这就是“摆龙门阵”,说白了就是聊天,但成都人聊出了另一种味道,他们常常能将刻板演绎成轻松,把严肃变诙谐。领导来视察工作,在成都人嘴里是这样描述的:“首长来一趟,官话抖不少,说感谢我们,我们还要感谢你老人家啊,要不是你来转这几分钟,我们单位门口的路不知道啥子时候才修好哩,你老人家再来耍嘛!”

说摆龙门阵是茶园里人气最高的活动,真是毫不夸张,除了打麻将,就是聊天的。露天坝里,拖几把竹椅,摆一张茶几,邀三五友人,一人一支烟,一杯茶,漫无边际地胡扯闲聊,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成都人闲聊的目的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玩”,因此说得有趣最为重要。

走神地点

所有茶馆,但以露天茶园为主。比如,浣花溪公园的川西茶廊,老主顾们来都是摆龙门阵的。在成都生活久了方能领会龙门阵的趣味。

@七哥茶铺,宽巷子往里走50米即可见到,七哥为人爽直,经常与茶客一起闲聊,因为隔壁还有小吃摊,七哥茶铺每天都有无数人围坐摆龙门阵。

@大慈寺禅茶堂,天气热的时候这里也有几十人围坐聊天,营业时间为7:40~17:00,大慈寺门票3元。

tips

外地人可能无法领会“摆龙门阵”的妙趣,成都人把形容词用到了极致,龙门阵里能听到不少当地特有的词汇,比如形容傻气的“瓜兮兮”,要融入其中听得过瘾,可得先懂他们的语言才行。

走神之五

茶艺秀:长嘴壶掺茶看入迷

真正让人看着看着忘了喝茶的,必属这件事——铜壶掺茶。虽说现在成都大部分茶馆都改用暖壶掺茶了,但还有为数不多的老茶馆用的是铜壶。铜壶烧水得用老虎灶,在鹤鸣茶园里能见到,炭火烧沸的水泡茶格外有滋味,但这些铜壶壶嘴也不过寸许。四川茶艺最为人知的就是长嘴壶掺茶,掺茶师提着满水5斤重的紫铜壶,站在离茶客数步远处,用壶嘴长达1米的紫铜壶为茶客掺茶。拿碗、提壶、掺茶、吼堂的整个过程,才是成都茶文化的精髓。

成都人喝茶,茶水只是其中一部分,堂倌掺茶的动作要养眼,摆茶具的声音要悦耳,这一系列合起来才叫“喝茶”。鹤鸣茶园已退休的老掺茶师吴登方被成都人誉为“茶博士”,因为他一手“蟠龙过江”的绝活实在太精彩了,老师傅仅用左手就能拿住19副茶具,同时右手提壶续水,为寻找座位的客人当即摆碗掺水,并游走于茶座之间。他左手一大摞配成套的茶具弯曲成一条蟠龙,右手壶嘴似龙头向外吐出水柱,“蟠龙过江”形象生动,但现在只能从网络报章中见到吴师傅的绝技了。

现在成都的掺茶师越来越少了,人们也觉得在人员密集的茶馆里“舞刀弄枪”很碍事,不仅铜壶少了,长嘴壶更是几乎绝迹。掺茶的技艺成为戏台上的表演,即便如此,还是让看客连连鼓掌,大呼过瘾。

走神地点

@锦里结义楼大戏台,每晚演出。表演茶艺秀的小哥胥超今年不过二十出头,却已经练习长嘴壶掺茶7年了,掺茶表演结合了醉拳、瑜伽、书法,看起来非常过瘾,一道道白线从壶嘴里吐出,准确无误地落进茶碗中。看演出需喝茶,茶钱20至45元不等。

tips

能看茶艺秀的茶馆颇多,结义楼大戏台绝对是物美价廉的好去处,百来张茶几摆开,热热闹闹人声鼎沸,充满了市井的喧闹和亲切感。

走神之六

变脸:百看不厌的经典

年逾七旬的张老师,自1958年起就在四川川剧院学习、工作,到锦里的结义楼大戏台演出则是他退休以后的“副职”。成都有很多茶楼也是川剧迷们常常聚会的地点,不光是外地游客,成都本地人对川剧变脸也有难以形容的喜爱。张老师每晚压轴出场,台下必定掌声雷动。他身手矫健、身姿挺拔,戴着川剧脸谱,光看动作压根想不到他已经七十多岁。

变脸是川剧中最为人熟知的精彩表演,是川剧艺术中塑造人物的一种绝技。一张脸谱就代表一个角色,变脸的方法上大体分为三种:抹脸、吹脸、扯脸。在瞬息间变换脸谱,动作之快,令人惊诧。成都人对变脸演员的喜爱,溢于言表,都把他们当大明星。张老师不仅在台上表演,还会走下戏台在茶客们身边表演,即使近在咫尺,也丝毫抓不出破绽。最后他会露出庐山真面目,向茶客鞠躬致谢,经常有茶客激动地跑上台和张老师合影,其中不乏年轻人。

坐在老茶馆里一边品茶一边看变脸吐火滚灯等多种绝技,实是一件快事!成都能看变脸和听传统川剧的茶馆很多,除了川剧,还会有金钱板、四川清音等演出,都是老成都人很喜欢的传统曲艺。

走神地点

@锦里结义楼大戏台,每晚演出。喜欢川剧的人可以在演出结束后去后台和演员们聊一聊,结义楼大戏台的团长谢老师非常欢迎大家。

@顺兴老茶馆,位于沙湾路会展中心,所有出租车师傅都知道,面积超大,每晚8点到9点有四川曲艺演出,第一排戏票108元,第二排98元,第三排88元,四排及以后68元。

tips

锦里是明末清初的四川民居汇集的商业街,充满了地方特色,可以白天来这里逛街吃小吃,晚上到结义楼看戏,茶钱也很便宜。顺兴老茶馆是成都有名的老字号茶馆,环境清幽,除了喝茶还能就餐,旁边设有成都民俗展览,消费水平略高。

老成都人这样喝……

三件头茶具

成都人喝的是盖碗茶,用成都话来念就叫“改湾嚓”。堂倌上茶,先给你放一个茶船,然后把茶碗稳稳当当置于茶船之内,放入茶叶,掺开水,盖上茶盖。茶盖谓天,茶船谓地,茶杯喻人,茶水冲上,盖子一盖,意思就是天地人和,那是非常讲究的。

这三件头茶具好处可多了,茶船托稳茶碗,既好端起又不烫手;茶碗大小合适,掺开水时茶叶可以充分翻滚;茶盖盖得不严,即保温又透气,还可以用茶盖来搅动茶水、避免茶叶入口。正是因为有这么多好处,现在四川仍然用三件头茶具。不论多么五大三粗的人,手里托着这三件头茶具,整个人立马有了安静、儒雅的气质。

除了方便好用,三件头茶具还能传达信息,如果有事需暂时离开,茶客只要把茶盖揭开放在坐椅上,别的茶客也不来占座,店家也不会收茶,还会代为看管零食、物品。

老茶叶

成都的茶馆是用“泡”的,茶客都会在茶馆里消耗大把的时间,同样要求茶叶也经得起长时间的“泡”。你自带高档茶叶到茶园里,也未尝不可,但那些在茶馆里一“泡”半天的人,都是喝二花、三花(二级花茶、三级花茶)的老主顾。二花、三花是老茶叶加上茉莉花熏制,不但价格便宜,还经得起长时间的浸泡。即使在茶馆里坐一整天了,堂倌也是笑脸相迎。没水了随时可以大声地吆喝“掺茶!”

紫铜壶

成都特别地道的老茶馆沏茶一般不用茶壶,用紫砂壶泡茶则更不多,而是用铜质茶壶在老虎灶上烧水掺茶。用铜壶茶具泡成的茶汤,其色香味形处处到位,饮来清香宜人,可谓地道的“正宗川”。

但紫铜壶需用明火烧水,很多茶馆为了安全起见都换用暖瓶掺茶了,每桌搁一个小暖瓶,茶客自己添水。用电烧水方便卫生,但却少了那份成都的韵味。

竹靠椅

四川产竹,茶园里最抢眼的就是竹靠椅。成都人喝茶讲究舒适、有味,竹靠椅轻便、牢固,茶客想躺就躺就坐就坐,茶园里就有各种姿势倚着看报、打瞌睡、摆龙门阵的人。成都夏天极热,竹靠椅清凉降温,不沾汗水,而且韧性极好,那些吱吱呀呀作响的竹靠椅,其实一点毛病都没有,坐个大老爷们完全没问题。除了茶园,平常人家也用竹靠椅,夏天晚上在马路边上支个小桌,三两人对坐吃串串香,喝点啤酒,竹靠椅不怕油腥不怕水,透风凉快,两张椅子就能拼成一张简单的床,躺着小憩一会儿也未尝不可。

人民公园里喝茶看报的老人家们~~ 

[责任编辑:李玲]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本网指定法律顾问: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