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明朝第一任蜀王朱椿的朋友圈


来源:华西都市报

2017年1月,成都市龙泉驿区档案馆(局)的胡开全先生远赴日本,从日本国立图书馆拍摄回世界级孤本、明朝蜀王朱椿的《献园睿制集》等文集。整理《献园睿制集》时,胡开全发现,朱椿留下的文献资料中,涉及与方孝孺交往的地方至少有15处。

明朝第一任蜀王朱椿画像。(明蜀王陵博物馆供图)

清康熙年间刊行的《忠烈明臣》一书中的方孝孺画像。

这条不到200米长的小街与成都市区的其他街巷并无两样。它叫方正街,一个听起来感觉这条街及两边的房子修得很方正的街名。如果有人这么理解,无可厚非。望文生义,本来就是人对脑子里积累的知识在启用时本能反应。

实际上,这条街的得名,有着非常深远的渊源,只是我们把附着在这个街名上的明朝大儒方孝孺、蜀王朱椿及他们交集的往事都遗忘了。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了600多年,用猴年马月来形容都显得很不恰当。

2017年1月,成都市龙泉驿区档案馆(局)的胡开全先生远赴日本,从日本国立图书馆拍摄回世界级孤本、明朝蜀王朱椿的《献园睿制集》等文集。整理《献园睿制集》时,胡开全发现,朱椿留下的文献资料中,涉及与方孝孺交往的地方至少有15处。

文献显示,朱椿非常尊敬方孝孺,两人的交往极为愉快。朱椿延请方孝孺为大儿子朱悦燫的老师,并把方孝孺居住地的书斋改名为“正学”,两人经常在一起谈经论道。方孝孺死后,成都官民在蜀王府的授意下,将方孝孺所居住的那条街改名为方正街。

清官方克勤遭到朱元璋误杀

方孝孺与父亲方克勤都在《明史》中有传记,这是较为罕见的。

父子俩与明朝的恩怨极深,深得至今仍让人唏嘘不已——清官方克勤被朱元璋误杀;名儒方孝孺又被朱元璋的儿子朱棣凌迟杀死,并株连十族,创造历史纪录。

《明史·循吏》记载,方克勤(1326-1376),字去矜,浙江宁海县人,出身于书香世家,父亲方炯元曾做过鄞县(今浙江宁波市鄞州区)的教谕(相当于县教育局长)。

在儒学书香的熏陶下,方克勤成为远近闻名的小神童。

元至正4年(1334),方克勤参加乡试。在试卷中,他仗笔直言,纵论天下大势与政治得失。

考官看后,被“吓尿了”,不敢录用他。方克勤本无心入仕,不录就不录吧,咱回家去。

明洪武3年(1370),方克勤被征辟为宁海县学训导(相当于教育局长助理)。后因母亲年龄大了而辞职回家。他一走,学生们觉得没啥学的了,“学舍尽空。”

第二年,朝廷派人征召方克勤为官。方克勤不干,躲到别的地方去了。官府有的是办法,你不去吧?把你的儿女亲家抓起来!

这一招实在太狠。方克勤心软,不如后来他儿子方孝孺那么硬心肠,只得进京。吏部组织了一次考试,方克勤名列第二,被任命为济宁府(今山东济宁市)知府。

方克勤到任后,深知民为国之根本,处处以百姓利益为重。总之,那个年代清官该做的事情,他都做了。比如,鼓励百姓耕种、减轻民众徭役、兴办教育等。

老百姓为此用歌声颂扬方知府:“孰罢我役?使君之力。孰活我黍?使君之雨。使君勿去,我民父母。”

是谁减免了我的徭役?是方市长的力量啊;是谁让我的庄稼丰收?是方市长的雨露啊;方市长啊你千万不要走,你是人民的好父母。

这真的不是阿谀奉承,是老百姓发自内心的感激。

同时,方克勤为人廉洁正直几乎到了“洁癖”的地步:自己一家人住的居室简陋到遮不住雨、挡不住风,一件布袍穿了数年就算了,兖州知州派一个小孩子给他送来两个新鲜水果,他大怒,把小孩子痛打一顿屁股后,叫他把水果带回去;他的一个同乡在附近一个县当县官,给他送来一只大雁,他不但拒收,还与同乡断交。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3年期满,省上考核政绩,方克勤无可争议地夺得第一名。

洪武8年(1375)春,方克勤作为模范代表进京,受到朱元璋的亲切接见。朱元璋称赞他“善治”,叫礼部赐宴款待。

同年五月,继续在济宁府任职的方克勤,被曹县知县程贡诬陷下狱。程贡此前因不称职,被方克勤打过板子,所以怀恨在心。

调查案子的杨御史是程贡的哥们,查来查去查不出方克勤的问题。最后,杨御史捏造说,方克勤为自家取暖盗用了官府200斤炭和柴草。

方克勤也不争辩,被免职,弄到浦江县去劳动改造一年。第二年,方克勤快被释放时,遇到“空印案”爆发,又被无辜牵连进去,直接丢了性命。

这一年,方孝孺19岁。

 

[责任编辑:胡越]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