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探幽古意犹存的甘洛清溪峡古道


来源:华西都市报

清溪道,因穿越清溪峡而得名。横断山脉,即使置放于世界山系地理单元来讨论,都堪称是最为独特的。与绝大多数横向伸展的山脉迥异,横断山脉的纵向阻断,将青藏高原沿纬度绵延的大型山脉扭曲为南北走向,来了一个几乎

清溪道,因穿越清溪峡而得名。

横断山脉,即使置放于世界山系地理单元来讨论,都堪称是最为独特的。与绝大多数横向伸展的山脉迥异,横断山脉的纵向阻断,将青藏高原沿纬度绵延的大型山脉扭曲为南北走向,来了一个几乎呈直角的大转弯。

在横断山相对狭窄的空间中,山脉与江河并列相行的特殊地理构造,几乎早早地就为人类的交通埋下伏笔。聪慧并懂得遵循自然的先人,囿于工具的简陋以及科技发明还迟迟未现,他们有力的双脚和身后负重的马帮,巧妙地选择出更协调的路径,修凿栈道、搭建藤桥,踩踏出连接驿站的古道。这样蜿蜒于山脊和河谷间的人文地理奇观,带动了彼此生活所需的衣帛、油盐、药材、粮种和珠宝的交流。

清溪峡水流淙淙,清澈见底,蜿蜒而下。

古意犹存

古街径直连接古道

古道依旧蜿蜒,暗示着时间的久远。

循着马夫的汗味与马匹的蹄印,我来到清溪峡南端的甘洛县坪坝乡。“想去深沟,阿啵,我太熟悉了。”帅气的乡党委书记罗阿木执意要陪我去。这位43岁的彝族汉子所说的深沟,就是指清溪峡。他1990年3月招聘到坪坝乡做计生专干,对这一带山水相当熟悉。他称自己工作25年,一直在坪坝、前进、大桥三个乡。由于坪坝乡远离县城,海拔较高,冬季十分寒冷,农作物以马铃薯、玉米、苦荞为主,当时农民人均纯收入不到两千元,但他强调:“老乡很淳朴。”

罗阿木同样踏实,帮我拎起摄影脚架就上路了。乡政府所在地是坪坝村三组,一条古街径直连接着古道。古意犹存的是街道两边的房屋:低矮的屋檐仿佛支撑不起发黑又泛着天光的青瓦,斑驳的土墙与石墙脚底普遍因雨水侵蚀已附着一层绿色苔藓,家家户户的陈旧木门板多数门锁紧闭,若不是看见金黄的玉米棒子垂挂在屋檐下,或者有些木门上还贴着红底金字的春联,我实在怀疑村庄已是人走屋空。

偶尔见到一位白发太婆坐在家门口的木椅上歇气,她头戴绒帽,棉袄外罩着紫罗兰色上衣,双手向上摊着,手指似乎沾着什么,像刚做过家务事还没有来得及清洗,微笑着任我拍摄。我还见到一位年轻的母亲在洗涤一盆红色的、粉色的衣裳,一旁幼小的孩子身背玩偶、手端彝族漆器的饭碗在吃午饭。村头以及街道中段许多处,扎眼的是已破败并遗弃的木屋、土房,默默积淀着那些曾经鲜活的故事。

古道青石板上的马蹄印,凹痕深陷。

峡谷幽深

石上依稀有马蹄凹痕

经过一片开阔的草地,清溪峡就在眼前。

当层叠的青山分列两旁绵延而去,伴随一条清澈见底的潺潺溪流,泛着光亮的青石闪露于绿黄色的草甸间,我知道,这就是清溪峡古道了。而挟持清溪向北奔流耸立两旁的山峦,所组构成的当是清溪峡。

不用说,走进峡谷,本来已是清洁的空气更加清冽,沁人心脾。茂密的植被覆盖着群山,天气寒冷的缘故树木长不高大,季节正开始把明黄、橘黄和绛红泼洒上绿叶枝头,缤纷的颜色悠然透过云层的阳光照耀,亮丽而令人心旷神怡:踩踏在铺满深褐落叶的古道上,清脆的窸窣声与凉爽的流水声应和,音乐旋律般回荡于峡谷。

当然,你也可以把这样的声音听成马帮铜铃的叮当,或者穿越时空的历史跫音像一个幽灵在溪流上飘浮。绝壁处是凿空的甬道,行人得低头勾腰,不知道当初马帮怎样能够通过——难道好久没人从这儿过,沉重的山体又压下来一截了?有几处坡陡弯急,道路右下是悬崖,步步惊心不敢大意。从崖缝中生长的小树,伸枝展叶凸显坚韧顽强的生命力,也快要挡住行走。走到峡谷深处,树木愈加长得浓密,仰望山顶的森林竟有原始的模样。如影随形陪伴着古道的清溪层叠而下,奔突婉转于巨石之间,跌落成乳白色的流水美得像刻意雕琢的风景明信片。一路美不胜收,只顾按动照相机快门,也就忘了疲劳和困顿。

徒步两个多小时,到一大跌水处,道路改至右岸,我跃跃欲试,想跨越过去继续前行。估计跳不过去,罗阿木也婉言劝告,说若摔下那几个被水冲得光滑的巨石会很惨。脚下是河溪左岸,建有小型水电站的引水渠,据说已舍弃不用,此处原先搭建的便桥也不见踪影。石上仍有依稀可辨的马蹄印凹痕,我有些依依不舍,想象着路途的艰辛,只得遗憾地返回。

矮小的建昌马,以耐力好、负重强驰名。

灵关道上

建昌马是绝对主力

《甘洛县志》有文:“清溪关是唐贞元十一年(799年)川西节度使韦皋为和吐蕃通好南诏所设关隘。清溪峡为南北走向,全长5公里,南起甘洛县坪坝乡政府驻地,北至汉源县的大湾。”此文明显有误。《资治通鉴》记载贞元十五年(799年),“吐蕃众五万分击南诏及嶲州,异牟寻与韦皋各发兵御之;吐蕃无功而还”。当天我走了6公里未到目的地,所以我觉得另有资料上说清溪峡甘洛段长约7公里,至大湾约10公里,比较可信。

我还感兴趣的是,在折返走出峡口的河滩开阔处,偶遇十几匹建昌马悠闲地在草地上晚餐。这些建昌马中除有3匹为棕黑色外,其余全都是棕褐色,嘴唇均为浅白色。它们背脊处两边各有两处鬃毛被磨得可见皮实,那是驮运物资劳累摩擦的印迹。别看建昌马体格短小精悍,它们吃苦耐劳、善于跋山涉水和长途驮运的美誉,也算赫赫有名。建昌马也当仁不让地成为西南丝路灵关道上的绝对主力。

除了从甘洛县坪坝乡向北至汉源县大湾,清溪道更长的一段是坪坝乡一路南下至蓼坪乡白沙沟,全长达48公里。明清时,这一路段设有坪坝、窑厂(古新安城遗址)、尖茶坪、海棠关、镇西、清水塘、腊梅营、蓼坪等关、铺。如今,这些地名在1:200000的甘洛县地图也找不到几处,更不要奢望发现什么有价值的遗址。但我知道古道等待着我,我没有理由不去走一回,即使从坪坝经海棠镇再到蓼坪乡的古道大多筑成公路,也只得驾车缓慢在山峦起伏间寻觅。所幸海棠古镇尚留有许多材料供我下一篇文章专门讲述,太多遗迹已随岁月和季风散尽。

[责任编辑:周凡]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