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四代调五味


来源:凤凰网四川

一道成都名小吃,一份平凡的职业,四代人的百年沧桑。

一道成都名小吃,一份平凡的职业,四代人的百年沧桑。

第一代:1924年——谭玉光——谭豆花

1924年,谭氏先祖谭玉光在成都安乐寺摆起一副豆花挑子,沿街叫卖。当时的安乐寺类似于南京的夫子庙和北京的天桥,卖古玩的、说书的、唱戏的、卖小吃的,三教九流,鱼龙混杂。谭玉光在安乐寺逐渐耳濡目染,他的一副挑子,不仅卖豆花还要卖面。有一次,一位顾客要买豆花,可是一天下来豆花已经所剩不多。谭玉光灵机一动,用面条垫底、豆花铺面,浇上各种佐料,装了满满一大碗。顾客吃了后,赞不绝口,“豆花面”就这样诞生了。因为吃法新鲜,味道巴适,谭玉光豆花面的名气越来越大。1936年,谭玉光用24担米在成都盐市口租下一家铺面,开起了第一代“谭豆花”。

“谭豆花”的火爆的生意引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他们是从战场上狼狈而回的散兵游勇,仗着手里有枪在盐市口一带横行霸道。看到哪家餐馆生意好,扔几块大洋就要把馆子“收购”。他们找到谭玉光,被拒后恼羞成怒,用枪指着谭玉光说:“三天之内不搬走就要血溅谭豆花”。自家的招牌怎么能交到坏人手上,可不交出来又如何保命?无奈之下,谭玉光去拜了堂口,在社会势力的庇护下,谭豆花才得以留存下来。

第二代:1950年——谭——谭豆花

1958年,由于公私合营,谭豆花归入成都市饮食公司,由谭玉光继续负责经营。期间,因为革命需要,谭豆花还一度更名为火炬面店。1976年,谭豆花恢复老招牌,第二代掌门人谭文彬被饮食公司聘为技术指导,与妻子黄凤德一起经营谭豆花。谭家豆花面打料的手艺“传儿传媳不传女”,黄凤德从十八岁嫁入谭家起就学习打佐料,一打就是六十年。老成都都知道,走进谭豆花如果是看到女的在打佐料,味道绝对好,如果是婆婆在打料,那味道就是最地道的了。几年中,谭豆花在谭文彬夫妻俩的经营下俘获了一大批粉丝。但后来由于城市改造等原因,谭豆花关门停业。

第三代:1988年——谭冬生——小谭豆花

1988年,谭文彬的儿子谭冬生在西大街开了一家“小谭豆花”,在沿袭传统手艺和味道的基础之上,将产品扩展到四十余种,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顾客。多到什么程度呢,厨房没有做好充分准备的时候,谭冬生连门都不敢开。因为只要一揭开铺子的木板门,店外等候的客人就会鱼贯而入,小小的店铺里摩肩接踵,店里位置不够,许多老街坊就端着碗随便找个墙根蹲着吃。这样热闹的场景,从开门一直持续到打烊。可即便是这样,谭冬生也坚守着老辈传下来的生意经——“扭”着做生意,生意再火也会精打细算,从揉面、打料到喊堂、收银都事必躬亲,这不仅练就了谭家人同时打五、六碗料的绝活,也在点点滴滴的节约中延续了小吃的生命。

第四代:2006年——谭固——西月城豆花

2006年,谭豆花的“挑子”落在了第四代传人谭固的肩上。谭固年少时酷爱足球,十七岁进入“秦皇岛国家足球队”,他那时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家族责任的认知与感触不断加深,谭固毅然放弃了自己的爱好,回家继承“小谭豆花”。虽然从小就耳濡目染,谭固仍需从洗碗做起,再到揉面、打料,每一道工序都必须学会、学精。谭固接手的时候,小谭豆花已经开到了第二家分店。因此,谭固“走马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工商局注册商标。小谭豆花是从西月城街走出来的,那里是成都人们对小谭豆花记忆的起点,因此谭固将“小谭豆花”更名为“西月城谭豆花”。

 

[责任编辑:赵新苗]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政务

网罗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翻译版本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sichuan@ifengsc.com。

凤凰中韩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